臉紅小編說:

有一種 T 叫鐵 T,鐵 T 不喜歡被。臉紅紅新作者蕾絲邊女孩溫柔紀錄一段與鐵 T 的身體故事,或許鐵 T 們不是單純崇尚陽剛,是害怕交出脆弱的一面後,不再被愛……

T

曖昧的時候她拋出了一個問句,欸,妳知道什麼是鐵 T 嗎?

為什麼是鐵 T 呢?為什麼不是銅 T 鋼 T ?緣由太古老不可考。最接近鐵 T的一種說法,追溯到美國著名的女同志小說《藍調石牆 T 》,原名「Stone Butch Blue」,石頭 T ,陽剛死硬派,與大 T 沙文主義無法完全脫鉤,如果這是一種心理狀態,那麼鐵 T 也許是與之呼應的身體狀態。

不得碰,不得脫,宛如一顆拒絕被開發的化石,當然每顆化石含鐵的成分不一,這個鐵 T 不脫衣服但是可以抱抱,那個鐵 T 脫了束胸但腰部以下為禁區。各種床笫規矩如不遵守,踩到雷便炸得體無完膚。

而我卻抽到了最雷的籤。

「我是鐵 T 噢。」交往前她這樣坦承,輕描淡寫彷彿在敘述自己喜歡什麼餐點,的確,這的確跟進食的方式有關,宣示自己不想成為被吃的那一方。

我是鐵 T 這樣的潛台詞是,所以──妳休想碰我。此話一出猶如五雷轟頂,卻也轉念一想,好,沒關係,老娘有的是耐性。現在鐵,不代表永遠都鐵,不信誠心喚不回。然而這樣的誠心就在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晚上破滅了。

帶她偷溜進女生宿舍不是什麼難事,竊喜著果然只有同志能合法地帶同性伴侶回房間,我想像我們會如何開始,狹小的空間裡我們十指交扣,床板會不會發出吱嘎吱嘎的害羞聲響,卻不知這一切將在長長的深吻後夢碎。

我沿路往下親吻她的頸脖,她突然像隻受驚的小獸跳了起來,「不要這樣,很癢」,不是嬉鬧的口吻而是嚴肅的語氣,雖然無奈但我仍沉浸在粉紅泡泡裡,便乖乖聽話親回嘴唇的位置。手環抱著她的腰,慢慢沿著後背的方向來回撫摸,我看不見她的表情,下一步我本能性地抓起她的衣角準備撩起她的 T 恤,幾乎是同一秒鐘被她的手給用力按下,那一刻我從粉紅泡泡中瞬間清醒。

「不要脫我衣服!」

「之前……不是說接受脫衣服?」

「只能我自己脫,哪有婆主動脫 T 的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