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小編自己也愛看的 Lesbian Talk ,這一回要和我們聊聊女同志的攻與受之分,誰是攻誰是受,其實不只看誰插入。

關於攻、受的屬性,就我的經驗看來,沒到床上多試幾次是不準的。

到底該怎麼分呢?
是好色程度?叫的聲音?誰比較喜歡被插入?

lesbian

曾交往過一任女友,大我好幾歲,外型相當man,也自覺自己很帥,但我就無法像她一樣那麼熱愛、享受玩具,即使是"medium size",對我來說還是太大太長了,重要的是,
我就不喜歡。拒絕插入。



所以這樣到底誰攻誰受呢?

但其實這並不是個問題,無論攻受,或是男女,
我覺得女孩在做愛時,總會體諒地想討好對方,讓對方舒服,
這樣的心情會讓妳的反應變佳(不管是不是裝出來的)、叫聲變浪、腰部的配合度變高。


和我做過的那幾個,我都能感受到她們的心意。

討好久了會變一種習慣,但習慣不見得好,能夠享受這個習慣,那才能真正享受性愛的愉悅。

女友愛咬,是愛被咬。我想這是一種支配的感覺,雖然最脆弱的那部份在另一人口中,但實際上居下風的可是嘴巴動不停的那個。動作上是受,心理上是攻吧。

前一陣子讓她突破恥度,坐上來了,坐上臉來了。

啊,美啊,真的很美,由下往上可以清楚看到她皺著眉頭喘氣,

每一聲低吟都搭配著表情,腰部每個挺送搭配我舌頭的動作,舔拭、吸吮、探索。

雙乳下緣完美的圓弧隨身體晃動著,我眼睛迷濛了,手伸出去逗弄粉色的乳頭,嘴上更努力討好她滑潤發腫的下體,看她雙手扶著床頭,腹部因承受著刺激而緊縮。想讓她更舒服,但嘴、眼、心的刺激讓我再也撐不住了,空出的雙手,一手探去自己的下體,一手撫摸她赤裸光滑的肌膚,

都動著,兩人都動著,呼吸紛亂急促,含著她,我依然發出呻吟,愈來愈快、愈來愈大聲,兩人聲音重疊在充滿色慾的空氣中,然後我到了,她在我嘴裡的時候,高潮聲從喉頭迸出,

那瞬間應該全身痙攣的但雙唇卻忍不住去吸吮她的一切,包括受我刺激不斷流出的。

然後她下來,緊緊擁我入懷。輕輕吻我。(親吻也高潮:用深吻挑逗他的敏感帶

若真要分,在她懷裡被保護著的那一刻,她是我的攻,無誤。

愛與性,不分性別

我要嫁給『她』

愛情其實都一樣

lesbian sex:手指用得巧,高潮來得好

臉紅紅討論

女同志註定死床嗎?

發現爸爸是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