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許多女同志一定很好奇如何從「受」變成「攻」!呂欣潔出版的新書《好好時光》帶我們進一步認識她的身體,愛得更快樂!(拉拉性愛基本功養成:妳會溫柔的指交嗎?

踢到底想不想要?

  如果妳去著名的 PTT 的 Lesbian 版做田野的長期觀察,妳會發現有很多踢的伴侶表示,常常都無法「逆襲」成功,覺得很挫折。但另一方面,妳也會看到很多偏踢的哀號,抱怨對方總是自己享受完就睡著,或者試著上她但不得其門而入就挫折放棄的類似文章。常覺得,如果能有一個平台,把兩邊都挫折的人媒合在一起,或許就會兩全其美了(笑)。這當然是我很理想性的幻想,要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一直都是全世界最困難的事情啊(哭)。(【Lesbian Talk】女同志也有攻受之分)      

  事實上「踢到底想不想要」,其實沒有這麼簡單的一刀劃開說──想要或不想要,這樣一個選項而已,除了必須要產生慾望外,還要有空間讓慾望被發現、被理解、被看見。曾經有一個非常陽剛的踢朋友K跟我分享,她其實很清楚自己有想要被上、被進入的慾望,但過去她所成長的女同志圈子非常踢、婆分明,她的歷任女朋友們也好像認為踢主動發動性行為和上人,是理所當然的,也很少主動地要求要被觸摸她的身體或陰部。有一次K對某任女友提出了要求,說希望女友也可以摸她或進入她,她想嘗試看看,但女友的回應卻是:「這樣好奇怪,我不會。」被拒絕的她從此便不再嘗試要求,也不抱著類似的期待。而K的幾個要好「哥兒們」朋友,在她偶爾流露出一些嬌羞的樣子時,也會開玩笑地說她是個「娘兒們」。當然這裡的「娘兒們」所代表的涵義,絕對不會是代表正面的形容辭彙。(推薦閱讀:【酷兒手記】赤裸一身的傷和溫柔,再也不需武裝驕傲

  像上述故事中的A一樣,她在遇到了現任女友之後,由於對方也主動地表達對她身體的慾望,事情開始有了些微轉變。雖然一開始女友的要求都還是被A暗示地拒絕了,因為A其實也不太相信有人會喜歡「像她這種不女性化的女人身體」,每次女友說A的身體好性感的時候,A從來也不覺得是在說自己。在很多人的想像中,「性感」其實會跟大胸部、厚嘴唇、翹屁股等等那些很女性化的身體畫上等號,加上我們如果想到「被慾望的女體」,通常會是那些網路正妹、時尚模特兒或A片女星等等,我們從來沒被教育過,女體有好多種樣貌,也有肩寬、腰直、小臀部、豐腴的大腿或平胸的美與性感,而且這些身體也都有人愛、也都會讓某些人流口水。後來在女友的循循善誘(好言相勸?半哄半騙?)之下,A終於嘗試了第一次讓女友進入她的身體,而且她發現自己很喜歡,女友看起來也很開心,雖然因為第一次的感覺還很陌生,她也不太了解自己哪裡喜歡被觸碰,但自己身體被喜歡的人所渴望的感覺很棒。

  這個真實的故事不是要說,喔,踢都是這樣壓抑,所以讓我們都來上踢吧!而是想讓大家看到有的時候想要或不想要,對許多人來說,並不是這麼簡單可以一句話說得清楚的,尤其是面對親愛的人,我們都在意彼此的感受,也常會擔心自己不是對方喜歡的樣子。

  而且我認為,整個社群都還需要持續擴大我們對於被上與上人的想像。有些踢會有被觸碰和進入的慾望,但她們表現的方式並不是像A片女星的那種嬌媚動人,事實上有許多陽剛女同志在看A片的時候,投射自己的角色會是男優,但她同時也會有想被觸碰或進入的感覺,但這樣要怎麼表現出來讓對方知道呢?(嘿親愛的:Lesbian talk:屬於我們的第一次

  如果我們從小接收到的性角色的相關資訊就只有很男性的那種:強勢主導=進入者,和很女性的那種:害羞無助=接受者,如此二元切割的想像,那性別氣質中性的那些女同志們,那些不想成為在別人身下扭動吟叫的女同志們,該在情慾角色上扮演怎麼樣的劇碼?又要去哪裡學習?這些都需要透過我們的生命經驗不斷的討論,進而創造、擴展我們對此的想像。不管如何,感受自己的慾望,想辦法說出口討論,尊重與接受彼此的慾望,我想就是創造良好溝通的不二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