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用指尖的溫柔觸摸你最柔軟的蒂蕾,希望你一直不要停下來。讓臉紅小編覺得好美的女同書寫 Let's lesbian talk!(性愛基本功養成:妳會溫柔的指交嗎?

sex-lesbian

身體的機密,只有自己最知道;哪裡最敏感,哪裡最舒服,只有自己的手指能次次精確的找到位置。

 

偶爾,在前戲做足、感覺高漲,下體敏感度很高時,可以經由另一半的手指達到高潮。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在對方的手裡高潮。

當然根據每個人的狀況不同。無論如何,在高潮湧來時能雙手緊緊抱住對方,都是很幸福的。

 

在女友手中高潮的次數不多,我是說,在不用自己輔助的狀況下,隨著她的愛撫、親吻,指頭的逗弄,一步步邁向高點,抓緊她,渴望身體貼得更近,聽她在我耳邊的呼吸與我的喘息交錯。我知道我太用力,手指都陷入她背上的肌膚了,但這時什麼都不要來擋在我們之間,在全身細胞都敏感得衝向皮膚表層的此刻,只要感受彼此的炙熱就好,感受她柔軟的胸部緊黏著我的就好。

啊,讓我到吧,我是妳的人啊,給我啊,快。

 

要達到這一切,前戲真的很重要。

 

穿連身裙當睡衣時,我通常偷懶不穿內褲。洗完澡,那天,關燈要上床睡覺了。充滿光害的台北,窗外的亮光照得彼此依舊清晰可見。

正要跨過她,爬上床靠牆邊的我的位置,她伸手拉住我,「要蹭蹭嗎?」


「喔?要蹭蹭嗎?」我反問,懸在半空的身體順勢坐了下來,溫熱潮濕的下體貼上她赤裸的下腹部,她輕聲呻吟,雙手支撐在她的身體上,腰部緩緩前後擺動著。她舒服地閉上眼睛,頭自然往後微仰。

兩人接觸的地方開始變得濕潤,我的手往上滑動,褪去她的上衣,覆蓋住她的雙乳,柔軟的乳房上,小巧的乳頭興奮地硬了。

「啊!」我也叫了出來,她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溜進我的裙裡,一手搓揉著我的乳房,一手輕輕摳著,刺激我最敏感的部位。我俯身抱住她的頸子,一吻吻落在她的臉頰和耳後,稍一使力,我往右邊倒下,她順勢壓上我的右側,最符合右撇子的姿勢。

下體已經濕成一片,她手指滑到陰蒂上頭,雙唇覆上我挺立的乳頭上。我的身體隨手指的滑動而抽搐著,弓起,呻吟,不忘用力搓揉她的胸部。我真愛這飽滿的手感,大而柔軟,填滿整個手心。

 

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從蒂頭竄過全身,雙腳用力伸直,放鬆,再伸直,放鬆,再久一點,我想再舒服久一點。

多年來對彼此身體的熟悉度,讓她知道我已快被波波浪潮淹沒。她毫不留情地加速手指的動作;今天真的感覺對了,位置對了,濕度對了,一切都到位了。

我說不要,讓我再享受這種感覺久一點,

不要,我還要,但不要,拜託讓我在邊緣再撐一下,

不要...

 

「不要...不要停,我快到了...拜託,不要停...啊..啊啊!」

背上留下了雙手的抓痕,夾緊的雙臀,血液衝破腦門,她急促的呼吸。

 

在愛人的手裡高潮,很幸福的。

 

我們的身體,渴望著彼此

聽臉紅紅網友說,喜歡做愛的理由

和女孩做愛後,我從此上了癮

欲罷不能的性愛姿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