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很多時候自小的成長背景、經歷會影響人們對於「性」的態度及想法,很多特殊的性癖好、傾向,或是性厭惡都其來有自。在「你們男人都很髒」的背後,是個受傷害怕的心靈。女孩因有過被性侵的經驗,而這經驗,像個鬼影跟隨著她,在她的每段感情裡作祟,在每個不敢開燈做愛的時刻裡⋯⋯她深深地被厭惡與噁心吞噬。(同場加映:「溝通」可以讓一個人的性愛心事,成為兩個人的性福故事

娟娟進入診室時,男友在前,她在後,兩人說起話來狀似親密,但又有說不出的距離。經過會談後了解,娟娟與他交往 4 年,雖有性生活,但次數明顯越來越少。剛開始因為工作關係,一南一北見面次數少,雖沒有很多時間相處,但做愛滿意度還算可以。後來兩人說好調整生活步調,搬到同一個城市相互照顧。

一開始男友說他們的性生活還算可以,但後來娟娟就(對性)開始應付了,不到關頭不情願,不到生氣不放棄抵抗,引爆點在最近一次他們大吵要分手,娟娟說:「你們男人都很色,做愛都很髒!」(推薦閱讀:診療間故事集:「不是不能做,只是不想做」的夫妻

因為這樣的矛盾,男友開始忍無可忍,可說是「吵過的架比做的愛還多」,娟娟這時才坦誠小時有被親人性侵的陰影。

當時她上小學,哥哥與她年齡相差不多,偶會在睡覺時「玩遊戲」偷摸她。一開始她不知哥哥的那種撫摸是帶有性意識的,只覺得自己會躲,哥哥也會逐步追上來,甚至最後在印象中是有強制用手指進入她的陰道的。但是在細問之下,好像感受也不是那麼清晰,只覺得很痛,但無法抵抗。

每次與哥哥「玩遊戲」之後,哥哥會買東西給她,或在爸媽面前護著她;只是在每次遊戲結束,哥哥說會一再提醒或威脅她說不能說,就這樣經過了 1-2 年,直到她開始懂得反抗才終止。

不敢開燈面對性器官,包括自己的及他人的

當娟娟進入訓練室時她非常的忐忑,尤其是談到這些過往的經驗時她的淚水幾乎沒有停歇過。

面對性器官的圖片或影像時她也總是遮眼躲避,上了檢查床,我們給予「暴露療法」鼓勵她要面對鏡子觀看自己器官時,她始終放不下焦慮及害怕。後來,直到確認沒事,並且可以一一喊出每個部位的正確名字後,她終於忍不住激動的情緒說:「這麼多年我都不願意面對,今天我終於可以看清楚它(陰部)的樣子了。」

「性暴露療法」是將性焦慮症患者暴露在其所害怕的事、物前或情境中。也就是透過反復接觸這些事、物或情境,增加其能控制局勢的感覺,使焦慮與恐懼感削弱。

這樣陪伴的歷程讓她著實感到欣慰及值得祝賀,但故事並沒有結束。在回家後的 1-2 天,娟娟的男友突然捎來訊息說,娟娟在家一點也不想做老師指派的(自慰)功課,催她也不接受,練習時她就覺得難受,覺得尷尬。(推薦閱讀:診療間故事集:「不是不能做,只是不想做」的夫妻

尤其是上課後情緒沒有平復或變得更好,反而是吵得更兇,甚至對非性的關心或接觸她都被敏感地與性扯上關係,心生厭惡的程度已經是陷入膏肓。

原來娟娟打從心底認為:男友付學費要她來治療,就是希望老師可以把她訓練成貢品,奉獻給這個好色的男人享樂。

不知娟娟為何又鑽進自己的牢籠裡逃避面對新生,也間接逃避對我們的聯繫,倒是男友希望到我的診室中約我談談。

再見到男友時,男友說他們已經決議分手兩個月了。他說娟娟既然都不想變好,那一直鼓勵她也沒用:「她強調我怎麼說都是為了我自己(享樂),面對她這樣負向的性態度,不得已我只能選擇離開。」

當他的話語落下時,我感同身受的的心整個都不自主地揪在一起了。我一方面同情這可憐的男人,另一方又心疼娟娟無福消受這樣的好男人,最終走向這樣的結局。(推薦閱讀:床頭吵,床尾也不合?性溝通的四點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