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你關注這個月臉紅紅與泛科學的討論串了沒?今天就由泛科學來打頭陣,解碼性癖好,一起看看格雷沒告訴你的 BDSM 心理學!長知識!(初學者也能實踐的性愉虐 SM 技巧

fifty-shades-of-grey (本文不由格雷企業贊助)

因為《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原本聽起來可怕的 BDSM 性愛(註1),變得稍微「親民」了些(感謝格雷,讚嘆格雷)。但根據心理學家的諸多研究調查結果,其實格雷並不能反映大部分的 BDSM 實踐者-至少多金、年輕、有六塊肌又有直升機的總裁本來就是少數。(格雷讓女人心跳加速的四招

BDSM 實踐者有多少?

在2001年至2002年間,澳洲的研究團隊電訪了將近2萬名年齡介於16~59歲的受訪者。在有性生活的受訪者中,2.2%的男性與1.3%的女性在過去一年中有 BDSM 行為 。

在實踐之外,有 BDSM 性幻想的人又有多少呢?(真實世界中的虐戀,真的這麼美好嗎?

另一篇這個月剛發表的研究中,加拿大的研究團隊讓1516位18~77歲的成人(799位女性,717位男性),替55種性幻想情境出現的頻率評分,並寫出自己最喜歡的性幻想。其中64.6%的女性及53.3%的男性表示他們有「被支配」的性幻想;而有46.7%女性及59.6%男性則幻想「支配」的情境(見下表)。[6]在心理學家萊米勒(Justin J. Lehmiller)的部落格,他也對讀者作過簡單的調查:在391位填寫問卷的讀者中,至少有半數曾有過一次在性愛中扮演支配者或被支配者的經驗。[7]

BDSM-2

看起來嚮往或實踐 BDSM 的人比過去想像得還多嗎?但如果你嚮往BDSM,恐怕得擔心找不到「對味」的另一半。過去就有調查發現,對比一般族群,BDSM實踐者中單身的異性戀男性比例偏高,這很可能是因為難以找到能分享相同興趣的另一半,建立穩定的關係。[8]

要是幻想「伴難找」的問題可以因為《格雷》故事熱賣而改善,那也有點天真,畢竟《格雷》大概只能稱作「有手銬的總裁純情小說」(《霸道總裁銬緊我》?)或者「總裁版暮光之城」,並不能反映出 BDSM 社群的真實樣貌(這在下一段會說明)。格雷在遇見安娜之前能和15位女性有過BDSM 關係,再一次,只能歸因於他是一位多金又年輕的總裁。

那麼 BDSM 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希望你不會因為電影或小說就誤會BDSM實踐者都會開直升機約會、或者有自己的超豪華遊戲間(play room)。那麼 BDSM 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BDSM-1

10168019_791179987630889_3561755012688548306_n 作者貓王提供。

心理學家珊納巴(Sandnabba, N. K.)等人在2002年發表的一篇文獻回顧中,整理出40項BDSM行為,其中電影《格雷》有演到的綁縛(Bandage)、鞭打(Flagellation)、手銬( Handcuffs),分別佔了88.7、82.8、及74.7%,都有入列前5名常見項目。角色扮演方面,最常見的當然還是主/奴(55.9%),其次是制服(Uniform, 38.8%)、師/生(29.1%)、行刑(Execution, 23.6%)、醫院(15.7%)、強暴(13.5%)。[8]

不過要是你找了這篇研究文獻來看(礙於尺度,不好在這裡列出),就會發現還有諸多常見項目並沒有出現在《格雷》這部作品中(像是第7名的假陽具 Didos,還有第8名的皮衣 Leather outfit,都佔了72.6%),而格雷用冰塊滑過安娜身體的玩法,其實也才居28名(Ice,33.9%)也難怪《格雷》並沒有受到 BDSM 社群的普遍青睞。反觀多數人對SM的其中一個印象-滴蠟(Wax)也才排名27,佔了35%,並不如大家所想的那樣常見。[8](你這個小壞壞!六種性愛束縛法

fifty-shades-of=grey

BDSM 實踐者的心理不健康?

在故事中,扮演主人(或者稱「支配者」、「攻」,dominance)的格雷,有著不愉快的童年經歷。作者將格雷的SM嗜好,與他的過去連結,難道有 SM 傾向的人,都有不正常的心理嗎?對佛洛依德來說或許是,但近年來的研究結果卻不這麼認為。

在心理學家康諾利博士(Pamela Helen Stephenson Connolly,演過《超人 三》)2006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比較了BDSM實踐者與非BDSM實踐者的10項心理失調。結果發現,BDSM實踐者有較低程度的抑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施虐(psychological sadism)、受虐(psychological masochism)、邊緣人格(borderline pathology)、偏執(paranoia);而在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解離(dissociation)、自戀(narcissism)則有相同的程度 [1]。類似的結果在Richters等人在2008年發表的研究也有出現:男性BDSM實踐者,心理壓力(psychological distress)顯著低於其他男性。[5]

後來,荷蘭的心理學家威斯梅吉(Andreas Wismeijer)和艾森(Marcel van Assen)也比較了 BDSM 實踐者與非 BDSM 實踐者的人格特質。他們透過網路問卷調查了902位 BDSM 實踐者與434位非BDSM 實踐者;問卷並沒有說明研究是在比較兩族群的差異,所有參與者只會認為這是一份行為相關的研究,避免他們在作答時有所偏差。

結果BDSM實踐者的較為外向(extraversion)、自律(conscientiousness)、開放,且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程度也較高。除此之外,也較不神經質(neuroticism),且拒絕敏感度(rejection sensitivity)也較低。然而也有個負面結果:BDSM 實踐者相對來說隨和(agreeableness)程度較低。

有趣的是,在這份調查中的 BDSM 實踐者,支配者的分數最高,其次是「雙向者」(switch,有時支配、有時被支配),最低是受虐者;但無論在 BDSM 中扮演何種角色,分數都比非 BDSM 實踐者還高。 [2, 3]

不過心理學家萊米勒對這項研究結果稍有保留。他認為,兩族群的分數差異不大,不能斷定BDSM實踐者有較高的分數表現(但至少沒有低於非BDSM實踐者);此外,BDSM 實踐者的問卷收集自荷蘭的一個BDSM論壇,未必能反映出其他 BDSM 社群的狀況,而且研究中的非 BDSM 實踐者平均年輕了6歲,教育程度也較低。當然,研究團隊已經將這些因素納入統計,但仍無法排除是否有其他人口統計變因在影響研究結果。總地來說,研究還是顯示了 BDSM 實踐者並沒有心理健康問題。[4]

fifty-shades-of-g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