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黛西連載《他的愛情,妳的麵包:「可以讓我包養妳嗎?」》完結,但那份性愛與感情間的牽掛又怎麼隨著文章完結理出頭緒。這個情人節,手機傳來大叔的邀約,這樣寂寞卻又溫柔的日子,他們彼此陪伴。

但多希望這樣悉心的溫柔能持續永遠,而不只是這樣寂寞日子裡捎來的體溫慰藉。女孩與大叔間的平衡該如何拿捏,才不致失衡墜落,世界崩潰⋯⋯

「一起過情人節吧!」手機裡傳來大叔的邀約。

情人節是充滿寂寞魅力的日子。比起早早規劃好要吃飯、買禮物的情侶,有一些人,他們雖然有人陪,但是彼此之間,並不是那麼充實的關係。(推薦閱讀:單身情慾日記:沒有愛之後,我更能擁抱「性」

情人節仍為他們存在。

天氣回暖了一點,依然很冷,我站在捷運站出口吹著風。隔壁百貨大樓的櫥窗閃閃發光,大型看板上的照片,是一對面無表情的男女模特兒,手牽著手,展示昂貴的對戒。

大叔來了,一身整齊的西裝,拎個提包,還拿著一個精緻的小紙袋。「送妳的!」我打開看,一個銀色的心型鐵盒,裡面是巧克力。好中規中矩的禮物,我忍不住告訴大叔:「巧克力要怎麼收買被包養少女貪婪的心!」,他在寒風中摟著我,吻了我的額頭。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我們有默契要對彼此更溫柔一點。

我們吃過飯,在街上繞啊繞,最後轉進摩鐵。大叔今晚要回家,他付了兩小時的休息費用,灰姑娘的時鐘滴滴答答在倒數。到了房間他把我抱起來,「所以包養別人就沒有禮物了對不對?」他在逗我,我調皮地回望,從他懷裡掙脫,然後橫躺在床上。(推薦閱讀:叫我即興情趣王!從五個摩鐵小物找你的體位靈感

有啊,當然有禮物。出門前我穿上一件黑色蕾絲小丁,雖然十分彆扭,側腰被內褲的細繩勒出肥肉,我動一動身體,感覺屁股光涼涼的,很不自在。我躺在床上,任由大叔褪去我的衣服,慢慢揭開屬於他的禮物。

等到他看見了,輕拍一下我的屁股,我傻傻地發笑,「嗯,很滿意」他故作認真點點頭,俯身親吻我的臀部。

退房後,大叔載我回到學校宿舍,我不想下車,賴在座位上賭氣。情人節還沒結束呢,這樣的約會太短暫!我提出自己也覺得幼稚的抗議,大叔起身下車,替我打開副駕車門,無奈地看著我;宿舍門口人來人往,我不想被同學看見,最後只好屈服,頭也不回的走進宿舍。

「還沒睡吧!妳知道嗎,妳今天好可愛」手機螢幕在黑暗中亮起,我已讀大叔的訊息,覺得很疲憊。離開宿舍的床,坐到書桌前拿出大叔送我心型鐵盒,一口接著一口,吃光巧克力。(推薦閱讀:青春之後,成熟以前:女孩的情慾成長史

「喜歡妳今天穿的丁字褲」大叔在我耳邊說。那時在摩鐵的床上,我緊緊貼著他的身體,撫摸他的肚腹,穿過濃密的毛髮,是硬挺的陽具。「我是你的」我回應著,然後跪在他雙腿間輕輕含住肉棒;吞吐間我抬起頭望著他,示意他可以更粗魯地壓著我的頭。

該如何確定我們今晚屬於彼此?我抬起雙腿,讓他進入,抽送之間,聽著他的喘息;我們擁吻,從嘴唇到頸間,然後短暫的耳語,他告訴我:「妳今晚好美,我喜歡妳」,然後癱軟在我身上,手臂溫柔地環抱著我。

彷彿永遠都會這麼溫柔。

我輕輕蓋上鐵盒,放上書櫃,巧克力的甜膩在嘴裡漸漸發酸。手機螢幕還是亮呀亮的,我點開訊息,回覆著:「情人節快樂」。

黛西的粉絲專頁:內衣的一角

那些隱匿的愛

〉〉惡女情慾日記:每個女人都有兩張嘴,在臉上的,和雙腿間的

〉〉不是砲友也不是女友:關於那一夜沒有說

〉〉心,擺盪在兩個男人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