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15 歲的時候,對「性」是什麼想像?這個在當時總是圍繞在同儕間的玩笑話語,卻可能是當時早已發生性關係的女孩男孩心裏,一個深刻的痛感,然而痛裡還有不適成熟的快感。

不知道當時那群還未被社會道德馴化的,恣意奔跑的少女少男們,如今都到哪去了呢? (上週精彩回顧:【Women’s talk】老師,這樣算不算愛?

sex

Z 是我國二的時候新轉來班上的女學生。她是從城市來的女孩,渾身散著新潮而脫俗的氣味,一把吹得我們入迷。走在人群裡,可能是她總轉著兩顆圓滾滾的大眼睛,你一眼就能認出。

Z 長得非常漂亮。可能是我當時見過最美的女孩。修身的半透白制服襯著她發育成熟的身體。她總是穿著水藍色的內衣。走廊上的男孩們看得咯咯發笑。水藍色的女孩,在柔軟中帶點癲狂。

「王X X,我愛妳!」

一天在晚自習下課沒多久,走廊傳來男孩的吶喊聲。他喊的是 Z 的名字。

同學們紛紛探出教室外頭看,喜孜孜的,只見男孩手裏拿著一朵淡黃色的向日葵,半跪著對著 Z 傻笑。非常滑稽的樣子。但在那個年紀,能被這樣張狂的求愛,我們都是要羨慕的。

好像總算有人能夠承接你鋪天蓋頂的荷爾蒙。青春時光中令人窒息的氣味。

sex

在那之後,我時常從別人口中聽到關於 Z 和男孩的「戀愛事」;從牽牽小手,到總是躲在哪一間廁所裡接吻,或者垃圾場旁的角落互相撫摸。

我一邊聽著,一邊想像男孩的手如何一把抓上 Z 粉藍色的後背肩帶,就像我時常抬頭看著的她的背影一樣。

只不過,在聽完這些事以後,每當我偶爾在教室轉角、走廊、或者廁所碰到 Z 時,我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微微燒熱;好像在她背後聽說了那麼多偷來暗去的事以後,我真的偷窺過她身體裡的什麼一樣,有種羞於坦誠相見的錯覺。在記憶裡,她身上有一股濃烈的氣味,總是薰得我雙眼發紅。

而記得後來,在某天下午一堂昏昏欲睡的課堂上,Z 突然傳了一張紙條過來,寫著「欸,妳今天放學後能不能陪我去『紅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