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那年,高老師33歲,她11歲。

因為無法只是各自安好,所以當他們望著彼此間二十多年的距離,一個顯得太過年幼,一個又顯得太過蒼老。

C 說,這是埋在她童年幼小身體裡的記憶;並且隨著她的成熟,沈澱為一只淺粉色的痣。(上週精彩回顧:【Women’s talk】其實,我看過爸媽做愛

sex

C 從小就是一個很有靈性的女孩。精靈的靈,水汪汪的大眼睛,經過的時候會灑下一片金閃閃的什麼。讓你總以為像夢。

這是她告訴我的,關於她和她國小老師的故事。老師姓高,而他的確長了一身高瘦的身材,每每要小小的她仰天抬頭歪脖子,他才願意微微俯視她古靈精怪的小臉。

可他是捨不得的,他巴不得沒日沒夜的只盯著她看。這些她都知道,她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

C 說,高老師是喜歡她的。雖然不是男女關係的那種喜歡,但也不是另一種很單純的喜歡。總之,她是到很大了以後,漸漸想起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喜歡。

sex

那年她11歲。初經來潮,小精靈開始有了貧血的毛病。於是每每朝會升旗時,她在長久蹲坐以後站起,總是轉阿轉的。撐不住的時候,她會再次倒下。小學生式的黃圓帽底下襯著一張蒼白的臉龐;那是她被成長摧殘的樣子。

下課後,高老師到保健室去接她。而回到教室以後空蕩蕩的,她才知道這節是體育課。

「老師,我可以不要去上課嗎?」精靈初癒的翅膀微弱,但還是美麗的。

「妳過來。」他要 C 到教室最後方他的位置上坐著。他用他自己的杯子泡了一杯熱呼呼的薑茶,遞到 C 手裏。

C 笑得開心。她坐在全班都不能坐的老師的椅子上,而且用老師的杯子喝著薑茶。

他說這樣好,繼續笑著吧,看到妳的笑我就一整天都好。

熱辣辣的薑茶順著她的喉間流到她的胃,這讓她還是燥熱的體質更加不安。這樣的感覺讓 C 莫名的想掉眼淚,但她當時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

從那之後,他們師生倆在空教室裡獨處的時光變多了。

佈置教室、整理講義、登記成績......,種種課堂間的名堂。最貪心的是,他還將教室鑰匙給她,要她當每天第一個進來的「開門小天使」。

接到這個任務以後,C 便真的每天拎著兩份蘿蔔糕加蛋,蹦蹦跳地打開教室門窗。她知道,兩分鐘以後出現的就是他。又高又瘦,嘴裡總散著淡淡的煙味;她當時就知道老師是個男人,她嗅得到關於荷爾蒙那類的氣味。但她也知道他身上的荷爾蒙是已經有點腐舊的、下墜著的,要慢慢、慢慢流失掉的。

後來,C 到相片館沖洗了幾張自己的生活照,夾在老師的透明桌墊下;就在他老婆和小孩合照的旁邊。

「吼!師生戀!」班上的小男生看了,喜孜孜的大聲張揚。C 聽了越發驕傲,手裏緊握著那把熱熱的鑰匙,頭抬高著,是女主人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