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成人的愛戀與情慾,我們在迷幻的世界裡找自己,在淫靡的情愛裡急著證明自己魅力,少了十幾歲的迷惘惶恐,二十時幾歲時放蕩性愛裡享受隨手可及的情慾,卻不知道排解寂寥後,那空虛是來自私處抑或是心底。

點開手機的生理期 App,月經結束後八天。女生的排卵日。上面顯示約前後 4 天都是「危險期」。時值 25 歲,彷彿經歷後青春期,每次月經來都是大大的崩毀,暈眩腹痛,迷糊了兩日,生活才回歸正常。這是十幾歲時不曾有的。現在甚至連「排卵」都要大鬧身體一回;右側胸部刺痛異常,腹部陣痛,下體出現褐色血絲,痘痘爬滿雙頰。我越來越弄不清楚自己的身體和情緒。

昨天晚上才在論壇交友版加了 W 的 line。他很健談,花樣也多,一下開開玩笑,一下錄了語音給我,然後吵著要和我視訊。(推薦閱讀:第一次的電愛,S 總是最多花樣

「我很硬了妳知道嗎?」、「我要妳啊,我不亂尻的喔」,被他盧啊盧的,我卸下身上的衣服,特地穿著粉紅蕾絲小褲,在電腦前確認長髮的擺放和胸部的模樣,然後打開視訊。赤身裸體,有雙眼睛盯著。他吝嗇地全身上下只掏出一根肉棒,緊緊握著不斷套弄。我大方張開雙腿對著鏡頭,舒服地躺下,熟練地自慰。

我聞得到自己的身體在沐浴過後散發出的溫暖香氣,乳房揉起來柔軟光滑,髮絲散在臉上,下體漸漸濕潤,雙頰潮紅。

手淫的時候,我確實想過要讓誰看著自己。

我和 W 說好今天下午見面。坐上他的車,開進陌生的汽車旅館。

15 歲的時候,身高差不多定型,胸部尚在發育,已經對使用衛生棉非常熟練。在校成績優異,個性穩定,身體的變化從不曾讓我感到彆扭,我也不認為生活中需要一絲叛逆,臉色乾淨而紅潤,乖巧的好女孩,前途一片光明。(推薦閱讀:不安分的制服裙擺!那一次,我們在圖書館裡做愛

25 歲的生活卻開始傾斜,我不知為何夜夜失眠,月經一來就要妳痛得撕心裂肺,臉上掛著黑眼圈和免疫力下降產生的爛痘,要每天早起用化妝遮掩。

睡不著的時候,就上交友軟體找人聊天,傳幾張自己的照片,等著男人給自己打分數。「妳是我的菜啊!」、「妳胸部看起來很大」、「很想幹妳」,我開心地拼湊這些句子,組成一個完整的我,否則現實之中,我老掌握不住自己的身體。無法理解下腹的痛,大量濃稠的血塊,臉上紅腫搔癢的痘痘,和那些無法入眠的時刻。

W 伏在我身上扭腰擺臀,卻始終離我很遠。赤身相見做愛,但保持陌生人間禮貌的距離。沒有哪個清醒的陌生人會想前胸貼後背,甚至不小心聞到對方的鼻息,就像每當通勤時段在捷運車廂人擠人時,總令我昏眩噁心。

他把我翻過身,從後面進入,我看不見他的臉,只聽到他嘴裡唸著「叫出來啊,爽就叫出來!」,我聽從指示,咿咿啊啊地叫,被他拍打著屁股,力道越撞越猛,卻搔不到癢處。

「妳流血了,月經來了?」結束之後,W 說套子上都是血。經期已結束一個禮拜,怎麼可能呢。我拿衛生紙擦拭下體,混著分泌物淡紅色的一片。(推薦閱讀:鮮紅色激情!我們的第一次經期性愛體驗

做完愛,我們各自解散。我跑去婦產科,掛號時護士小聲地問:妳又尿道發炎嗎?要驗尿嗎?我搖搖頭,告訴她是陰道出血,付了掛號費,接著是等待。

「一點出血而已,應該沒關係!排卵日的時候,賀爾蒙整個上來,胸部才會刺痛。」醫生說。她替我內診,陰道仍有做愛後灼熱的痛,我覺得自己很不好,或許我已經壞掉了,但診斷結果是健康無礙,子宮是好的,乳房也沒問題。

後來我就把 W 封鎖了。在那之前我問了一輪關於我:口交技巧怎麼樣?乳暈大小怎麼樣?陰毛豐盛又怎麼樣?還有,我臉上的痘痘呢?W 說都沒關係的,妳真的好可愛!我暗自竊喜,刪除對話。寂寞的波動隨著賀爾蒙消退而平靜,醫生開給我三天的止血藥我一顆都沒吃。

只有在做愛的時候,下體才涓涓流血。那是青春期之後,第一次令我感到慌忙無助的出血。生澀叛逆,轉變成全然陌生的樣子。是我 25 歲的身體。

黛西粉絲專頁:內衣的一角

那些情慾呢喃

〉〉【Women’s talk】女孩的慾望,總在高潮之後墜落

〉〉【Women’s talk】在交友軟體上找愛的女孩

〉〉【Women’s talk】那一年,15歲的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