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那麼多女孩的故事,今晚,想聊聊自己的。就從17歲開始吧。

那年,我搬進了高中校園裡的女生宿舍。這對我來說是既親密又帶點害怕的開始。該怎麼說,我從小就不喜歡與女孩們太過親近。

是什麼原因我也難以再清楚回想起。自我搬進這個混著青春期女孩氣味的緊閉建築物裡,和著廉價香水味和乳臭味,它總飄忽在空氣裡,時而清楚時而模糊不見;總之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濃郁而難以呼吸。

但我總能若無其事地走進裏頭,就像其他所有女孩一樣。

sex

記得吧,我們偶爾就從設計太過巧小的制服口袋裡掉出衛生棉或沾了經血的內褲,掉在走廊上或者洗衣間裡。啊,當我走進洗衣間,我看見那一件件淡藍色和粉色的內衣翹起毛邊,毛球上還沾了洗衣槽裡勾出的塵汙。隔壁一件不走清純風,深紫色的底鑲著黑色蕾絲邊,但細看縫製邊線就知道是一中街買來一件 290 的便宜貨。穿它的女孩想像有一天會被另一個人一點一點脫去自己的制服上衣,看見她性感初熟的身體。

但在這之前,廉價內衣一次次被攪進公共的洗衣槽裡,她等了一夜又一夜,黑色蕾絲邊線慢慢脫落、斷裂,內裏加厚的襯墊起了毛球,掛混在淡藍色和粉色的內衣中間,看似還沒年輕過就蒼老的陰核。

「欸,他昨天吻我了,怎麼還不摸我啦。」

「靠!妳很淫蕩欸!」

「妳不要羨慕啦,改天我介紹他朋友給妳,一樣腳很長哦。」(我們總覺得腳很長,「那個」也會長)

sex

總是這樣,我們用粗俗的言語和行動破壞彼此對彼此的美好想像。

然而,她們會帶著那個年紀獨有的表情看著妳笑,或者跳上妳的上舖間,和妳擠在一張單人床上睡一個下午。她的髮間總混著花王洗髮乳的氣味和些微的汗臭。她輕輕睡去,毫無聲響,就像死去了一樣。而我總睡不著。

這是我待過的女生宿舍。我總若無其事地走進裏頭,若無其事的混入這個難以區分你我的空間裡;我常常覺得心臟是繃緊的,和自慰時高潮來的那一瞬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