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男人的後青春,當約炮後射後空虛的感受成為常態,我們在性交裡似乎都失落了甚麼,那樣的情欲交換互相慰藉,生理高潮了,那心靈呢?你這樣問過自己嗎。

每到放假 W 的交友帳號就會啟動,寫下一篇篇「徵女」貼文,說自己是身高 180 公分的大叔,四輪接送,吃飯逛街看電影,女孩來吧來陪我。我就是這樣和 W 認識的。他確實會開著黑色轎車,在指定的地方等著;他很愛說話,車子行駛或做愛的空擋,他的嘴從沒停過。

假日前一天,W 的帳號又在網站頁面出現,我們都是在這裡遊蕩的孤魂野鬼。

「被妳口交很舒服,比抽插的時候舒服。」W 一邊開車,一邊下評語。 「你以前有被口交到很舒服過嗎?」「嗯……有呀,像妳這種程度的吧!」

接著我們兩個都沉默。稍早前開房間的兩小時做了 3 次,還剩半小時 W 提議早點離開。我們都知道彼此間少了火花。第二次做愛的時候,我有達到高潮;那時 W 見我興奮,隨即抽出肉棒,不斷愛撫我的陰蒂直到我顫抖不已,再重新插入抽送。

「恭喜妳,剛剛高潮。」W在做愛的空檔裡不斷說話。

那你呢,你有高潮嗎?

某個男人曾經告訴我,肯定是舒服否則就不會射了,也不會再索討第二次。他把高潮分成「打手槍」和「賣力想射出」兩種,其實就是生理和心理的區別,也有身心靈皆獲得滿足的時候。「當做愛的氣氛達到一定程度,我就會想賣力地全部射出去。身體很累的時候,更是靠心裡的感覺在支撐。」「不過射精了就是身體上有達到高潮!」

我和 W 不接吻也沒有擁抱。裸身相見,堅挺的陽具進入了我,可是兩人的距離卻很遙遠。W 說和炮友失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像尻槍之後的空虛,但不會讓我難過太久。」有就很好了,在男女失衡的約炮市場,有女生來就幹,如此而已。

「我的第二個女朋友,和她做愛很棒。她總會吻我的耳朵。」W說,「很酥麻、很癢,她輕輕在我耳邊嬌喘,我就很硬了。再來會壓著她的頭,讓她為我口交;我一邊撫摸她的頭髮,一邊壓抑射在她嘴裡的衝動,我從沒這樣的感覺……,直到她默許,我才一口氣全射進她嘴裡。後來我把她拉進我懷裡,緊緊抱著她,我不太敢直視她的眼睛,老實說我覺得很害羞也很溫暖,還有種綿延的興奮感……。」

「這是男人的青春。」W 下了結語。我聽了大笑,覺得很幼稚,我告訴W,若他不要用如此「老練」的手法在徵友版上找砲友,或許可以找回年輕記憶中的「高潮」。他否定我的看法,開始說起曾經約到小模等級的妹子,對方奶大又腿長,令他難忘。

我們很有默契,不再傳訊息給對方。當晚我又再度上了交友版,尋尋覓覓,也看見 W 新發的文章:「連假好天氣,出門晃晃吧,四輪接送。」

我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有沒有取悅W,作為一次性砲友,應該是有吧。在網上求一段戀愛、一次陪伴,或一場性愛,而我們終究遺漏了什麼,無法給對方。

黛西粉絲專頁:內衣的一角

情慾裡的失落

〉〉砲友、經痛、荷爾蒙:屬於女孩的後青春期

〉〉他的愛情,妳的麵包:「可以讓我包養妳嗎?」(七)

〉〉砲友可以當男友嗎?­­­­­­那一次,我們都暈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