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只有性沒有愛的關係讓人沒有負擔,像便利商店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那樣,包養與被包養也不過是需求與供給而已。女孩與大叔在做愛時融為一體,在做愛後各自離去,兩人保持的微妙平衡,最近卻逐漸開始傾斜……(前情提 要:黛西慾望連載

pic

走進百貨公司的內衣專櫃,毫不猶豫地買下兩套性感內衣。大學生活的尾聲,當朋友約我去唱歌、騎車兜風,我都拒絕了;一個人回到宿舍,梳洗化妝,換上洋裝,灑上香水……這些都是用「零用錢」買來的戰利品。現在,我等不及要到大叔身邊做他的小女人了!

我們是彼此的秘密

車子停在大樓地下室。剛才在路上,我已經按捺不住,嘴裡和大叔聊著畢業、工作,左手卻放在他的大腿上游移、撫弄;等車一停好,解開安全帶,我把臉埋到大叔兩腿間,先是隔著西裝褲磨蹭,感覺到褲內硬挺、鼓脹著,蠢蠢欲動,我感覺自己的雙頰漲紅,笨手笨腳地要解開大叔的皮帶。「好了、好了,等一下」大叔臉上堆滿溫柔的笑容,但卻推開我的手,「先去吃飯吧,好不好?晚點再去開房間。」說完,大叔就轉身下車了。

還是老樣子,大叔掌握著約會的節奏,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餐廳裡拍照打卡,但上傳的照片裡不會有大叔的身影,大叔也總能擺出一副「關於拍照,恕不奉陪」的模樣,真是太無趣了!接著大叔提到他有個一週的長假,模模糊糊地解釋那次放假,安排了家族旅遊。

所以沒有我。我心想,繼續心平氣和地聊下去吧,於是從大叔口中聽到,那是在他妻子生下寶寶前的家族旅行,等嬰兒出生後,短時間內很難去旅遊;原來,大叔要當爸爸了,驚訝之餘,我在心裡暗自想著他是什麼類型的「壞爸爸」,看起來多麼溫柔,可是,又正在進行著令人心寒的背叛。「好吧!就讓你度假去,那你要補償我喔,我才不會幫你省奶粉錢」我故意開開玩笑,舒緩情緒,也希望大叔知道,我能替他守住關於我、關於包養的秘密。

一種斷裂感

進到房間裡,再一次,我將洋裝脫下,裡面是成套的白色蕾絲內衣,然後橫躺在床上,大叔再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卻仍慢條斯理,領帶、襯衫、一顆顆扣子,皮帶緩緩解開,最後躺在我身邊,使個眼色告訴我可以了;今天他就像大爺一樣,我一邊吞吐著肉棒,一邊盯著靠在枕頭上的他,任由他伸手撫摸我的髮絲,舌頭圍繞著他的龜頭輕舔,過了好久才等到他拍拍我的屁股,要我往他臉上坐;於是換成 69 姿勢,我心不在焉地含著堅硬的陽具,注意力全在他柔軟的唇正貼合著我的私處,我慢慢地扭腰擺臀,要他更精準舔到我敏感的部位。大叔起身,吻了我的屁股,從後面進入我,開始奮力擺動;在他繳械前,我們面對面擁吻,雙腿環繞他的臀部,讓他頂得更深,然後癱軟在我懷裡。退房前的一點時間,我窩在大叔懷裡,溫存的時間比什麼都來的重要,對我來說,眼前這個人,讓我做愛之後,還想抱著、黏著他,這樣的我多麼幸運。

正當這麼想著的時候,大叔從床上跳起來:「剩五分鐘了……,這點妳先拿著」塞了幾張鈔票給我,而我還全身赤裸著呆坐在床上。一種斷裂感。我們相處中的某些縫隙,總提醒我少做夢了,我們才不是什麼「幸福快樂」情侶。

(未完待續)

我們之間有愛嗎?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也不只是床伴

〉〉不是砲友也不是女友:關於那一夜沒有說

〉〉砲友可以當男友嗎?­­­­­­那一次,我們都暈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