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專訪陰部翻模工作者蝴蝶後,她說的話就時不時出現在腦海。我想著,蝴蝶要告訴大家的,並非「用翻模去認識你的私密處」如此;在這背後,是她對整體社會之於女性身體及情慾自主的反思與行動。因此,你不一定非得要經由剔除陰毛(這的確是一種抉擇)、翻模陰部(要在他人面前攤開雙腿,也是種抉擇),才能應驗你與自我身體的親密關係。

而我想,這也是下面三位實際體驗陰部翻模的女孩,以身體感覺紀錄,告訴我們的美麗訊息。

sex

翻模體驗者 A「我們都有面對自己慾望的權利。」

我最終明白,陰部並不是個骯髒,或者只有伴侶可以碰觸的地方。同時,我相信女性對自己的所有器官都擁有自主權;我們並不因為談了戀愛、結了婚,身體就屬於他人。

決定預約做陰部翻模之前,也有過不少遲疑。畢竟,自己本身還是受到社會一些保守的價值觀影響,認為陰部是否不方便讓非親近之人看到。(同場加映:性別、生殖、親密關係!不只是「性」的性教育

但幸好最後還是決定去了。

在預約過程中,蝴蝶便強調要有第三人在場,一方面可以讓彼此安心,一方面也不會有爭議。跟我一起去的是同樣想要翻模的學妹,我們都是臺北人、而且沒有車,就由蝴蝶接我們到預定翻模的地點。

蝴蝶是名非常健談的女性,在開車與翻模過程中都跟我們分享了很多事。我提到自己刮陰毛後,也好好地觀察了一下(自己的陰部),蝴蝶回應著:「對呀,如果是我幫妳們刮,就是只有我看到而已,妳們就沒有機會好好看看自己身體。」   

蝴蝶的丈夫跟小孩都在家,不過我們是到二樓她的房間翻模。床上會墊垃圾袋避免床髒掉。翻模的姿勢跟生孩子一樣。蝴蝶在盆子裡調一種叫「海藻膠」的粉紅色半固體,涼涼的但是不會很冰,據說一般是用來做假牙。她刷上去的時候也沒有我想像中的癢,就只是感覺有東西疊上去而已。因為還有多的海藻膠,她順便連肚臍都幫我們翻了模,不過第一個肚臍模沒有非常成功,可能是因為我笑的時候肚子在抖。海藻膠塗完之後要放上一片片石膏(泡過,再等它乾),這段時間我們就聊天。

跟蝴蝶講話的時候,會感受到她是一位非常有想法的女性。比如她說女性的陰部並不是什麼髒的或是令人害羞的地方,她希望讓其他人知道女性的陰部並不是只有一種樣子,每個女性都有不同的、屬於自己的陰部。只是現在臺灣還很少人能接受這個,她希望能慢慢推廣這個觀念。

模乾掉時她會輕輕把你的腳拿下方便把模拿起來,她說可能會痛,但是我拿的過程中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是有一種,有個東西被抽出來的感覺,有點癢。拿掉之後先去清洗,這段時間她會把作品上一種可以固定的膠,繼續放著等它乾。清洗很快,之後再躺回來翻第二次模(一個自己留存,一個給她當作品)。一次翻模大概一小時,我全部翻好之後已經四點,換學妹翻。換學妹的時候蝴蝶還加上鉀肥皂,抹上去可以讓石膏跟石膏不黏在一起。 成品拿到之後旁邊刺刺的部分可以用粗顆粒的砂紙磨,十五天後噴透明油漆才不會發霉,或是要讓它多曬太陽把水分蒸發。

sex

我的成品並不是每個都很成功,蝴蝶說我的比較難翻,她有機會想再找我來研究一下。但她說失敗的作品也可以做其他的創作,比如割禮或是沒有陰部的女人。所以她把最成功的那個拿給我。

我們聊到割禮,這是一種至今還在世界某些國家、部落實行的對女性的身體迫害。他們強行將女性的陰蒂切除,並且相信這樣女性就不會有「骯髒的情慾」。對我來說,陰部翻模並不會引起我的情慾,我學妹也認為情慾並不是一種必須藏在暗處的事物,它是正常的生理現象與需求,它可以被談論、被理解並接受。這並不等於所有人都應該追求性解放,而是人有直面自己慾望的權利。(同場加映:看見女性生理器官的兩種失去:「親密的文字」與「割禮」儀式

蝴蝶也分享一些推廣上的困境,她跟幾位藝術家合作辦過三次展,把翻模的作品跟臍帶、胎毛放一起,也有上新聞。但是也許是因為主辦方有自己的考量,參加藝術比賽等都沒有入圍。另外她去聯絡一些有做類似活動的基金會,卻沒有得到回應。上網查相關新聞,也會看到許多人對陰部翻模的誤解與批評。對於臺灣,甚至是我們認為比較開放的西方來說,女性的性器官都還不是能夠直面的事物;看看 Facebook 會刪掉露女性乳頭的相片,就知道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在跟蝴蝶聊天的過程中,真的會發現她想推廣陰部翻模與推廣女性展現自我的熱情。在做陰道翻模的過程非常自在,看到成品時,就覺得來這一趟非常有意義。要說它是藝術也好,說它是情慾展現也好,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值得紀念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