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那天雄友會之夜文宣一出,我的臉書被同溫層洗版;他一言「低級當有趣」、她一語「暴力當正常」。往下一滑我看見雄友會的即刻道歉聲明,表示當初僅是希望以「仿 A 片的形式,重現強暴犯罪情節」作為宣傳賣點,無意冒犯女體。

在女人迷,我們討論了玩笑與合意的界線究竟為何?以及父權暴力現身如何壓迫女體。(性別觀察:台大雄友之夜的強暴宣傳,妳的身體是無傷大雅的玩笑

我轉頭凝視圖片中被眾多下體圍繞的女孩,不禁全身發毛。

性愉悅和性暴力一線之隔,然而(在異性戀的群體裡)男人的性與女人的性卻是差之千里,尊重之路遙遙,性自主的吶喊是否仍舊天方夜譚?(臉紅討論:【小編看時事】影射強暴、「中出」,雄友之夜宣傳了什麼?

sex

男人是如何成為床上的那個男人的?

讓我們看看這則文宣的經典文字片段:

「一日放課後,一人獨自走在街上,霎時間數人竄出,將她團團圍住,試圖掙脫,卻被粗暴地拉回,壓制在地,人性已釋,只餘純粹獸性,那女孩,呼天不應叫地不靈,那夜,她失去了自己。」

太好了,沒有一絲差錯,這些字句彷彿折射出一個男孩長成男人過程裡的種種「性」練習。

從彈肩帶、交換情色書刊、阿嚕吧、成人片、討論女孩的臀部乳房,到女孩的下體和在床上的表情;彷彿是一套制式的男性群體準則,告訴你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你該完成某些儀式的洗禮,你該相信自己逐漸膨脹的陰莖和內心原始的渴望。透過共同物化女性的身體,男孩以為這是讓自己性成熟的方法;他們說那叫陽剛,真男人。

「他們」是誰?他們實在群體複雜、細微混亂,難以一一回溯。但就以 A 片來說吧。

成人片裡一貫的男性視角,它有它的多元,從群交、SM、強暴、師生、人獸、醫院、顏射......,你說種類繁多、服務各種客群,你的字面上我沒有意見。然而,承認吧,這一系列的影像視角全是同一個邏輯:「有權力者對失權者 / 弱者的強制侵入和快感」。

假設在一個男孩性成長的過程中,他第一個了解性愛以及學會性愉悅的管道就是 A 片,那麼上述成人片當中的性侷限與性「暴力」,是一個沒有任何性認知的人可以去選擇,去說我「要或不要」、「喜歡或不喜歡」的嗎?

為什麼成為男人的途徑只有一種?

當你看了第一部成人片,片中劇碼是在一個燈光不甚明亮的辦公室下午,時光暫停,所有女職員被固定在原處,身穿OL緊身制服。這時男主角出現了,他終於撫摸那個他嚮往已久的女同事,他恣意的宣洩、一個換過一個,性愛的天堂。

你為此學會第一次射精以及高潮。

並且從此,你可能只能為此而射精而高潮。

然而,跳出這個由性別刻板印象建立的一道高牆之外,男人的性絕對不只有權力,有權、無權、持久者、倒陽者,男人的高潮不只有征服和征服的快感;除此之外絕對還有更多被期待的情慾世界。(臉紅推薦:愛看強暴系就是心理變態?多元的 A 片文化,教會我這十件事

sex

重點是,我答應你了沒有?

當然,我也想談女孩的性,女孩的身體。然而我想了好久,我沒有靈感。

回頭看看那成堆的成人片吧;我該怎麼談?當它們的鏡頭只對準女人被性侵時猙獰的面目、時間暫停戲碼中無可動彈的女體、每次被插入時都可以潮吹的形式性高潮;你要身為女性的我,如何相信那就是女人的性?(延伸閱讀:公車、香爐、破麻?從污名化名詞看社會的「聖女」情結

到最後,我想說的重點其實只有一個:不管我是誰,我是男人女人其他;不管我是一個被教育要矜持檢點內斂被保護被觀看被進入的女性,或者我是一個被教育要淫穢下流強硬要有氣力有膽勢有雄風的男性。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在我的同儕生活裡,在我的性生活與性伴侶的親密關係裡,在我和整理社會公共環境共處的空間裡,你是否尊重我,我的性別,我的身體,我的情慾,我的自主自由權力?

親愛的玩笑者,你說時間就像乳溝,是可以被擠出來的;那你怎麼不聊聊男人的陰莖,扭一扭也可以變粗變長,就像陽具崇拜者們總喜歡自吹自擂的那樣?

為什麼你總把你的玩笑建立在物化他人的身體,是不是唯有用這樣的方式,你才能無痛地保護好你心裡那個膽小脆弱害怕被摧毀的過時價值觀?

沒有人真正因此而得到優越,或者因此擁有比較強盛的性能力、支配權、享受性愛的優先權。這一切都是被想像出來的,像是一齣太過單一且過時的性醜聞。

回到這張海報。你說不過一場玩笑,幹嘛這麼嚴肅;你說誰沒年輕過,他們總有一天會後悔。

這樣說吧,他們的年輕與失序是他們的,然而,也請還給他人應有的青春與自由。如果還想自導自演脅迫性的無套內射戲碼,儘管走回你的夢幻少年小房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