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妳也在這裡嗎?那些我曾邂逅過的 T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蕾絲邊女孩推薦完拉子交友的 APP,現在要來講這些軟體背後發展出的,一個又一個的拉子故事。這些故事有的離奇、有的苦澀、有的甜蜜、有的悲傷,每一個故事都是一個人的縮影。(延伸閱讀:【拉子閣樓】歡迎光臨,需要解渴的女人們

妳一直知道遊戲規則,在這個圈裡僧多粥少,婆就是比較吃香,從來不缺 T 的眨眼與送花,儘管那些粉紅的調情或破碎的回憶只被存放在手機螢幕裡。

剛到陌生的異地,甚至才剛失戀,本著一股寂寞與好奇心,進入了虛擬軟體的遊戲,還是個初心者,那些夜裡妳滑動著手機螢幕,揣想著這個婆、那個 T ,距離妳所交換的學校多遠多近,可是卻從來──從來不曾在校園裡遇過真實的她們。

直到有一天,陳列著各式拉拉的窗格裡跳出的數字讓妳驚喜,大頭照只是一張插圖,方圓 2 公尺,這是怎樣的距離?為什麼以前沒看到她呢?是最近才搬進學生宿舍的拉子嗎?住在樓上還是樓下?個人資料上寫著不分,也許不是那麼陰柔的女生,卻想不到這棟樓裡還有誰疑似拉拉,難道是自己的蕾達壞掉了?

幾天後,交換學生團裡那個中性女孩若無其事地向妳訴說「我啊,最近開始用妳說的交友 app 了。」這才想起前幾天跟她推銷過在中國辨認拉拉的秘方,而且她就住妳隔壁距離 2 公尺,於是妳們相認,謎底揭曉。妳有點失落,好像烏龍一場,難道整個北京學校除了妳們兩人不再有其他女同志了嗎?

還是有的。妳想起另一次又是一個不放照片的 T ,已經忘了她是什麼科系的了,光是在同一個學校就很難得,照三餐噓寒問暖偶爾接受對方笨拙的恭維,「吃飯了沒」、「在讀書嗎」一些無關緊要的話語,反正也是無聊,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她,直到對方說她讀了妳推薦的陳雪小說,還找了改編成電影的《蝴蝶》來看,於是妳第一次下定決心要和虛擬世界中的人見面。

妳們約在學校的咖啡廳,時間已到,左顧右盼卻找不到任何可能是 T 的身影,撥了電話過去以後,妳甚至以為打錯了,T 該會有這麼細軟的聲音嗎?妳暗自驚呼甚至喜歡這樣的反差,然而一抬頭那個拿著話筒的女孩站在妳面前,是一個妝容精緻的美艷婆,怎麼樣也跟帥 T 的性別身分搭不上邊,妳看著她瞠目結舌了好半晌。

吃飯的時候,美艷婆連連道歉,「我是一個只愛婆的婆」,她真摯的告解。然而交友軟體 T 找婆、婆找 T 已是經典不敗的定律,美艷婆只好出此下策假扮為 T。美艷婆年紀其實還很小,卻已有過傷心的戀情,她的婆總是嫌棄她不夠陽剛,還有婆投向男人懷抱的悲情敘事,對於初次見面的妳娓娓道來那些不得揭開的破碎記憶,似乎妳是她唯一的樹洞,妳也以秘密交換秘密,揮手道別時好似妳們也產生了相互憐惜的共感。

然而有的時候妳更寧願錯過。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妳走進一間餐廳,方圓幾公尺處蕾達響起,果不其然有個中性女孩正訥訥地聽著朋友聊天,妳挑了一個能夠看見她側臉的座位,想確認大頭照牆上是否有她的身影,心裡盤算著妳們開場的幾種可能,要若無其事地走去她的桌子借番茄醬呢,還是用隨身攜帶的可愛紙條囑託店員轉交給她,老套卻管用。

忽然她轉過頭來,正臉朝著妳的方向,一雙眼睛對上一雙眼睛,頓時妳感到五雷轟頂,怎麼可能呢在這樣一個異地,一瞬間久遠的畫面硬生生地扯了出來,告訴自己只是相似的人,怎麼可以要命的相似,睫毛眼尾話語的頻率。餐廳裡喧鬧的人聲彷彿被真空抽離,只要她隨便一句話妳便要潰堤,從來妳一直記得她拒絕的姿態,餐桌上朋友們對妳聊的天頓失意義只剩一開一合的嘴型像無聲黑白電影,一種悲不可抑的狼狽襲了上來,只剩落荒而逃毫無他法,下一秒才知覺自己早已鎖進廁所抱頭痛哭,再遲一點就要在人群中窒息地榨出淚來。

怎麼會活成這樣呢,這樣一個亂七八糟的人生,是愛的實驗嗎並不,誰又何嘗不想認真。人不應該倚靠片刻的燦爛獨活,然而不再聯絡的人又狠狠劃上鮮紅的一筆,生命中的封鎖名單只會隨著年歲逐漸拉長永不回頭。

妳想著再也不要為了下一個女人傷心。然而今天立誓,明天毀約。向生命中的大魔王擺一擺手,下一秒鐘繼續在一個接一個的聊天視窗裡浮沉,誰叫這世上有太多女人那麼美呢?

更多女人與女人的故事

〉〉【拉子閣樓】從神身旁帶走潮濕深夜的阿洛

〉〉【拉子閣樓】妮可,身上的氣味來自玫瑰

〉〉最寂寞的一次做愛:關於 T 的銅牆鐵壁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23f026f8dd85a9a3
蕾絲邊女孩
Dec 03,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