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子閣樓】妮可,身上的氣味來自玫瑰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是那麼的不可捉摸。讀完褐鼠波本筆下的玫瑰少年小鞠故事後,下一個為你帶來的主角是:擁有玫瑰氣味的妮可。(延伸閱讀:女人寂寞的從不是身體,而是心

【拉子閣樓】妮可,身上的氣味來自玫瑰

photo credit:Let's call it a day via photopin (license)

06

妮可今天和昨日一樣,需要準備一頓晚餐。

她推開老舊的花園窄門──吱嘎一聲,驚動了圍牆藤蔓上棲息的隻鳥。鳥振翅飛離,將逐漸枯黃的葉子拍落在她髮頂。窄門在她身後自動被關上,妮可提著從早市買回來的食物,穿越了花園中那條羊腸小徑。因為從未修剪而過於茂盛的枝葉,遮住了本應溫和的秋陽,成為一小塊一小塊細碎的金色拼圖,失散在夏末凋萎的玫瑰花叢中。

在別人眼裡,妮可擁有一個可愛的家。她擁有一座老舊的花園、一個溫馨的小廚房、一張美好的餐桌,和一個溫柔體貼,金髮碧眼的丈夫。他們住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鎮,鄰居間彼此親切但有禮,保持著一個令人舒適的距離。妮可的丈夫在小鎮的學校裡從事教職,生活規律,下班以後他吃妮可做的晚飯,晚上他們會去附近散步,看月光在樹梢間移動,然後返家,一起入眠。他們沒有要孩子。

妮可總是穿著一襲貼身的旗袍,勾勒出身體凹凸有致的曲線。她的頭髮總是以金釵盤成一個髻,輕輕綻放一個溫婉的微笑,彷彿世界在她的手心裡變成一個完整的圓。在這個充滿白人的小鎮裡,她確實是一個很突出的存在,在這個自由的國度裡,妮可依舊保有來自家鄉的生活方式,但也因為她的溫雅,這些好奇或者戲謔的眼神從來沒有傷到她。

今天的妮可和往日一樣,先將白米淘洗乾淨,放入電子鍋;接著,拿出新鮮的肉和蔬菜,以及還沾有塵土的馬鈴薯,開始刷洗表面的髒污。她的手指輕輕滑過肌理分明的肉,溫涼的觸感讓她的毛孔緊縮起來,她將肉拿到水下清洗,然後用刀沿著方才觸摸過的肌理劃開,將之分解成一小塊一小塊,可供入口的大小。將食材都整理完畢以後,她將它們置入燉鍋中,轉了小火,讓它們的汁液緩慢地融合在一起。這樣的料理足以給她一個漫漫的下午,讓她無須煩憂其他的步驟。

她拋下她的廚房,上樓進了房間。他們的房間有一股玫瑰的清香,是妮可身上的氣味,丈夫總是笑著說,這讓夜晚有了可以依循的方向。她先進了浴室,將身體仔細的洗滌乾淨,玫瑰香的沐浴乳在她身上浸潤出美好的氣息,她搓揉出白色的細軟的泡泡,遮蓋住自己的身體,然後再用熱水將之沖刷,露出自己赤裸的肌膚。妮可用大浴巾包裹自己,從浴室走出來,拉上窗簾,阻隔外面的日光,然後將自己放置在柔軟的雙人床中央。

秋日下午的時光就在這個時候沉靜下來。透著一點微光的陰暗中,妮可包裹在浴巾裡,想像是那一個年少時未曾謀面的人在包覆自己,是一雙纖細的手,正在後方環抱自己,並將自己納入她的胸懷。她伸出手,輕輕地解開那條浴巾,凝視那條浴巾落到身體兩側,有些猶疑地往胸前探去,開始撫摸那一雙小巧的乳房。

她顫抖的手指輕輕地撥弄著胸前凸起的兩點,指尖輕捻旋轉著,感受尖端逐漸脹紅堅硬,一如她發漲濡濕的慾望,正在等待碰觸和撩撥。那樣的慾望十分陌生,好像塵封已久的花園,因有人探訪,而將最美的呻吟都綻放。她的大腿彼此摩娑,刺激著那柔軟的一點,浴巾的粗糙承接那些如浪的潮濕,手指往下探進,是溫暖濕熱、未經開發的秘密之地。那樣的深入,有一點痛,直指胸腔裡某一塊缺失的部位,比方說心臟。

慾望瀕臨高潮時她總看見一片老舊的祕密花園,漫天漫地的藤蘿草撒網蓋來,雜念應運而生。園內抑鬱蒼涼,不見天日,小橋人家,沒有流水,任憑她鎮日漫步,也遍尋不著一枝花。窗外雨水淅瀝而下,野貓的剪影走過窗緣,常常她回神時,天際線內的灰色陽光已經開滿整座濕潤小鎮。

妮可一動也不動地躺著,側頭凝視窗外遲來的雨季。她回憶起在更年少前,她曾經是一個人的青春裡依循的指南針,也曾經擁有過一個漂亮堅強的玫瑰少女。她們曾經編織過一個很美好的生活,和現在的她的生活非常相似,只是身邊的人不再是那一個少女,她的身上也不再有那一個人可以放棄一切追尋而來的方向。

今天的晚餐是再平常也不過的馬鈴薯燉肉和白米飯。餐桌上有一隻花瓶,裡面插了花園中採來的白色玫瑰。除了那些玫瑰花叢,妮可從來不照料其他的植物,任他們漫天生長,一直到遮蔽整片天空為止。

與寂寞共處

〉〉越愛越寂寞

〉〉最寂寞的一次做愛:關於 T 的銅牆鐵壁

〉〉多久沒約自己做愛了?自慰前需要的五個前戲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4b8e82bf021cae41
波本
Sep 17,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