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各位看完之前的兩篇上癮選讀我喜歡你在我手裡脹大我喜歡你在我身後進出後,是否還是意猶未盡?臉紅小編今天為你帶來最後一篇選讀,看顧海如何讓白洛因嚐嚐「受」的滋味!(延伸閱讀:怎樣算「第一次」?穿褲子做愛的穆斯林同志

上癮3

顧海將剩下的潤滑油全都倒在了自己的身下,做好了足夠的潤滑,又按住白洛因的腰身,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朝裡送去。

在那一瞬間,白洛因緊閉的雙眼驀地睜開,牙關死咬,呼吸暫停,表情僵硬,只有脖子上跳動的青筋證明他還活著。

顧海剛才也是繃著一口氣,這會兒發現白洛因也沒叫也沒吼的,釋然地笑笑。

「這回相信我了吧?我說不會讓你疼就不會讓你疼。」

白洛因愣了幾秒鐘,豪無徵兆地哀號出聲:「我信你大爺!怎麼不疼?疼死我了!」

顧海頓了頓,一臉的無法置信,「不可能吧?剛才三個手指都進去了,照理說沒問題了啊!」

「三個手指,三個手指⋯⋯」白洛因咬牙切齒地朝身後怒罵:「三個手指管屁用啊?你丫那玩意兒,五個手指都有了。」

顧海挑挑眉,戲謔著問道:「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抱怨我呢?」

白洛因無力地趴在床上,眼睛呆呆地看著床頭上的雕花,不停地鞭撻著自己:活該!不長記性的東西!他說不疼你就信了?

顧海又往前推進去一點兒,白洛因的骨頭攥得咔咔響,實在挺不住了,趴在床上嗚嗚叫喚。

顧海這下不敢動了,身體輕輕趴下,手在白洛因的脖頸處蹭了蹭,柔聲問道:「真疼啊?」

「廢話!」

「那怎麼辦?」

白洛因哭喪著臉嚷嚷,「你給我拿出去!」

顧海無奈,只好往回退了退,結果白洛因更受不了了,崩潰地叫了一聲,「停下!」

「你到底是讓我捅進去還是拔出來?」

白洛因喘了兩口粗氣,無力地說:「你別動了,就那麼待著吧。」

「我待不住。」顧海實話實說,誰到了這會兒還能待住啊?

「待不住也待著!」白洛因下狠心了,「等軟了再拿出去。」

結果,顧海真就這麼待著了,過了一會兒,白洛因非但沒緩過來,反而更難受了。這時顧海拍著他的後背說道:「嘿!好像更大了!」

白洛因的臉都綠了,他今兒是徹底上了賊船了!一瞬間無數情緒湧上心頭,平日裡那一張波瀾不驚的小俊臉這會兒也繃不住了,愁苦萬分地瞧著漆黑的夜,哪裡才是我避風的港灣啊?

顧海被白洛因這副模樣逗樂了,忍不住在他臉上親了兩口,白洛因愛搭不理的,顧海又親了一口,柔聲哄道:「得了,都到這份上了,挺一挺也就過去了,就算疼也是那麼一會兒的事。上次你弄我,開始我也疼,後面還挺舒服的,不騙你。」

白洛因眼睛一亮,「要不著咱們再換過來?」

「別啊,那你不就白疼了麼?」

哎呦喂……白洛因痛苦地用拳頭砸床。

顧海笑著又擠了一些潤滑油上去,緩緩地動了起來,速度極慢,他也難受,白洛因也難受。他盡量給白洛因的前面足夠的刺激,讓他不那麼痛苦。

第一個回合足足用了一分鐘,顧海看了下表,以他的體力,照這個速度,估計一宿都不能完事。

白洛因硬著頭皮說:「你快點兒吧。」

「我怕你疼。」

白洛因已經絕望了,「長痛不如短痛。」

顧海不聽他的,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來,第二次好像沒那麼難了,半分鐘一個來回,第三次更順利了,十秒鐘⋯⋯漸漸的,顧海的速度快了起來。

白洛因的牙齒咬得死死的,疼也不吭聲,到後面不知道是疼麻了還是怎麼的,好像沒有太大的感覺了。他試著把牙關鬆開,舒緩了一口氣,好像真的不怎麼疼了,扭頭看一眼,顧海閉著眼,享受的表情羨煞旁人。白洛因冷哼一聲,你甭美,早晚還有你受罪的那一天。

顧海已經徹底淪陷在了白洛因緊窒的甬道內,意識一片荒蕪,回想起自己奮鬥的路程,有艱辛有挫折,可真到了這一刻,什麼都值得了。太舒服了,太緊了,太熱了,爽得他都想爆粗口了。

顧海猛地頂了一下,白洛因原本放鬆下來的表情再次扭曲,手摳住床沿,哀道:「好疼⋯⋯」

顧海睜開眼,仔細觀察著白洛因的臉,手輕撫著他的額頭,「你仔細感受一下,真的是疼麼?」說罷,又狠狠地頂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