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海洛因」CP (Couple)先前在中國、台灣蔚為風潮,看到白洛因、顧海這對來自中國 BL 耽美劇《上癮》的「好基友」讓許多腐女不能自拔,不禁好奇究竟這對 CP 有什麼魔力?與其猜測,不如實際來看看吧!(回顧上篇:《上癮》選讀:我喜歡你在我手裡脹大

上癮

開學日期臨近,兩個人貓在家裡正式不出門了,每天對著厚厚的幾疊卷子發愁。答案很噁心,只給了一個最終結果,老師揚言一定會看過程的。

兩個人分工,一人做一半。

白花花的卷子鋪得滿床都是,旁邊有兩個嶄新的書桌,自買回來之後總共沒用過三次,大部分作業時間都在床上膩歪。

白洛因趴在床上,手背支著下巴,一邊看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一邊打哈欠,哈喇子 [註1] 都快滴到紙上了。

顧海瞅了他一眼,心疼地說:「你要睏了就睡吧,剩下的這幾張都歸我寫。」

白洛因搖了搖頭,又拍了拍身邊的位置,「趴過來。」

「幹嘛?」顧海扭頭看向白洛因。

白洛因不耐煩,「讓你趴過來你就趴過來。」

顧海帶著疑惑的目光,按照白洛因的要求趴了過去。

結果,白洛因把頭枕在了顧海的屁股上。

敢情是拿我屁股當枕頭,顧海似笑非笑地看了白洛因一眼,瞧見他那一副舒坦的模樣,忍不住問:「那不是有枕頭麼⋯⋯你怎麼不躺枕頭上?」

「枕頭不是沒你的屁股軟乎麼。」白洛因說著說著自己樂了起來。

「你瞧你那傻樣兒⋯⋯」顧海寵溺地回頭看著白洛因,看他躺在自己身上,認真做題的模樣,心裡癢癢的,還撓不到。

過了一會兒,白洛因感覺到旁邊某個人注意力不集中了,凌厲的目光掃過去,警告了一句,「趕緊幹正事。」

顧海把頭轉過去沒一會兒,又轉了回來,「我這麼趴著有點兒累了。」

白洛因很體諒的把自己的腦袋挪開了。

顧海清了清嗓子,厚著臉皮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剛才你在我身上躺了半天,這會兒是不是該輪到我躺你屁股上了?」

「不給躺。」白洛因斷然回絕。

「憑啥不給躺?」顧海炸毛了,「我都讓你躺了,你憑啥不給我躺?」

「你給我躺那是你樂意的。」

顧海顧自運了兩口氣,濃黑的眸子裡突然冒出兩簇暗紅色的火焰,一點點地向外蔓延。他的手在床單上輕輕敲了幾下,猛地一頓,如同一隻野虎朝白洛因撲了過去。

白洛因立刻用防狼的眼神把自己武裝了起來,冷語警告道:「顧海,你丫最好安分一點兒,咱倆沒多少時間了,你這一鬧,指不定又得折騰到幾點。」

顧海就三個字,「我樂意。」說完就親了上去,舔耳朵,揉撚胸口,解褲子,動作一氣呵成⋯⋯等兩條筆直的長腿露出來的時候,那腿間的小內褲已經撐起個小山丘了。

顧海發現了,白洛因就是典型的悶騷男,嘴硬身子軟,每次都裝得正經人似的,結果一旦弄幾下,感覺來得比誰都快。

一個多月沒碰小因子了,顧海著實有點兒想,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耐心溫柔地親吻著,舌頭將白色的內褲弄濕,隱隱約約透出來的色澤讓顧海喉嚨發緊,他用嘴自上而下地勾勒著它的形狀,直到翹起的軟頭已經在內褲邊緣若隱若現。

白洛因很舒服也很急迫,總是隔著這麼一層布料,終究搔不到裡面的癢處。

「想讓我直接舔麼?」顧海語言粗俗直接,「那你就自個拿出來,放到我嘴邊。」

白洛因惡狠狠地瞪著顧海,終究撂不下那個面子,沉悶地回了句,「你趕緊著。」

顧海偏不,就這麼用舌頭在內褲外邊耗著,眼睛色情地盯著裸露在內褲邊緣的軟頭,手指伸到了中間的冠狀溝處,輕輕搔刮了兩下。

白洛因腰部抖了抖,呼吸粗重急促,臉都憋紅了。低頭看了顧海一眼,他還在不依不饒地盯著自己,舌頭魅惑地在嘴角舔了兩下,赤裸裸的勾引。

白洛因受不了了,掏出自己的那活兒,猛地將顧海的腦袋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