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在一個星期週間,小編最喜歡週五夜晚。當所有例行公事暫時不必給出答案,你暫時不必為誰負責、不必在乎眼前或美好或悲慘的生活;而就算你沒得真的放假,你還是忍不住慵懶起來。你的慵懶讓城市柔媚起來。(不如先過過乾癮:如果妳也做過一個關於慾望城市的夢

於是忍不住想邀請妳你妳一起來場屬於女人的私密對話。

今天想聊聊好姊妹 S,典型的食色女子。可是也不那麼典型。她已經單身一段日子,日子總沒閒過;只是雖然不甘寂寞,膽子卻小了點,總是一邊猶豫一邊淪陷著。今晚接到她的電話,約會地點在大安森林公園旁的婦產科。吼,又來,沒創意。

sex

每次和 S 見面,不是約在婦產科,就是中醫院。

「這次又是什麼問題?」我問她。

「好像又是尿道發炎!當女生真的很不公平。」S講話的時候,字跟字之間都是黏在一塊,聲音柔柔綿綿的,很像有一個又軟又暖的口,隨時要把你吸進去,再輕輕慢慢的捏揉。

你可以想像,她就是那種有長一點肉,白白嫩嫩、雙頰總是紅潤的女生。站著或者躺著都很美好。

S 知道自己算是情愛市場裡的佼佼者,很少人不愛她;很少人捨得不去愛她。

「欸,妳看,這是我表哥的未婚妻。」S 突然開啟這個話題,一邊指著手機裡的照片。接著又繼續說「妳覺得她漂亮嗎?我表哥其實沒有很愛她。」

「妳又知道?那他們幹嘛結婚?」

「因為交往很久了啊,就覺得也沒有哪裡不和,所以接下去好像也只能結婚。」S 說,表哥不知道跟誰講,所以都找她訴苦:「我見過他的未婚妻,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不過她還不夠瞭解他。我覺得他們不應該結婚。我表哥條件很好喔,他是醫生,然後......」

S 繼續看著她未來表嫂的照片一邊低語,一臉不太開心的樣子。

「到底怎樣?反正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啊,又不關妳的事。」我說。

「欸,......」S 突然臉紅起來,繼續說:「其實,我有跟我表哥那個過。」

「蛤?!真假?」哇靠,連表哥都可以聊心事聊到床上去。

sex

「對啊,現在看到他們,都會覺得有點怪怪的。」S 繼續說:「可是你知道嗎?在日本表哥跟表妹是可以結婚的耶。」S 開始設想替自己找退路;但好像也並不是真的很在乎的樣子。

S 經常這樣。和有女友的男人做愛、和朋友的男友做愛、和有老婆的人做愛......;她常常說,自己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她的內心像是一個無底洞口,張牙舞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妳會以為她縱橫情場,並且毫髮無傷。可她也不完全是。(同場加映:當她走進每一個男人的房間

S 不過是比別人都懂得情愛市場它譁眾取寵的本質。

在這些關係裡,她總是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她也不怎麼認得的男人,一點一點扒光她的衣服,然後再毫無防備地坦承自己;這種時候,她心裡會感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