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臉紅紅今年的第一場實體活動「情慾閱讀工作坊」,來參與的貓女貓男們寫下屬於他們的惡女情慾日記。惡女們在這個城市裡游走,經過一個又一個陌生的軀體;惡女胃口好,眼盯著男人膨脹的下體、吸取他們淋漓的汗液,讓一切濕潤的燒乾燒盡,她仍張著嘴,像隻無法被填飽的餓女。(同場加映:情慾文學:我只是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

sex

我已經忘記那個男人的名字,只記得是在歡淫縱情的場所裡常聽見的稱呼,很有可能是 Nick、Henry 或者 Kevin……

他們會在都市裡最擁擠的夜店遇見我,然後 Nick、Henry 或者 Kevin,和我正面迎擊,摟著我的腰,讓我柔軟的胸脯貼上他們,有時則偷偷摸摸來到我背後,用半軟的陽具摩蹭我的屁股。(臉紅推薦:單身情慾日記:我獨自面對漲挺的慾望,在深夜裡徘徊

那晚我答應他的邀約。在餐廳裡,他十分訝異身材嬌小的我,能一個人喀掉整塊牛排,甚至嘲笑我吃相粗魯,說我渾圓飽滿、擦著櫻桃色口紅的雙唇,嘴邊卻沾著黑色醬汁,樣子看起來非常貪婪。

他怎麼知道,那晚我確實餓著了。一進到房間,我扯開他的皮帶,伸手套弄他的下體,吻著的嘴唇往下游移,低撫過胸膛。脫下褲子後,我放慢手的動作,仔細端詳 ── 倘若運氣差,碰到賣相不佳的時候,我仍然會將嘴湊上去,嘗個究竟,只因為那張貪婪的嘴。

我跨坐到他身上,讓陰戶將他整個包覆,他發出呻吟,並舉起雙手搓揉我的胸部,我扭腰擺臀,有意無意瑟縮的穴,緊緊夾住男人的肉棒;這時他一貫地皺著眉頭,從喉嚨裡吐出低吟,我俯身下去,呼出的鼻息輕輕落在他耳邊......

待他射出、癱軟,倒頭大睡,我轉身進浴室,清理黏膩的下體;在收拾之後,離開不需要溫存的房間。

女人,享受屬於妳的情慾世界

〉〉床上男女不平等?當個床上的大女人!

〉〉沒有愛之後,我更能擁抱「性」

〉〉玩咖的獵物:愛是假的,慾望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