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講到煽情撩人的情慾閱讀,小編特別鍾愛含有「惡女」角色的文本。從無邊想像的文字,感受到女人情慾流蕩的任何可能;此時此刻,任何的道德準則都被排除在外,我們就像進到一個自由法規的世界裡,盡情的浪淫、用力的虛度精力與感情。這麼美好的體驗,怎麼能輕易捨棄呢?(精彩回顧:女人「很想要」又怎樣?專訪周芷萱:「社會要接納性別與情慾的更多可能」

今年春天,臉紅紅就要邀請貓女貓男們來場搔癢難耐的深夜聚會–––從經典文學《金瓶梅》修惡女情色學分!在你忍不住按下報名鍵與我們相遇之前,先跟著臉紅小編從《金瓶梅》中「惡女」潘金蓮開始搔首弄姿吧!

sex

說到潘金蓮,你可能會想到她是一個外貌出眾、姿態皎好、妖豔淫蕩又心狠手辣的女人形象。在文本裡她雖然只活到 32 歲,但她短暫的人生卻一點也不低調!潘金蓮作為名符其實的「惡女」代表;這樣的「惡」,是源自於什麼呢?

惡狀第一條:婦女私通

潘金蓮共有兩任夫婿,但發生過關係的男人當然不只兩個。在嫁給第一任丈夫武大郎時,她不嫌對方又醜又矮,只抱怨這個男人「像個木頭一樣」,在床事上不殷勤主動,每每讓潘金蓮情慾難耐:

「普天之下,男人有得是,為什麼將奴嫁與這樣一個不爭氣的?每日牽著不走,打著倒退。回家來除了酒就是睡,推他不醒,摸他不動,好像一截死木頭。」

於是,潘金蓮開始勾搭外頭的男人,背著武大郎狂妄地偷情,直到勾搭上西門慶後,甚至下藥殺死丈夫,嫁入西家。這也難怪潘金蓮備受唾罵,為了滿足私慾不惜毒害老公,惡女形象由此根深。到這裡,潘金蓮當然還精力無限。在嫁給西門慶後,一旦「今晚沒事可做」,她便會感到孤獨難耐,而與私女婿勾當。(臉紅反思:公車、香爐、破麻?從污名化名詞看社會的「聖女」情結

不過,潘金蓮這般心狠手辣、縱慾無度卻也讓小編讀來心癢癢的:當女人如此蔑視倫理道德,觸怒了父權大眾,粉碎的良家婦女形象更渲染了社會的焦慮。(延伸閱讀:女人,妳的性和情慾是由自己決定嗎?

惡狀第二條:荒淫無度

潘金蓮有很強盛的肉慾需求,而她又多才多藝,擅詩詞賦曲、琵琶彈唱,每每讓男人垂延三尺。也難怪文本形容她「枕邊風月,比娼婦尤甚」,不難猜想,潘金蓮極其獲得西門慶的寵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