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印,印在心口上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夜涼如水,微風撲面,男子獨自踏影而行,街邊喧囂、行人雜談和偶爾搔入鼻腔的香水味彷彿都與他無關。

行經一間名為「vague」的 piano bar,隱約可以聽見裡頭傳出輕柔的音樂,男子抬頭瞧了瞧,自語一句:「曖昧嗎?」逕自推開了厚重的大門。

美酒、香水夾雜著幾縷菸香,配上悅耳的輕音樂,構成這間酒吧的主弦律。

昏暗的燈光偶爾映過他的臉頰,在這間裝潢皆是藍灰冷調的酒吧中,添上了一筆溫暖。沒有想像中的嘈雜,人群三三兩兩而坐。

男子走到了吧檯前的高腳椅坐下。

調酒師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英俊的臉龐帶點痞氣,語氣略帶輕挑地道:「先生,請問需要點些什麼?」並遞上盛著咖啡渣的菸灰缸和菜單。

男子點了根菸,道:「有什麼推薦?今天想喝厚的。」

調酒師沒有說話,直接低頭調酒,不時玩些老套的花式調酒。

「本店特調,『失戀者』。」酒杯撞在桌子上,發出輕響。

男子抬頭看了他一眼,也沒有多說什麼。

整杯酒呈現幽藍之色,輕沾入口,一股嗆人的熱流從喉頭鑽了進去,一入胃後又逆衝而上,毫無準備的男子一時間有些狼狽。

「很辣吧?失戀的人是該刺激刺激,免得失了生氣。」一個低沉的女聲。

男子轉過頭來,似笑非笑道:「妳又知道我失戀了?」

女子剪了個短髮,俏麗而活潑,五官精緻立體,眼角的小淚痣更有畫龍點睛之效。活潑的打扮和她低沉磁性的嗓音不大相符,但又和她語氣的靈動頗為搭調。

「看你那死人臉,誰看不出來?」

「呵呵。」

雙唇相接,激情的香舌猛地入侵口腔,男子處於將醒未醒,下意識回應對方,兩條舌頭在酒精的催化下,緊緊糾纏。

良久,唇分。一絲唾線相黏著兩人嘴唇。

她火熱的纖手將他的皮帶扯開,動作俐落。

男子早已意亂情迷,雙手探入衣內,攀上了那柔嫩飽滿的雪白,輕揉重撫,令她不禁呻吟出聲,磁性而醉人。

她的小手倏然緊握他的堅挺,觸之滾燙而堅硬,俏臉通紅,不知是羞澀還是醉酒,小手漸漸開始有序、帶點力度的抽動。

男子輕聲倒吸口氣,舒爽至極。

她解開了他的襯衫,紅唇吻上他的胸上,輕咬微扯,雙手也不忘繼續動作。

男子緩慢地進攻她腹部以下,接觸到了一團頑皮的小草,他隨即輕觸森林小溪間的柔軟圓豆,指尖一熱,一小股暖流打在他指上。

「嗯……」她禁不住嬌嗔,將男子推開,迅速埋首向下

男子發出了舒服的喘息,他被一處溫熱潮濕所包覆,靈巧的香舌快速的舔弄著、吸吮著。

男子翻身,挺身而入。那是一種昇華、接近人的本源的人間極樂。

他開始無序的抽插,兩人肢體緊緊糾纏,她發出了醉人的輕吟,兩人瘋狂地吻在一起,彷彿要融化了一般。

他稍稍放慢速度,她心底暗暗慶幸有了喘息之機,他卻毫無預警地將她連身抱起,讓她的雙腿盤在自己腰間,雙手護住她的背,開始快速挺動。

「啊、啊……嗯──」女子低沉的嗓音充滿了愉悅的瘋狂,更為此時氣氛增色。

也不知過了多久,男子喘息著進入最後的衝刺──

「呼──」

「嗯──」

兩人同時到達了極樂顛峰。

「滴答……滴滴答……」

密集的雨聲吵醒了熟睡中的男子。

香風依舊,佳人已經離去。

他佇立窗前,驀然回首,卻發現桌上放著一張便條:「早,我走了。我記下你的號碼了,有空就到 Vague 吧,漫漫長夜,有個人陪也是不錯呢!」末尾,還留下了一個鮮紅的唇印。

那唇印,不只印在紙上,也印在心上。

是夜,我們偶遇然後交纏

無法呼吸的炙熱3P邀請

情慾掮客

沒有過夜的一夜情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6c15487de53702e8
烏龍青
Jun 19,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