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波本的新篇章【拉子札記】,一樣溫柔酸澀的文字咬著你的心臟,卻又甘心痛著看下去,體會愛情疼痛美好的本質。

她對她來說是萬千眼色裡難得的風景,她對她來說是願意淋場大雨只為曾相遇的流星

看波本如何愛著那在遊走她心臟邊緣的人,只是看著,卻不敢開口說愛的難挨。

01

親愛的,如果要還原一個最美好的場景,那麼我會選擇我和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的身體和話語對彼此都是陌生的荒域,因為寒冷和雨天,我們始終沒有看到流星雨,但是我們依舊看著彼此的眼睛說話。

下山時,妳將雨衣讓給我穿,然後我凝視妳低垂的眼睫,凝視妳修長的手指幫我扣上雨衣扣子。

就在那一個瞬間,我想起張懸唱的那一句,「聊遍了所有萬千的臉色/還是在等一瞬間的心動」妳小鹿般的眼睛那麼明亮,我覺得,這就是愛女生的人,能遇見的最美好的風景。

然而,我們終於再也不需要問兩個女生可不可以做愛。我們和不同人做過愛,棲息過不同的床鋪、在夜晚的時候嗅聞不同氣息的被褥,女生與女生的做愛不一定是每一次都很舒服的,有的時候會痛,有的時候不得要領,有的時候我會害怕被進入。

但是,和妳在一起以後,我喜歡和妳做愛,和妳做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只有那個時候,我覺得妳可能是愛我的,因為妳只看著我,妳只感覺著我,而我也只聆聽妳的聲音,伸手摟住妳的身體,讓妳進入我,讓妳只能聽見我的呻吟。

我不知道我們一起過冬以後,還會不會擁有下一個夏天。我知道輕諾不如不諾,妳是不說的,但是或許有承諾的時候,在無邊際的日子裡,比較能有依循的方向。

親愛的,在那片幽微的黑暗裡,在妳俯下身吻我之前,我聽見妳的心跳聲。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一個多麼好的人,也明白兩個女生在一起很困難,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我們的以後會如何:不知道妳是否會願意在路上牽我的手走過漫漫長路;不知道妳是否願意凝視我的眼睛和我說話,在我們一起的時光中,我們只有彼此,我們什麼都說,什麼都不需要隱藏;不知道妳是否願意將我放在妳的日子裡,誠如我想在我的生命中將妳放進心臟邊緣的位置;如果妳一直是我的海洋,那麼我願意為妳耽溺。

可是,當我在那個荒僻的小徑向妳伸出手,而妳搖頭的時候,我其實知道自己聽見有某部分碎裂的聲音。那和對錯無關,和這個世界都無關,妳始終沒有帶我去看海,在那張偌大的雙人床上,妳也沒有看我。

那是傷心的吧,但是沒辦法和妳說明白,所以我不敢對妳說我愛妳,這個情人節,疼痛又荒涼,和妳,和妳的手心,和那件雨衣,我記著一輩子。

閣樓裡的愛

〉〉【拉子閣樓】妮可,身上的氣味來自玫瑰

〉〉【拉子閣樓】離開她之後,接受平凡的 G

〉〉【拉子閣樓】陳曼,你的身上有我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