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作者波本的臉紅紅連載「拉子閣樓」系列,每次書寫都招喚一種情慾形狀,她的字彷彿是溫柔的手,撫慰妳身體的顫抖與不安,世界如此大,總會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上一篇回顧:【拉子閣樓】夭夭,那或許是愛情

矢車菊的花瓣熬煮成神祕的紫色; 藍莓可以輾壓為深邃的藍; 梔子花是一種鮮豔的黃; 薑黃則能染為偏橘的橙黃; 蒲公英的根部有棕色的遺跡; 覆盆子是初綻的粉紅色; 玫瑰花瓣擁有紅色的汁液; 菠菜承載綠色的呼吸……

因為陳曼的預約,米爾的閣樓裡飄散著一股植物的氣味。為了迎接陳曼,她甚至打開塵封已久的窗,嵌在屋頂傾斜的邊緣,讓日光毫無保留的照映在浸泡或曝曬的植物上。日光的粒子飄散在閣樓的房間裡,米爾便索性將閣樓夾層自己床上的那條棉被拿來曬,蓬鬆的、溫暖的氣息便在夜間被她帶回柔軟的床舖上。

細切、研磨、輾壓、浸泡、燉煮,這一個禮拜以來,米爾重複著這樣的動作,將宇宙所需的顏色一一調配,裝好,密封進小罐子裡,排在櫃子上。她的手指染上不同的顏色,自成一個色彩繽紛的遊樂園。然而,這一切都是前置作業,她的樂園是為了形塑更燦爛的宇宙而來,為了一份敬重,米爾將每一滴染料都妥善保管,等待它們的主人出現。

陳曼來了,在一個乾淨的夏日下午,穿著一襲白色的洋裝,腹部微微隆起,黑髮分綁為兩條辮子,乖巧地垂在肩膀附近。她的臉上不染胭脂,皮膚透著淡淡的紅潤,笑容純淨,彷彿歲月不曾在她臉上經過。

很多年過去了,她還是米爾覺得可愛的女生類型──米爾記得,當年高中畢業典禮的時候,陳曼將她拉過去,在陳爸爸的相機前定格站好,陳曼燦爛的笑容旁邊,是自己錯愕的嘴角,然後兩人分離,從此沒有再見面。

接到陳曼的臉書訊息時,米爾還以為,像陳曼這樣不適合陰影的女孩,應該會有最美好單純的一生。(青春期,被遺忘的感官記憶

陳曼說,她結婚了,已經懷孕,但是,她愛上了一個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