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 M 小编说:

古人的私情书房是脸红 M 小编新推出的专题。古代人很保守吗?他们调情吗?色诱吗?性幻想吗?从流传下来的史书、奏章、文学作品中,其实保留许多让人遐想的空间。让脸红小编带你一起偷窥古人充满私情话欲的隐密书房。

上一回,带领读者一同旁观了《牡丹亭》中杜丽娘和柳梦梅激情四射的野外第一次;这一次,我们穿越数百年,抵达慈禧太后的寝宫,参与太后与英国男爵之间禁忌的跨国恋曲。

CCR,意指 Cross Cuture Romance ,跨文化恋情,在国际化的当代已经不稀奇。但在消息闭塞、外国人还被称为“鬼子”的清朝晚期,在宫廷之中还能发生一段跨越国籍的恋曲,就相当稀奇了。慈禧太后相传有过许多情人,其中一位就是来自英国的男爵埃德蒙・巴克思。

太后斜倚在内室里的卧榻上,手上的护甲微微敲击着扶手。六年后,她被称为慈禧太后,而现在,她是大清的老佛爷,唯一而至高的主宰。门外雁翅般一溜站着两排宫女,却一声咳嗽不闻。轻盈而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过来,李莲英在外头问了一声,就有宫女上前去打起帘子。

“娘娘,巴克思男爵求见。”李莲英凑近前来,低声说。

“宣。”太后微微掀唇,只有比李莲英更靠近时才能感觉到到,她微微颤抖的双唇漾动的渴望。

woman

远远地,“宣”字一声声接力传了出去。帘子再度掀起,为昏暗的内室卷一片斑斓光影。高大的男子微躬着背走了进来,让宽阔的内室立刻变得狭窄。不同于从前太后见过那些拱肩缩背步伐小小却快速迈步的臣子,这个男人几步就走到她面前,坦然直起腰背,一双湛蓝的眼睛盯着她,向她问安。

太后感到自己被冒犯,那眼神登堂入室直直侵入,她微撇开头去,说了声:“免。”

巴克思微笑,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面见太后。过去他已经因为献上在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时失落的国宝,而获得几次太后的当面嘉奖。这一次他为何而来,他和太后都清楚。

面前的女人已经不年轻了。巴克思貌似恭谨但其实肆无忌惮地用眼神舔吻太后的轮廓。微微上挑的凤眼,威严而凌厉,眼角微微有着细纹,而脸颊也微微的松弛,却更赋予她一种端严而成熟的美态。

她身上穿着合身的旗袍,直筒的腰身其实看不出曲线,却因为她随意倚在引枕的姿态,莫名地有了一股风情。

太后作势用杯盖微微扫开茶叶,眼睑下敛,眼神从睫毛下方窥视。巴克思入境随俗,已经换上了马褂。听下头人报上来,说巴克思到衣铺去指名要买最宽大的一款。太后的眼神扫过他贯起的胸膛和几乎可以听见缝线绷紧声音的臂膀处,又不禁想起他刚刚撩起外袍向她单膝下跪请安的画面,袍服翻飞间他甚至因为下裤也太紧而有些不灵活

太后立刻打消了命宫人为他订制衣裳的主意。

“赐坐。”太后镇定地说。站在她左右两侧的大宫女和李莲英立刻像是得到讯号一般下去了,屋外的宫人也都跟着退下。巴克思于是无视太后示意让他坐的下首椅子,一欺身挤上太后的卧榻。

“谢——娘——娘——”他靠着太后的耳边说,一字一字拉得很长,腔调还不太稳,反而格外回转,像在勾人。太后微微一笑,斜睨着巴克思,用护甲划过他脸颊。从上往下看过去,巴克思的五官像刀刻的,深邃而刚硬。

“伺候得好,有赏。”太后语气很清淡,彷佛巴克思要为她照张相或什么,像普通的洋人那样。

“是,臣遵旨。”巴克思爽朗地答应着。搂过太后的腰,从背后解起旗袍上复杂的盘扣。清人衣裳向来是里三层外三层,太后却依然能感受到背后的男人勃发的胸肌。他的手缓缓地在她胸前移动,像在解衣裳,又像在挑逗。她鼻间隐隐有一股味道缭绕,并不香、却也不臭,只是让她胸口的火焰越烧越旺。

巴克思一手握住太后的腰,一手解开她的衣襟,这个全大清最尊贵的女人被掌握在他的手上。他感觉到无比的亢奋。英国的炮舰第一次叩响清廷的海岸时,他没有赶上,但他已经能想像这古老、典雅、又温柔的东方帝国,在自己坚挺的炮台前柔顺又无助地敞开身体。那一刻,大英的国旗缓缓升起,被海风吹拂,使柔软的帆布无比地刚硬。热流汇聚到身下,他彷佛是船舱下负责攻击的炮兵,感受着大炮缓缓抬起瞄准,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攻击。

kiss

巴克思的身体贴上她时,她忍不住喘了一口气。男人的身体多毛而粗糙,她彷佛全身被刷洗那样,新鲜的触感稍稍舒缓她的心底的火。她的手抚上他的手臂,像她千百次梦境里想像那样,壮硕粗犷而充满力量。她深深嗅吸一口他的气味,像人家说的海风,微咸。她的手抚过他及肩的金黄色头发,像抚弄御苑里的珍奇野兽。

她从第一次见到巴克思,就想征服这个男人。像千古帝王所渴望的那样,饮最醇的酒、驯服最烈的马,享受最美的人。

在巴克思惊愕地注视下,太后挺起身子,反过来将巴克思压在身下。繁重的大拉翅在巴克思进门前早已拆下,她不会让不必要的装饰阻扰她的盛宴。她的权势就是浑然天成的美丽,自然会让这异国的男人意乱情迷。

她保养得宜的乌黑长发散落下来,旗袍搭在身上,露出抹胸的系带。她的装扮该是狼狈的,却莫名骄傲庄严。巴克思仰望着太后,惊异地发现主客已然异位

“伺候得好,有赏。”这句话并不是调情,太后是玩真的。

屏风上映着女人的影子,起起伏伏,时而传来放浪的笑声。

巴克思真有其人,晚年出版《太后与我》详述清宫秘史,以及太后与他的亲密关系。本文采用巴克思觐见太后的原因和两人的私情,但床笫细节全系原创,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爱要怎么做,女人可以说了算

性爱女王说:前戏可不只是为了女人!
主动挑逗他!唤起他内心小野兽的四个方法
三个方法,简单成为诱人又主动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