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輪迴的寂寞!惡名昭彰一輩子,貪的不過你的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提到《金瓶梅》,你心裡的第一個關鍵字會是什麼?亂倫、嫖妓、荒淫無度?一個交雜著男男女女的愛慾故事,它總引起讀者的無限遐想。今年,劇場導演張子健毅然決定將這部經典結合現代舞,改編為一齣充滿想像力的舞劇。不同於過去大眾媒體慣於消費《金瓶梅》的角度,在子健眼裡看來,「那些情啊慾啊不過就是人性;他們和我們並沒有不同。」

於是,這天親自走一趟舞團。季節是冬末春初,空氣還冷颼颼的,夾雜著幾週未停的濕雨。在舞劇彩排現場,潘金蓮初識西門慶,被一瞬點燃的情愫,卻不確定是繾綣糾葛的浪漫愛情,還是紅了眼的,悲慘的權利爭奪之始。在擦肩而過的瞬間,他要的是什麼,她為何而疼痛,一切都變得非常清晰,彷彿你與這些人事並沒有想像中遙遠;看著,心跳厲害起來,撲通撲通的,像是擔心被揭穿什麼一樣不安。

我轉身問導演子健,為什麼選《金瓶梅》?

sex

子健是在新加坡長大的華人,說話時夾帶著微微的口音,偶爾會想不出腦袋裡的那個詞要怎麼用中文表達;但是在對談的過程中,你卻又彷彿可以感覺到他要說的那件事是什麼。

「年輕的時候也讀過《金瓶梅》,當時會覺得西門慶就是好色,潘金蓮就是個大淫婦。但後來等自己也經歷過一些人生後再回頭去看,會發現這是一部好寂寞、好悲哀的作品。」

《金瓶梅》裡每一個角色的行為與思想都不免誇飾;當你想,為什麼武大郎就是如此懦弱、西門慶的荒淫至令人顫抖、潘金蓮又狠毒得超越你的忍受?他們非常極端、從不放棄,一直追、一直追,好像凡事非弄到手不可。

「我認為在這些極端作為的背後,有一個很大的東西,一個(在性上面的)缺陷。所以如果你挖得深一點,會發現那顆心是脆弱的;他們用『性』來補充、來填補那個洞。」

於是,當你撻伐他們的不可理喻,卻能在反覆思量、剝去那層掩飾的外層後,看到他們的內心;而那顆心與你身邊週遭的人心彷彿相差不遠。(同場加映:性愛成癮,不只是因為慾望))

但不幸的,她就是一個女人

於是,我們聊到文本中的靈魂人物「潘金蓮」;當她彷彿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子健卻把這個角色輕輕地撈起,想替她作為女人好好地說句話。

「我覺得她很悲。她不過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在那個時代、在那個社會,假設她是男人的話,他可能就會變成一個很成功的人。但不幸的她就是一個女人,於是就變成一個悲劇人物。(臉紅短評:為什麼浪子回頭有岸,浪女卻注定漂泊?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397231b343c86d00
臉紅小編Shanni
Apr 14,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