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艾姬新書獨家曝光連載中《貓女調教專案》。如果再見到王子,我能讓他好好愛上我嗎?儘管我已經能毫不費力地說出調情的語句,但最難的是,擄獲一個人的心……

今天是個灰濛濛的陰天,雨要下不下地空氣裡帶著悶濕的氣息,令人有些煩躁。想起 3 個月以前我就坐在咖啡廳的這個位子上,見到這個平凡的女孩。這次的個案很有趣,徹頭徹尾的改造如此成功,出乎我的意料,但這究竟是不是好事?

李琳來找我,我沒想到在王子的調教之下她變得這麼美,她一定是個很認真的學生,除了那不知何故有點浮腫的眼睛稍微破壞了她的美,她該不會是哭過了?

「Iris 老師,我要見王子。」她的聲音聽起來堅定又勇敢,她真的變得很不一樣了。

「王子不會見妳的,他還有下一個專案要做。」我真不希望是愛情讓她變得勇敢,王子不應該是她的愛情對象。

「就算他不願意見我,我也要聽到他親口說。」她以有點激動的語氣說。我在心裡嘆了口氣,真是難纏呀……

「專案已經結束了,有什麼事妳跟我說就可以了,我會轉達給他知道,好嗎?」我耐著性子應付她。

王子是我一手訓練出來的王牌導師,我在他身上所投入的時間心力沒有任何人可以比擬,而且王子對我的意義不只是合作夥伴而已,從他踏進我家的那天起,我們的人生就此綁在一起了。

不容許有任何人介入,更不容許有任何人破壞。但李琳倒是第一個在專案結束後非要找到我不可的學生,我甚至訝異於她眼神及語氣所透露出來的堅定。

「王子和妳到底是什麼關係?他的身上有妳名字的刺青……」李琳的神情難掩激動氣憤,我猜她在今天來找我之前應該已經思考過這整件事情。我沒回答她的問題,只把一杯白開水推到她的面前。

「妳控制他,對嗎?王子是妳的搖錢樹?是妳的魁儡?妳怎麼控制他的?催眠?藥物?妳他媽的到底對他做了些什麼?!」李琳的表情泫然欲泣,她對王子認真了吧?我保持沉默,移開目光。

「性愛觀摩課那對男女也是被妳控制的對嗎?那根本不是什麼舒爽迷離的神情,那是失焦渙散的眼神!這整件事怪異得太不可思議了,妳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妳這是犯罪,妳知道嗎?控制王子的人身自由,利用他斂財,對嗎?」李琳的口中噴發出一連串對我的指控。

斂財?我才沒有利用王子斂財,他所做的不過是對我的回饋罷了!我腦海中浮現王子如孩子般的睡顏,出門前我沒有告訴他李琳來找我,他也不需要知道。吃了安眠藥的他側身躺在床上,輕抿的嘴脣,帶著細細鬍渣的下巴,均勻的呼吸聲,發燙的身體才剛剛退了燒,睡得很熟很香甜。沒有人知道,專案結束後,我們都累壞了。

我緩緩地開口:「對,我控制了他,和他們。因為這些人都是社會邊緣人,王子以前還住在育幼院呢!都是我的母親花了很多錢和心力拯救他們的,我利用他們有什麼不對?他的生命等於是我們給他的,我們就是再造父母,他的人生是我幫他創造的。如果沒有妳的出現,他一輩子只能愛我而已。」

我看到李琳震驚得全身顫抖,咬著下脣幾乎說不出話來。我繼續說著:「我看著妳專案記事本的細節,在他每次來見我的時候利用催眠洗掉他部分的記憶,但我知道他在試圖抗拒我的催眠,他以前從來沒有不服從我過,我才要問妳他媽的到底對他做了些什麼?!還讓他吻妳證明自己不是 Gay,可笑至極!」那頁被我撕除的記事本,就是我對李琳的妒恨。

王子為了李琳,破了戒。他不知是忘了我的叮嚀,或是刻意忘記。如果專案裡包含性能量開發課,無論是觀摩或是親密關係練習,都不能和學員接吻,也不能和學員真正進行性器的交合。

在這樣的原則之下,從來沒有出過什麼亂子,王子的控制力在我的嚴密監控之下訓練得非常穩定,我讓他的專業駕馭在自身的慾望之上,唯有這樣才能確保自己不會在課程進行的時候起心動念,才有條件擔任一名合格的貼身導師。但這次李琳的個案,他卻挑戰一直以來的規範,令我既憤怒又傷心。

他回來的時候,沈著一張臉,眼神黯淡,神情疲憊,頭髮凌亂,感覺一夜沒睡。我直覺出了事,但最後的訓練及驗收內容我沒有學員記事本的輔助,不太容易立刻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我只能以催眠藉他的口自己說出來,比平常花費兩倍時間和力氣,結束之後我也精疲力盡。我要趕緊洗掉這些關於李琳的記憶,我的母親過世之後,我好不容易擁有所有掌控權,終於和王子建立起親密的合作夥伴關係,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當他在催眠控制之後,身體在我懷裡忽冷忽熱地發著抖,我心裡一邊湧起憐惜,一邊又感到安心。我擦拭著他額頭上的冷汗,我相信他離不開我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永遠。在我身邊的王子,聰明迷人,他不再是那個在育幼院裡想著自己爹不疼娘不愛身世可憐的孩子,他開始有能力去主導執行每個專案,他能夠幫助更多的人,這就是他的人生價值。當然,因為他投入在我的個案,我也才能繼續建立我自己牢不可破的價值,這是魚幫水、水幫魚,我不認為有誰利用了誰。

然而,此刻李琳的眼中噙著淚水,我明白那是混雜著氣憤與不捨的眼淚,這傻女孩愛上王子了,她不該愛上王子的,無論他有多迷人。

「妳……妳太可惡了!就算王子的人生是妳給他的,但他是個人,是個獨立的個體,並不是妳的所有物!妳把王子交出來,讓我見他,也把那些被妳操控的人釋放出來,否則我馬上向社會大眾告發妳的惡行!」李琳氣憤填膺地這麼說。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我有預感有一天有個女孩將要這樣與我正面對決,要我釋放其他人沒有問題,但王子……他不是我的所有物?但如果我能證明他心甘情願為我所有呢?我怎麼可能會畏懼一個剛從女孩蛻變成女人如此一名女子的挑戰?

我突然覺得這整件事情有趣了起來,或許我可以繼續陪李琳玩下去。我的名字不只是刻印在王子的身體上,我還烙印在他的心底,這件事不是我自己說了算,就讓王子來證明吧!於是,念頭一轉,我有了新的打算。

我深吸一口氣,逐字逐句地說:「王子已經不記得妳了……這樣吧,我讓王子再去妳家 1 個月,我會告訴他有一個進階班的貓女調教專案,如果這 1 個月他想起妳且願意跟妳在一起,我就把自主權還給他,不再干涉他的人生。但如果這 1 個月他對妳沒有感覺,他會再回到我身邊,從此妳不准再干涉我們的事。君子之約,如何?」

「進階班為什麼只有 1 個月,這不公平!他花了 3 個月的時間記得我,為什麼只有 1 個月的時間想起我?」她討價還價。

我忍不住笑了,即使我們現在是敵對的狀態,但她還是個直率可愛的對手。我做了最大的讓步,與其說是想跟她對決挑戰,不如說我也在挑戰自己的能力與能耐。「相信我,若他 1 個月想不起妳,3 個月也是想不起來的。但如果妳堅持,我一樣願意給妳 3 個月的時間,由王子證明沒有任何人能撼動得了我在他心裡的地位,讓妳心服口服!」

「這 3 個月內,他不能再回到妳這裡接受任何催眠,這才是君子之爭。」她不放心地補上這句。

「當然,竟然跟妳約定好了,我就不會搞小動作,反正我是不會輸的。妳也要記得,時限到了王子回到我身邊,無論過去曾經發生些什麼,你們從此就是真正的陌生人各不相干了。一言為定?」我挑起眉,對她投以犀利如劍的目光。

她沉默了幾秒鐘,然後點點頭:「好,一言為定。」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

我打開大門,一個高大健壯的男人拖著銀色的登機箱出現在門口,他牽起嘴角的弧度,向我打招呼:「Hi,妳好!我是 Iris 老師指派過來的貼身導師,妳可以稱呼我的綽號――王子。」我忍住內心的激動,輕輕握住他伸過來的手,顫抖的脣瓣慢慢分開,我聽見自己的聲音說:「Hi,王子。很高興見到你……」

我是李琳,一切好像回到了我第一次見到王子的那時候,這是我最後一次抓住愛情的機會,王子依然是王子,然而我已不再是原來的我。

《貓女調教專案》購書請進

曾掏心掏肺、不求回報去愛了,與前男友長跑七年,換來的是一句不帶溫度的:我對妳沒感覺了。 被愛情踢開以後,李琳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價值,不願再當個可有可無的乖乖牌女友。這天,她開啟了一連串的貓女調教專案,與素昧平生卻過分好看的性愛導師,撩撥慾望、蛻變性感的生活,就這樣展開。從性愛調教、性潛能開發到床畔淫語,李琳的心,隨著專案一點一滴過去,感受愈發清晰……

「記得那夜光線迷濛,我套弄著你的堅挺,看著你不可自拔的眼色,我心底開始鼓譟著對你的情慾,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場專案永遠不要停……」

《貓女調教專案》

艾姬新書連載中《貓女調教專案》

〉〉《貓女調教專案》連載:歡迎光臨,性能量開發第一課

〉〉《貓女調教專案》第二堂:專屬於妳,性開發貼身導師

〉〉《貓女調教專案》第三堂:「脫掉妳的上衣」貼身導師魔鬼訓練

〉〉《貓女調教專案》第四堂:與導師的第一次,我擔心自己愛上你

〉〉《貓女調教專案》第五堂:跟我做愛,好嗎?

〉〉《貓女調教專案》第六堂:我終成了魅惑的貓女,卻得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