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艾姬新書獨家連載中《貓女的調教專案》。在這段貓女調教的日子裡,我習慣了你的一顰一笑,習慣與你共處在一個空間裡安靜陪伴。這天,我終於套上黑色高跟去赴前男友的約,我的心卻怎麼…也欣喜不起來,一心想著你對我微笑的眼睛…

今天,在家收到一個包裹,是住在彰化鄉下的媽媽寄來的。自己做的醃菜、泡菜還有不知誰送的地方特產就這樣塞了滿滿一箱。我坐在沙發上伸長著雙腿,看著地上的箱子發呆,王子走了過來。

他蹲了下來翻著箱內的瓶瓶罐罐:「什麼好東西啊?」

我沒好氣地回答:「我媽啦,真的是很無聊耶,又寄這些東西來。跟她講過了台北什麼都有,什麼都買得到,她就時不時要寄來給我。」

他拿起一瓶剝皮辣椒,眼睛亮了起來:「這個好耶,燉雞湯好喝!」

我白了他一眼:「誰會燉雞湯啊?你會嗎?」

王子在我身旁坐了下來:「我會啊,晚上燉給妳吃。」

可惡!他只要一出現暖男的言行就勾起我心裡莫名的悸動。

「但怕妳太胖,所以我吃肉,妳喝湯就好!」他又補上這一句。

我在心裡輕嘆了口氣,果然是王子,這才是他沒錯。

我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喂~你不覺得我已經瘦了很多嗎?瘦成這樣還不夠啊?」

他微微一笑:「妳已經瘦得很標準了,但以後我不在旁邊盯著妳,怕妳很快就會胖回來,所以趁我還在的時候多瘦一點是一點。」

「是這樣喔……」我回給他一個無奈的微笑。

他莫名其妙地得意起來:「是啊,我貼心,跟妳媽媽一樣。」

「我媽?」我看著地上的紙箱,再看看他。

他大手輕拍我的肩:「有媽媽的關心,真的很幸福。妳很少回去看她,她也沒辦法上來看妳,所以她把她的心意都放在這箱子裡,送來妳身邊。當妳吃這些東西的時候,就會想到她。」

我沉默著,他的話語像是一股暖流,涓涓地流進我的心裡。自己隻身在台北這麼多年,我確實沒想過那些看來很多此一舉的行為,只是一個愛的表達。我從他手裡拿回那瓶剝皮辣椒,把宅配箱裡的東西一一放進冰箱和櫥櫃裡存放好。

這天晚上,我果然品嘗到王子親手做的剝皮辣椒燉雞湯。簡單的炒青菜、荷包蛋、五穀米飯就是一餐。

「雖然我不想稱讚你的才華,但真的好好喝喔!」我捧著湯碗,覺得好滿足。

他咧嘴一笑:「妳不用稱讚我的才華啊,反正我自己知道。平常不想要露一手,怕妳太崇拜我……」真是自信十足卻又令我無法辯駁。

「誰教你做菜?妳媽?」聰明的他就算說是無師自通我也不意外。

「Iris老師……」他的答案倒是令我有點訝異。

我腦中浮現Iris老師的模樣:「喔……她會做菜啊?老師真厲害。」

「嗯。」他的回應卻出乎意料得冷淡。

「那你媽會不會像我媽這樣,有事沒事就拿吃的喝的給你?」

他愣了一下,搖搖頭:「好像沒有。」他微妙的神情,讓我警覺到自己別再問下去。然而我卻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沒有太多時間可以了解他的一切了。我們總有一天,會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