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各位猫男、猫女有去过成人展吗?是个什么样的经验呢?不管妳有没有去过,想知道成人展能有什么更多的可能性,今天就跟着BDSM专家小林绳雾,走访一趟不一样的成人展吧!(同场加映:【成人展摄影纪实】 欲望展场的祕密:躺胸、接吻、原味内裤

本文作者:小林绳雾

趁 2018 年两个在台北打对台的成人展结束不久,回顾一下这几年来我参与成人展的经验与想法。

某些方面,成人展落入了许多商业展面临的问题。以电脑展为例,最初,观众原本以为可以看到新科技、学到新知。但渐渐地,电脑展变成各家厂商都在卖差不多的笔电与手机,彼此削价抢客户的场合。而渐渐地,民众们去也只是为了抢特价,捡个一次性的便宜。如此恶性循环下去。

成人展也很类似。远因之一可能是台湾的成人用品产业并没有撑得起这样一个展览、展示有趣的产品和点子的综合实力,使得卖点只剩下 AV 女优。渐渐地,许多人也是为了看 AV 女优而去的,形成恶性循环。但策展厂商自己选择以 AV 女优为卖点,自我设限成 AV 展,甚至当有两个展览彼此竞争时,竟也做不出区隔而把举办成人展变成看谁能邀更多、更大牌的 AV 女优的比赛,就是自作孽了。

但成人展不一定得如此。我第一次参加成人展时,展场的气氛和如今大不相同。而今年香港的 18+ Central 也做出了另一种、让大家都觉得更有趣、更愉快的可能性。

2012 台中成人博览会。摄:王志伟

2012 年,曾成功引进旅行展等活动的公司“展盟”与皮绳愉虐邦联络。他们计画把在澳门已办出成熟模式的 AAE 亚洲成人展引进台湾,选定台中为主办地点,希望皮绳愉虐邦设个摊位。为挑选表演团体,令人印象深刻地豪爽的主办大姐亲自来看过那年皮绳愉虐邦的夜色绳艳表演。讨论过后,皮绳愉虐邦觉得可尝试看看。

想像你是观众。到了成人展,看到 AV 女优出来唱几首歌,然后呢?在当时,成人用品区大都是代理的国外产品,和店面、网购能看到的相差无几。成人 DVD 用不着在这儿买。下一场想看的表演是两三个小时后,那么出去走走再回来?位于台中高铁站的展场附近无处可去。花了那么多钱进来,就这么回家又不甘心⋯⋯。

这时,至少我自卖自夸地觉得,皮绳愉虐邦摊位就是唯一好玩的地方。在这里可以要求被绑,可以拱你的夥伴去被绑、吊起来合照。那年现场整体气氛不错,许多朋友、情侣结伴来,其中有不少抱持着好奇心、能对话的群众,很大方地主动要求体验、要学东西、问许多问题。我觉得这是我们去的意义,这对 BDSM 是好的:一个香草人有这么一次经验,会一辈子记得。多年后,如果 BDSM 需要更多社会支持,他就是我们的朋友。(延伸阅读:主人,这是给你的 BDSM 使用前参考说明书

观众们伸手想被鞭子打打看。2012 台中成人博览会。摄:王志伟。[/caption]

那次皮绳愉虐邦不仅自己动员,也邀了许多圈内好友帮忙。摊位中展出了王志伟、阿凯等人的摄影作品,也有许多朋友出借他们的道具供展出(冰点的一具贞操带在展览中弄丢了。现在仍觉得感谢与抱歉)。我觉得收获也是很多的。

展盟的成人展在许多地方依循着 AAE 的经验。以表演者名单为例,澳洲猛男团 Bad Boys 和用阳具画画的 Pricasso 可说是 AAE 固定班底,那年也受邀来了台湾。此外也有东欧的表演团体。那年便注意到一个现象:这些欧洲、澳洲团体都是拼了命去演的,完成度、精彩度都高,是来到这里更值得看的表演,但无奈地大家不认识他们。而 AV 女优们虽是展览的主打宣传,在此能发挥的也有限,只能唱歌、挥手、签名、抱抱,卖“她们是明星”的价值。

那年展盟也在他们能做到的范围内做了让各族群参与的努力。他们请到了ㄚ莫蜗牛办摄影展、请台中地区同运团体台中基地摆摊。致力推广性与情趣用品相关知识的陈小洛也在这次活动中与我们认识。对我来说是值得回忆的经验。

初次见面,想来体验看看的陈小洛。2012 台中成人博览会。摄:王志伟

* * *

2013 年,我与南西到在澳门举办的 AAE 成人展演出。我想,澳门办了许多次成人展,和这边的群众互动应该是更棒的经验吧?

但料想不到地,现场几乎没有什么互动。也许因为参加的观众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大部分来自保守的中国大陆吧。在非表演时间我们试图与人攀谈,若问起“有听过/看过SM/捆绑吗?”被问到的人大多慌张地边摇着手说“没有、没有”边后退闪避。表演前人潮聚集得人山人海(同样是被困在展场内不知该做什么吧),表演中相机声不断,一演完,人潮又匆匆散去,除了想留下合影的。只有几位观众和我们说的“和想像中不同”、“开了眼界”等评语让我们安慰些。

Maya 与漉露也被邀请到 AAE 过。漉露的印象是:许多人拿着大炮镜头,她走到哪儿都被追着拍照。一个人要求合影或拍照,一旦答应,就有成群的人蜂涌上来拍。接着就会有人要她摆姿势、“看这里”、“弯点腰”... 她只要走出密闭的休息室之外便没有喘息的时间。摄影者像在打猎,以侵略性的方式夺取这个人的画面,将这个人的耐心使用殆尽后,便匆匆去夺取下一个人的画面。这是没有对话的互动。“对话”得有个平等的基础,而在之中她只被视为刀俎上的鱼肉,不是立体的、有感受的、可以对话、理解的“人”。

* * *

不知为何,展盟 2012 年仅此一次后便不再办成人展,而台湾的成人展发展成另两个公司在台北打对台的局面。展盟 2012 年的展览只请了四位日本 AV 女优。之后其他的成人展则越来越着力于与日本 AV 女优经纪建立关系,邀请更多、更大牌的 AV 女优来。但这也使成人展成为了 AV 女优展。

怎么定位、宣传、策划一个展,决定这个展吸引什么样的人,而这又反过来影响了现场的气氛。台北的成人展也出现了众多人拿着大炮相机,拍了即跑的状况。2013 年台北世贸举办了一个成人展,是个地点方便、热闹的场合,但我们觉得现场与观众的互动不如 2012 年。2016 年比 2013 年更差。到了 2017 年,漉露发现当她和另一位女性朋友即使只是在逛展览也会被拦下拍照 --- 只要是女性,就被预设为可猎取的拍照对象。女性在展场无法选择当一个单纯看展览的人。

在策展方的选择下,展场被调整成了一个为异性恋男性 AV 追星族而设的场合。我们不难想像这种客群组成对身处现场的女性来说不舒适。事实上,对 AV 追星族之外的人来说,也难免有“我来这儿做什么”的感觉。(延伸阅读:【脸红摄影辑】西班牙 AV 女演员的黑白人生

* * *

2016 与 17 两年,我考虑是否答应成人展的邀约,最后为两个原因决定一试:一是和往年一样,和大众接触,长远来看是一件对 BDSM 好的事。另一个原因是用表演换免费摊位,可邀请圈内许多有才华的朋友去贩售自己的皮件、道具、小说、DVD... 也有许多圈内朋友来我们的摊位玩耍、练习、与观众互动。

但对于专程来看绳缚表演的朋友,我总告诉他们:不如把钱用在我们自己办的活动上吧。2017 年后,我觉得与现场观众的互动已差到不值得为此辛苦,因此参加成人展的意愿更低了。

但成人展可以不只如此。香港的 18+ Central 展览便办出了不同的风格,对此我将另撰文介绍。台湾也需要一个不同的成人展:在这里明明有那么多才华、知识、技术可分享,足够回归一个“展览”该有的功能:一个让人看到平时看不到、想不到的事物、发现事情原来是如此、或竟可以如此,也因此得到成长的机会。在这里新鲜的、实验性的物品、概念可以被认识。不论什么主题,这是一个理想的展览可做到的。而在一个“成人展”(其实可说是情欲展吧?毕竟“成人”能做的事情很多呀!)中,我们希望情侣或对情欲好奇的大众在这里发现情欲、亲密互动可有更多可能,情趣用品设计者、作家、艺术家、表演者... 在这里彼此观摩交换,得到更多灵感。这是我们对一个理想成人展的期许。

台湾何时能有这样的一个成人展呢?

本文作者:小林绳雾

更多 BDSM ,你可以看:

【绳缚学习帐】绑人的别总是只能道歉

魔法般的刺痒:电击 SM 道具“紫魔杖”

SM 小道具“刺轮”:将他推入想喊停又想继续的黑色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