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夢一樣,帶刺的夢,是 R 對那一個晚上的模糊印象。從此 R 漸漸習慣身體被另一個身體吸附、進出,而微微抽動的感覺。

她也流水,但往往是在她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像身體背叛了自己。

R 甚至不懂淫叫。

但她可以因此感覺到他。她知道做愛的時候,他們深愛著彼此,像一輩子一樣完整。


sex


後來,R 在朋友耳語間聽說了,男孩今天又和隔壁校排球社女孩約會、在研究所學姊家唱歌後過夜,或者跟上了綁馬尾的咖啡店櫃檯女孩,昨天深夜在巷口接吻。

R 莫名患了陰道疼痛,檢查不出原因。

R 也曾哭鬧。

而他將她摟進懷裡,用手輕輕撫揉著她的背,問她好些了嗎?不要為我哭,不要為我辛苦。R 用力嗅著男孩胸口的氣味,深怕自己缺氧窒息。她的胸口劇烈顫抖,抖得肋骨發疼。但她可以忍受。她甚至樂於忍受。

她摟著男孩,她多不捨得。

是他親身進入了她,成為她的第一個男人。


sex


那晚,男孩拭去 R 滿頰的淚水,親吻她的鼻子、頸間、乳房、肚臍到陰唇......;他一邊吻,一邊撫摸,用盡全身最溫柔的氣力,害怕折損 R 身上的任何一寸。

她美得像花,閉羞的花,她的下體緊縮枯竭,一點也不如初熟少女該有的姿態。

他扶起飽滿的陰莖,緩緩插進她的陰道口,然而她的陰道口有如回到處女身般艱澀,擋住任何陌生的物體;巨大的、散發著濃烈氣味的,讓她也曾一度感到害怕,卻堅決相信著的。

他們好久沒做愛了。

男孩渾身耐不住的渴,僅管直直挺進,戳進洞口的瞬間,柔軟的皺褶已然乾澀,乾澀不已。

「好疼。」R 咬緊下唇。

「我知道,」男孩低語,




「因為我在那裡。」



更多女孩說

〉〉【Women’s talk】前男友,你是否想念我的身體?

〉〉【Women’s talk】老師,這樣算不算愛?

〉〉【Women’s talk】其實,我看過爸媽做愛

〉〉【Women’s talk】跟別人聊色就是背叛另一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