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今天是1111光棍節。單不單身,舊情人留在身體上的記憶彷彿都還是在的。而這讓我想到了女孩 V。

V 談起戀愛來總是很自我;有什麼不愉快的,她掉頭就走。而在分手以後,她陷入無可自拔的情慾世界,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身體裡找熟悉的氣味、形狀和情感。

她以為她自由得像一隻抓不住的鳥;直到一天,她發現自己原來不曾振翅。(同場加映:十年之後,巧遇往日激情

sex

V 說她一直記得,那天她第一次,滾到前男友以外的男人床上的時候,她熟練地與他濕吻,她讓自己柔軟的胸在男人粗壯的手臂來回磨蹭,一邊將手直直滑到男人漲挺的陰莖根部處緊緊握著,接著在他耳朵旁輕輕地說「這就像我的陰道。」

這些都是她前男友用身體教會她的:每一次,他們褪去身上所有外衣,赤裸裸地展示著彼此。他們總是緊緊抱著,從頭到尾,她感受到他每一處的觸感、凹痕與體溫。

她也想知道關於自己身體上的凹痕,她想知道她的陰道是什麼樣的地方。她常常問前男友,但他總是只在她額頭輕輕一吻,說那是我們愛得最深的地方,妳不懂嗎?傻瓜。

她把自己的手放進自己的陰道裡,一根、兩根、三根......,她在那裡頭繞啊繞的,她忍耐著陣陣酥麻的電流傳到大腦,她的陰蒂已經亭亭站起,以及濕潤不已的陰道口;她還是感覺不到,她的手沒有性敏感帶。於是她終於抑制不住一陣刺骨的熱辣感傳遍全身,在巨大的失落裡經歷自慰的第一次高潮。

sex

「欸,跟妳們說哦......」在一次三人的下午茶,V 突然神秘兮兮的像要宣布什麼事,「我跟一個香港男生出去,就是上次在夜店認識的那個啊。然後我們上床了。」這是 V 的第一個床伴,她似乎餘裕未盡。

「感覺怎麼樣?」我和女孩 G 一聽,興奮地睜大眼睛問著。

「當下就很刺激啊,但隔天一早起來有點空虛,會覺得『哦,原來就是這樣而已』,世界好像沒有多大的改變。」V 說完,又繼續談起她與床伴在床上的各種細節,聽著我們咯咯笑著,頭皮發麻。

V 記得,這天她第一次,滾到另一個人的床上;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另一個男人的身體。就算與前男友分手許久,她竟還有背叛他的感覺。

他身上每一處的形狀和溫度都不一樣。他的手臂多了兩塊更堅實的肌肉、他的體毛不只在小腿,還往上長到了大腿、陰部、胸,而他的陰莖,也長了那麼一點,尾端處有些下鉤。

他的耳朵比較敏感,只要一吻他就會發出粗獷的聲音;比起前男友是長腿控,他只愛她豐潤翹起的雙臀;他有很寬闊的胸膛,他喜歡女人把手放在那裡,這讓他感覺到自己;他熱情而真接,他的汗滴落在她的胸口和臉頰,他總在完事以後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裡。

V 在床伴熱熱的臂彎裡,突然想起自己的前男友每每在射精完以後說的那句「我要去沖澡了」,就直接跳離床榻的背影。她想身旁這個臂彎真是催眠,她嗅著床伴身上柔軟的體味,一邊沈沈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