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小周末夜来到第六周,也悄悄进入寒凉的初冬了。

于是,这让我想到 20 岁那年过的第一个圣诞夜,女孩 M 和我说的一个故事;而那对她来说,是童年的,也是成人的。(精彩回顾:Women’s talk 女孩的情欲对话室

sex

这可是女孩 M 一次在酒酣耳热之际,靠在我耳朵旁小小声说的:

“我跟妳说哦......,妳不要跟别人说哦,我看过,我爸跟我妈,那个......”

“什么?哈哈哈哈!什么时候?”

“忘了啦!大概五岁吧,就我妹还没出生的时候啊......,那天中奖的应该就是我妹吧!哈哈!”

说完,M 蹦蹦跳地窜到了舞池里,一把抱住其中一个男的,又搂又亲的,又一边回头对我眨了眨眼睛。我感觉到自己双颊迅速地臊热起来,一直烧到耳根子。

sex

那年我们刚满 20 岁吧,就在大一冬天的第一场耶诞舞会里,M 先是站在吧台边,好奇地看着夜店酒保玄而又玄的调酒技巧。她的双眼睁得大大的,方才贴上的假睫毛衬着她清澈的瞳孔,有些过盛。

在个密闭的空间里,音乐轰隆隆的,男孩女孩身上散出生涩的香水味,互相吸引,一边相互混和。他们摊在酒柜前络绎不绝,很快把她淹没。

她于是颠起脚来,她特意露出的小小的胸,突出在吧台的一角。她看到从酒保手里倒出一杯杯红、橙、黄、绿颜色的酒,一个接过一个,像一场魔术,又绚丽又含糊,似真似假的。她的脚趾向前顶着新买来的高跟鞋,顶得她肿痛,但她还要看,看到眼前的男人故弄玄虚般地斟满每一个空杯子,她心里觉得温热。

从傍晚到夜晚,再从夜晚到深夜;大约是第一次嗜酒的男孩女孩们开始晕头转向、语无伦次。他们几乎像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多适应这个夜晚,毫无经验的,所以看到什么都是刺的: 他被烟头烫着的手指、她悄悄在胸前藏着的保险套、她醉倒在沙发上露出的一截蕾丝底裤......;她穿的还是丁字的,卡着卷曲的阴毛,嵌在五光十色的目光里。

大概就是那样的场合吧,让她突然想到自己其实在好小好小的时候,就看过男女交合的样子。

其实那片记忆也很模糊了。当时她还和父母同床;她只记得自己在睡梦中被吵醒,她看到她的妈妈只穿着肤色的内衣,一边坐在爸爸的身上,他们就那样上下不停地动。

她从没那样看过母亲的肉体,那是第一次。母亲的身体毫无遮掩的、大把大把地映入她的眼里;她先是惊骇、担心,尔后慢慢、慢慢地适应起来。至少她知道那是愉快的。但总是,总之是在她小小的内心里打了一个结。那只是轻轻地的一个结,可就在她往后成长的日子里,时不时碰撞着她,久了也撞出一条疤来。

尤其每当她想起他们用气音说着话,在打闹之间她听见父亲用手弹了母亲的肩带。

“啪”一声。她的神经深刻而奇异的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