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小週末夜來到第六週,也悄悄進入寒涼的初冬了。

於是,這讓我想到 20 歲那年過的第一個聖誕夜,女孩 M 和我說的一個故事;而那對她來說,是童年的,也是成人的。(精彩回顧:Women’s talk 女孩的情慾對話室

sex

這可是女孩 M 一次在酒酣耳熱之際,靠在我耳朵旁小小聲說的:

「我跟妳說哦......,妳不要跟別人說哦,我看過,我爸跟我媽,那個......」

「什麼?哈哈哈哈!什麼時候?」

「忘了啦!大概五歲吧,就我妹還沒出生的時候啊......,那天中獎的應該就是我妹吧!哈哈!」

說完,M 蹦蹦跳地竄到了舞池裡,一把抱住其中一個男的,又摟又親的,又一邊回頭對我眨了眨眼睛。我感覺到自己雙頰迅速地臊熱起來,一直燒到耳根子。

sex

那年我們剛滿 20 歲吧,就在大一冬天的第一場耶誕舞會裡,M 先是站在吧台邊,好奇地看著夜店酒保玄而又玄的調酒技巧。她的雙眼睜得大大的,方才貼上的假睫毛襯著她清澈的瞳孔,有些過盛。

在個密閉的空間裡,音樂轟隆隆的,男孩女孩身上散出生澀的香水味,互相吸引,一邊相互混和。他們攤在酒櫃前絡繹不絕,很快把她淹沒。

她於是顛起腳來,她特意露出的小小的胸,突出在吧台的一角。她看到從酒保手裡倒出一杯杯紅、橙、黃、綠顏色的酒,一個接過一個,像一場魔術,又絢麗又含糊,似真似假的。她的腳趾向前頂著新買來的高跟鞋,頂得她腫痛,但她還要看,看到眼前的男人故弄玄虛般地斟滿每一個空杯子,她心裡覺得溫熱。

從傍晚到夜晚,再從夜晚到深夜;大約是第一次嗜酒的男孩女孩們開始暈頭轉向、語無倫次。他們幾乎像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多適應這個夜晚,毫無經驗的,所以看到什麼都是刺的: 他被煙頭燙著的手指、她悄悄在胸前藏著的保險套、她醉倒在沙發上露出的一截蕾絲底褲......;她穿的還是丁字的,卡著捲曲的陰毛,嵌在五光十色的目光裡。

大概就是那樣的場合吧,讓她突然想到自己其實在好小好小的時候,就看過男女交合的樣子。

其實那片記憶也很模糊了。當時她還和父母同床;她只記得自己在睡夢中被吵醒,她看到她的媽媽只穿著膚色的內衣,一邊坐在爸爸的身上,他們就那樣上下不停地動。

她從沒那樣看過母親的肉體,那是第一次。母親的身體毫無遮掩的、大把大把地映入她的眼裡;她先是驚駭、擔心,爾後慢慢、慢慢地適應起來。至少她知道那是愉快的。但總是,總之是在她小小的內心裡打了一個結。那只是輕輕地的一個結,可就在她往後成長的日子裡,時不時碰撞著她,久了也撞出一條疤來。

尤其每當她想起他們用氣音說著話,在打鬧之間她聽見父親用手彈了母親的肩帶。

「啪」一聲。她的神經深刻而奇異的跳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