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Lesbian Talk 過後,小編又發現了好會寫的臉紅網友,在臉紅紅寫下床伴日記。當做愛後你開始想了解他更多,你開始想趴在他胸口,讓他摸摸你的頭,看著你睡著,當床伴變得不再只是床伴,我們變得害怕失去對方,儘管從未真正的擁有過...那樣的心情。寫給床伴,my friend with benefits.

friendwithbenefits

For him, a friend with benefits.  

趁著到台北工作,去見他。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他是整整大我一輪的大叔,當時他上網尋找身體上的慰藉,我上網尋找心靈上的慰藉,我衝著「反正不會見面」的心情和他聊天。一直以來,我們很有默契地不碰觸對方的私領域。這麼一聊也將近半年的時間。

記得那天,我哭著告訴他我分手了,他再電話那頭,要我乖不要哭,我像小貓一樣,享受他的安慰。

第一次我想見他。

--------- 

那晚,和朋友在酒吧小酌完後,我暈沉沉的站在冷風中等他,手在發抖心裡頭也在發抖。「欸笨蛋我看到你了.....」這是他叫我方式。我遠遠的看到一個人,看得出來是大頭照上的人,但是沒有照片中年輕。我鎮定地走向他,然後上車,回到他家。

掩蓋尷尬和緊張的情緒就是不斷說話,他躺在床邊看著電影,我在他的左側滔滔不絕碎念大學論文寫電影原著作品的經驗,他笑我為什麼這麼興奮緊張。其實我內心害怕待會要怎麼面對這樣的第一次。他躺了下來,房間的燈關了。暗暗的。他問我想要嗎?我想要,但是我不敢說。我知道他不會放棄,我刻意反問他「你幹嘛很餓喔?」。

他突然起身,把我一把拉進他的懷裡,霸道地親吻著我,像是此刻非佔有我不可。這是男人的本能,還是他營造的氣氛,我不清楚,只是那一刻我好喜歡他的霸道。我被他吻得滿嘴都是口水,他停了下來,像大人一樣用手,粗魯中帶點溫柔地抹掉在我臉上留下的痕跡。另一隻手卻慢慢地往下探,撫摸我的敏感地,用手指侵入我的裡面。好緊張,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發抖的感覺。那是我沒經歷過的感受。他是經驗豐富的男人。

他褪下身上最後一件衣物,堅挺的陰莖擺在我面前,他知道我不會吃,只是溫柔地問我要不要摸摸他。我主動握著他的陰莖,上下來回地動,他也好濕。我想著去年撫摸前男友的陰莖,內心偷偷比較了他們的尺寸,他的比較粗,兩者長度差不多。他稱讚我摸得很舒服。

他的陰莖開始在我的陰道口磨蹭,他看著我說「想要我進去嗎?親我。想要的話就主動親我。」他喜歡女人回應他的問題,他喜歡看女人承認自己慾望時的羞怯。

他慢慢一次一次撐開我的陰道口,插到最深處,好舒服,我忍不住呻吟。他要我坐在他身上,我說我不會,內心害怕自己表現不好,他用命令式的口吻說,「我沒關係,上來。」我聽他的話,他開始上下擺動,我輕輕地靠在他身上,享受他的一切。第一次知道原來女上男下,女生可以不用技巧,不用體力。

我們換了幾種姿勢,他開始快速抽插,低沉地呻吟著,他的陰莖在我體內奔馳摩擦,我開始全身顫抖,覺得需要抓住些什麼,我緊緊地抓著他的背,是很厚實的肩膀,我覺得我幾乎要弄痛他。

聽著他的低吼,伴著我的呻吟。我緊張到無法感受高潮的快感。我知到他射了,我貪婪地希望他能在我體內多逗留幾分鐘。

但是他沒有太多的逗留,只是安靜地起身,清理自己,順手遞了幾張面紙給我。

上一秒就像做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