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攸關情愛的陰性書寫,女人的床伴日記,有床伴有何不可?不只有男人有性愛分離論,女人的身體與愛也可以朝向不同的方向。床伴日記,因為我們都害怕再次被愛拋棄...

我單身,今年23歲。他未婚,今年36歲。
昨晚,他語重心長的說:幹~我本來不想來的!
如果能夠重來,我寧願不要開始,我渴望婚姻,但是我停不下來。
———

他是我的第一個床伴 Vincent,還記得第一次和他上床,緊張到無法高潮,他還是讓我失魂了幾週,因為想念他在床上的霸道、他的技巧、他的屌。我沒擁有過他,但是我害怕失去他。

害怕失去,儘管未曾擁有

一直到我和第二位大叔上床,我才體會到性愛分離是什麼感覺,當我捧著他的臉,深情的看著他的眼睛,吻他,和他做愛,但是心裡沒有愛....。

我也不再怕「失去」,因為只要我願意,他可以免費享用我年輕的肉體、還不錯的臉蛋、光滑的皮膚、又濕又緊的穴,他怎麼捨得拒絕我?當然,男女平等的時代,我也是在享用的他的大鵰、他的手指、和他的技巧。

「美女,睡了嗎?你今天好嗎?」
「又開始屁話了,你這問句的意思應該是:要不要跟我打一炮吧?」

認識半年,也懂他這老色鬼,餓的時候就會美派的問一句「How’re you doing?」就算知道他是餓壞了,但是我還是會因為他的問候感到溫暖。

這個梗我也慢慢學起來了。「最近好嗎?」真他媽的好用啊!!

「餓了才會找我,你這個現實鬼」
「恩....誰叫你好吃呢?難易度略高、口感良好」
「喔~第一次嘛!現在難易度很低,床很好滾哈哈哈哈」
「那我可以找你滾嗎?飯店??房號??」

半夜11點,自己一個人在飯店的雙人床上.....

「靠~為什麼我也餓了。羅斯福路,Just Sleep。房號203。」
「我覺得我好像出來賣的。」
「我知道你不是,我們有感情基礎。」
「到了敲我。」

昨晚,是我們第二次見面。

我把他看得很仔細,看到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真的一點都不留情阿!一進門,他丟了三個套子在床上,我嘲笑他這年紀還行嗎,他沒多說只是熟練的把燈關了,把我推倒,開始吻我,一副餓虎撲羊的。

剛洗完澡,我只套著一件寬鬆的毛衣,他把手伸進我的衣服,揉我的小奶,撫摸我濕透的穴。他真的很懂得取悅女伴,我是個只愛享受的女人,有點懶惰,而且怕累,不愛坐在上面搖,但吸屌還是會的,聽男人呻吟喊爽,很有成就感。「喔~阿~斯~好爽!」這種感覺大概跟男人聽女人淫叫一樣爽快吧。

快快慢慢、上上下下、前前後後之際,我也高潮連連。

「你還沒射喔,我好累喔。」
「我在賭氣!因為你說他很持久。說!誰比較厲害?」
Vincent 口中的他,是我的第二個上床的大叔,沒記錯的話年紀比他還大。因為第一次和 Vincent 上床,他對我太過小心,只玩了半小時,就抽事後煙去了。相較起來,第二位大叔玩得盡興,相對持久。

但是這一次,我們竟然也從半夜一直玩到凌晨四點,我高潮了好多次!玩太久了,好多細節都記不起來,但有一次記得特別清楚。那是第三次,我在牆角,銷魂的說「oh~好~舒服~」光是放著頂到底,就爽到快瘋掉了。

>

那時候,其實我想到前男友了,雖然前任沒什麼技巧,但總是可以頂到那個點,讓我爽到全身發軟。我想到曾看過的一篇文章「用做愛,忘記愛?」「好像閉上眼睛,就又回到了從前。只是當激情終於歸於平靜的時候,我才終於明白了,有些人還活在記憶裡無法抹滅。」

「你什麼時候開始玩的?」
「和交往七年的初戀女友分手之後,哭得要死要活,開始不相信愛情阿。」

那年他22歲,也是我和交往三年男友分手的年紀。
分手後,我只哭了一週,但是這段感情還是對我造成了傷害:

我以為我懂了,懂得愛就是這麼一回事,懂得愛沒有永遠,但其實那是害怕,害怕相信愛,害怕再一次被愛拋棄。

「妳知道嗎,我寧可從來沒開始玩過。」
「以前可以單純的愛一個女人,愛得死去活來,不是只想和她上床。」
「幹,還不是妳這樣,我本來真的不想玩了。」

是啊,原本我也可以單純的愛一個人。什麼時候我也變成這樣了?
「等我遇到想停下來的人,我就會停的。」
「呵,難喔!」

寫到這裡,上面濕下面也濕了.... 

什麼時候再來一次?你好厲害,比他厲害。

或許愛與性,不用這麼界限分明

【床伴日記】第一次,下床後不再空虛

用經濟學談戀愛真的有更好嗎?

男人,真的可以有性無愛嗎?

書寫愛,紀念性,屬於那些年的床伴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