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受害者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故事大約是關於一種改變體質的藥,給不幸被「輪暴」的人使用。

像是細菌吞食別種細菌的方法-首先把自己變成胃,包圍住獵物,就這樣用消化液把食物融掉。

 

 

 

女人的身體裡有汗、有淚水、也有激情的滑液。

「哈哈,終於也栽到我手上了吧!」旁邊的男人抓著她的四肢,開始分頭突擊。

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雖然現在暫時看不見。

因為她的眼睛已經血紅一片,藥物進入她的血管,並且開始作用。

對男人:身體顯示女性動情的反應。

然而在裡面,意識暫時被藏起,以應付體質轉換時的劇痛。

「...啊啊...」就像被殺死的野獸一樣,她開始抽搐,痙攣和口吐白末。

但是身上的男人們,聽見她崩壞的聲音卻越來越興奮。

終於等到她睜開眼睛,看著眼前搖擺的生殖器和屁股,卻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老大,這女孩給你O的不省人事了。」

「哼哼,來,叫哥哥啊,叫哥哥給你好好揉揉...」

男人翻轉身體到女上男下。

女孩身體柔順的趴覆。

「...」

在男人的叫囂聲中,正在她體內的男人隱約聽見什麼呢喃。

「婊子,再叫大聲一點啊。」

「我要...」

「哈哈,她說她要呢,老大你就都給她吧。」

「啊、啊...好,你就好好收著吧..」

「我、我要吃...」

「那好,我要她給我吸乾淨。」另一個人很快的湊近她的咽喉。

「...唔..唔...」突然間她的瞳孔異常縮小,再增大。

「啊啊啊!!!」兩個男人突然吶喊出聲。

「老鼠和老大怎麼爽成這樣?」旁人不解的嘲笑。

但是那兩人卻再也沒有起身。

「銬,是怎樣。」

拉開剛剛噴射在女孩嘴裡的老鼠,才發現他的鼠蹊已經咬到骨盆了,白森森的骨頭和血跡斑斑的筋絡,讓旁邊的男人立刻就軟掉了。

「...幹...他、他...」

「老大!」另一個搬開女孩的人驚叫。

他們老大的胸腔到大腿呈現不規則的破損。沒有了中間段的身體。

「賤女人!你做了什麼?」

男人雖然很兇的開口,但卻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啊啊啊!」

剛才搬開女體的男人,他的手指開始疼痛,燒灼感讓他哭了出來。

(難道...)

沒錯,他們都摸了那個女孩,親了那個女孩,所以殘留的體液開始作用了。

 

女孩,現在已經不能這樣形容她了。

她的身體黏住剛剛撕下來的血肉,那些污穢貼在她赤裸的皮膚上,讓她看起來像個死屍。

男人的骨頭、毛髮、腸子...一圈圈雜亂的堆到她身上。

還不停的往她皮膚裡滲進去。或是說,被強行吸進身體裡?

 

一旁的男人舉槍,女孩抬手,飛快的丟出一團物體。

碰的一聲,「中了!」僅存的男人們歡呼。但卻馬上被新的慘叫聲掩埋。

開槍的男人,臉上砸中一隻手臂,女人的手臂。

那隻手臂在他身上無意識的挪動,腐蝕了他的五官。很快的,他也發不出尖叫聲。

 

「裡面快開門!!我們是警察!!」

突然門外發出警告聲。原來是鄰居報警,原本以為是普通的吵架,因為聽到男人的叫囂和吵鬧聲所以報了警。

現在卻聽見門內發出意義不明的尖叫和斯吼聲、哭泣聲。

「快開門!否則我們不客氣了!!」

 

外面的人沒有帶鎖匠,所以一時也闖不進去。

但是門板內的吵雜聲卻慢慢消停。

警察急了,從門外觀察不到什麼,但是直覺有事情發生了,卻不知是小是大?

 

門裡,男人的身體緩緩倒在地上,女孩的頭壓在他耳殼上,像是親吻。

男人其實只剩下那顆頭了,下顎以下也沒了。她扯開他們的下顎,因為不喜歡他們的牙齒。

她也不喜歡大部分的內臟。

不喜歡毛髮,和腳(因為她嫌男人的腳都臭)

大腿的毛因為稀稀疏疏不好處理,也讓她鄙棄了。

 

最後,依憑著人類最後用餐的本能,她把廚餘集中到同一個垃圾桶。

 

穿起原來被剝除的衣物,她看著被警察撞的正響的門,想著該怎麼辦?

插上門鏈,她回頭走進浴室。

她選擇對她最安全的方式,從浴室門內堵住門口,淋浴,抹了洗髮精開始洗頭。

這時藥物開始減緩效果,人的意識越來越多,壓過物性的她。

人類的她,給了最好的建議。

她開始液化。像幾分鐘前她滲出胃液的模樣,只是現在面積增加了。

警察破門而入時,她只剩下衣物飄在水裡。

等他們進到浴室裡,已經什麼人也不在了。

 

最後事件警察也無法處理,旅館內的垃圾袋打包了很多碎塊。

最後經化學檢驗,是像王水那樣的強力胃酸,把屍體分解了。

 

女孩在田裡的水溝甦醒。

身體恢復原狀,意識...她自由的穿梭在女人和掠食者的角色中。

但是目前,她剛「吞」了九個男人,下次的飢餓還要很久。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1675345f44a77732
alan

Jun 07, 2016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