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們現在正在忙

「喔…我都還好啊,感謝她的關心,喔…」我還在說話,她已經把我吞了進去,因為正處於大戰後的脆弱期,神經特別敏感,我不自覺地叫出聲來,反射性地往後退,她雙手抓住臀部,不讓我逃。
「汝是怎麼?叫那樣?身體不舒服喔?」我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