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2016 年到了尾声,各位猫男猫女年初时许的新年愿望都实现了吗?你也跟脸红小编的朋友一样,许了“希望能交到男朋友”的愿望吗?然而交到是一回事,在一起之后如何相处又是另一回事。为了不让明年的新年愿望变成“希望男、女朋友不要再生我的气”,快来跟小编一起看看这篇谈伴侣沟通的技巧文吧!

着名婚姻心理学家 John Gottman 说,强调伴侣间要有友谊,要接受彼此的影响力,遇到争执时态度要温和等等,这些原则上的问题对任何关系都有帮助,但如果要协助夫妻走出困难的关键,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不要被“表面”的冲突行为所误导,必须深入去了解,观察那些更原始的动力,化解婚姻关系或亲密伪相的解药不是揪出谁是谁非,而是“信任”,有了信任,性的问题自然就解决大半了。在 2016 年最尾声,以“信任”等同于“性任”(性,任你为之)献给亲爱的脸红红读者。

亲密难题

志伟和小萱是一对新婚夫妻,交往十年,结婚三年,无奈的是至今未曾有过一次成功性经验。小萱着急,希望志伟能重视他们现在的状况去看医生,但志伟却说他真的没问题,只是不想做。

这种状况对任何婚姻来说都是一道难解的题,即使你没有学过心理学。志伟主诉从发现问题后小萱就不断催他去医院,检查单上的回覆报告也真的没有生理上的问题,最后只好被硬拖到我这儿来,为了排除个人心理上的勃起障碍,进行常规性的感觉集中测验,检测结果,一样,真的没有勃起上的问题,至于为何不想做爱,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两人论外形、家世都可以说是相当登配,两人都是中小企业家庭的王子及千金,婚前也是通过自由恋爱促成的,在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什么相互勉强结婚的道理。谈起交往时,志伟为了疼爱小萱,可以付出很大的动力来安抚,所有的无理取闹都义无反顾地吞下,甚至在婚前想尝试的性行为都应小萱家的规定“婚前不可性行为”而作罢,由此可见志伟对小萱真的是呵护到了头的程度。照理来说,婚后如果双方没有任一方有生理上的问题,应该很快就能顺利进行性生活才是,可是为何偏偏婚后仅试过两次,而其中的一次是根本没办法勃起,另一次是半勃起,中途宣告进不去而失败,整个过程像是完成任务一样,丝毫没有愉悦感。

问起婚前婚后的差别,志伟说婚前就知道老婆是有点“公主病”,但心想这样的呵护婚后应该也可以容忍,但无奈,婚后老婆的个性由公主转成武则天,强势又跋扈,控制感极高,与老婆相处时总是紧张,而且会有轻度的心律不整症状。这样的状况,只要老婆不在家,一切都安好,只要靠在我身边,就全身不自在,整夜失眠。 “结婚至今没完成过一次。”老婆在咨询时很生气也很自责。在我们私下与志伟咨询时,志伟说,老婆在结婚前为了聘金太少与妈妈吵架,而且是很“严厉”的方式,妈妈为了我,只好忍羞承担,既然无力帮妈妈争取“面子”,老婆家财大气粗,虽平静落幕,婚也结了,但从那时开始心里一直就没有一天放弃过对她的恨。

老婆在外人面前总是表现着一副天真和善大器的样子,但在言语中彷佛可以听见从牙缝间蹦出来的刀子,询问一件事可以咄咄逼人到无法招架的地步,没依老婆要求的时间回家,晚一分钟就夺命连环抠,出差在外也要求中途不能有任何耽搁,甚至睡觉时脸朝哪侧都要依她安排,老婆就是想要完全掌控,一开始志伟是可以逃避就逃避,可以不要与她相处就尽量不要,但最后志伟受不了,190 公分,整整瘦到只剩 50 公斤。

此外,岳父母的掺入,让婚姻更雪上加霜。岳父是一名大企业家,强势作风是他一直以来的个人风采,但用在女儿女婿的介入上却是一大禁忌。尤其岳父对自己的女儿总是有求必应,只要女儿一憋嘴,天上的星星都得摘下来,所有人都得配合女儿的需求,至于委屈了别人,那是别人的事。志伟就是过这样的生活,每天回家都尽量用大量的酒精麻醉自己,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志伟的父母担心自己的儿子终究有一天会废了,于是希望儿子离婚,但谈何容易,岳父为他们两个在事业上数十亿的投资,怎能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