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2016 年到了尾聲,各位貓男貓女年初時許的新年願望都實現了嗎?你也跟臉紅小編的朋友一樣,許了「希望能交到男朋友」的願望嗎?然而交到是一回事,在一起之後如何相處又是另一回事。為了不讓明年的新年願望變成「希望男、女朋友不要再生我的氣」,快來跟小編一起看看這篇談伴侶溝通的技巧文吧!

著名婚姻心理學家 John Gottman 說,強調伴侶間要有友誼,要接受彼此的影響力,遇到爭執時態度要溫和等等,這些原則上的問題對任何關係都有幫助,但如果要協助夫妻走出困難的關鍵,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不要被「表面」的衝突行為所誤導,必須深入去了解,觀察那些更原始的動力,化解婚姻關係或親密偽相的解藥不是揪出誰是誰非,而是「信任」,有了信任,性的問題自然就解決大半了。在 2016 年最尾聲,以「信任」等同於「性任」(性,任你為之)獻給親愛的臉紅紅讀者。

親密難題

志偉和小萱是一對新婚夫妻,交往十年,結婚三年,無奈的是至今未曾有過一次成功性經驗。小萱著急,希望志偉能重視他們現在的狀況去看醫生,但志偉卻說他真的沒問題,只是不想做。

這種狀況對任何婚姻來說都是一道難解的題,即使你沒有學過心理學。志偉主訴從發現問題後小萱就不斷催他去醫院,檢查單上的回覆報告也真的沒有生理上的問題,最後只好被硬拖到我這兒來,為了排除個人心理上的勃起障礙,進行常規性的感覺集中測驗,檢測結果,一樣,真的沒有勃起上的問題,至於為何不想做愛,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兩人論外形、家世都可以說是相當登配,兩人都是中小企業家庭的王子及千金,婚前也是通過自由戀愛促成的,在理論上應該不會有什麼相互勉強結婚的道理。談起交往時,志偉為了疼愛小萱,可以付出很大的動力來安撫,所有的無理取鬧都義無反顧地吞下,甚至在婚前想嘗試的性行為都應小萱家的規定「婚前不可性行為」而作罷,由此可見志偉對小萱真的是呵護到了頭的程度。照理來說,婚後如果雙方沒有任一方有生理上的問題,應該很快就能順利進行性生活才是,可是為何偏偏婚後僅試過兩次,而其中的一次是根本沒辦法勃起,另一次是半勃起,中途宣告進不去而失敗,整個過程像是完成任務一樣,絲毫沒有愉悅感。

問起婚前婚後的差別,志偉說婚前就知道老婆是有點「公主病」,但心想這樣的呵護婚後應該也可以容忍,但無奈,婚後老婆的個性由公主轉成武則天,強勢又跋扈,控制感極高,與老婆相處時總是緊張,而且會有輕度的心律不整症狀。這樣的狀況,只要老婆不在家,一切都安好,只要靠在我身邊,就全身不自在,整夜失眠。 「結婚至今沒完成過一次。」老婆在咨詢時很生氣也很自責。在我們私下與志偉咨詢時,志偉說,老婆在結婚前為了聘金太少與媽媽吵架,而且是很「嚴厲」的方式,媽媽為了我,只好忍羞承擔,既然無力幫媽媽爭取「面子」,老婆家財大氣粗,雖平靜落幕,婚也結了,但從那時開始心裡一直就沒有一天放棄過對她的恨。

老婆在外人面前總是表現著一副天真和善大器的樣子,但在言語中彷彿可以聽見從牙縫間蹦出來的刀子,詢問一件事可以咄咄逼人到無法招架的地步,沒依老婆要求的時間回家,晚一分鐘就奪命連環摳,出差在外也要求中途不能有任何耽擱,甚至睡覺時臉朝哪側都要依她安排,老婆就是想要完全掌控,一開始志偉是可以逃避就逃避,可以不要與她相處就儘量不要,但最後志偉受不了,190 公分,整整瘦到只剩 50 公斤。

此外,岳父母的摻入,讓婚姻更雪上加霜。岳父是一名大企業家,強勢作風是他一直以來的個人風采,但用在女兒女婿的介入上卻是一大禁忌。尤其岳父對自己的女兒總是有求必應,只要女兒一憋嘴,天上的星星都得摘下來,所有人都得配合女兒的需求,至於委屈了別人,那是別人的事。志偉就是過這樣的生活,每天回家都儘量用大量的酒精麻醉自己,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醒,志偉的父母擔心自己的兒子終究有一天會廢了,於是希望兒子離婚,但談何容易,岳父為他們兩個在事業上數十億的投資,怎能說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