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近来 Dcard 上一篇“谈恋爱就一定要上床?”的文引发论战,文中女主角因为不想做爱而频频拒绝男友求欢。有网友认为不想就是不想,男方应尊重女方身体自主权;也有人觉得男女朋友做爱是义务,不是同不同意的问题。然而,“同意”这个议题在 BDSM 圈内,早已是行之有年的规矩……

yesmeansyes

图/来源

PTT WomenTalk 版先前的一系列文章中,女方先揭露被多年好友约出、喝醉、疑似性侵的事件,其后男方也提出自己方面的说法,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激起大家强烈情绪反应而被激烈辩论的点包括“怎么知道对方是同意的?”有网友以很滑坡的方式讥讽道:“所以以后牵手也要问?做爱时每插一下之前都要问可不可以吗?”(学习如何沟通:床头吵,床尾也不合?性沟通的四点建议

我总觉得 BDSM 等等边缘性实践可以在许多争议上给香草社会(注1)一些经验与启发。早在 80 年代,欧美 BDSM 圈便提出了“安全、理智、知情同意”的口号,希望成为圈内人的共识。虽然多年下来,BDSM 圈内也对此种过于乐观的宣言提出了辩证与反思,但不可否认的是,BDSM 圈了解“同意”是必须严肃对待的、是必须谈的。许多人至今仍试图对“参与游戏的双方如何协商、如何确认同意、各自有什么义务……”等问题提出新的观念、准则、与要诀。

那么,BDSM 圈在“同意”这事上可教大家什么呢?

神智清醒,才有可能同意

首先,“安全、理智、知情同意”口号中,“理智 (sane)”意指参与人须是神智清醒的:没有酒精、药物的影响,也不应处于愤怒、悲伤等情绪过于激动的状态。这不仅为了“安全”,防止双方做出失控或能力范围之外的行为,也因为醉酒、意识不清的人是无法“同意”的。这在香草性爱的情形下也应适用:如果你发现他醉了、甚至处于“不是平常的他”的状态,最好假设对方已无法负责地同意你的性邀约。今天就打消和他做爱的念头吧,以后还有机会的。

延伸说来,在 BDSM 实践前,双方若明确约好了不可跨越的界线,在实践过程中就得遵守,不可抱着侥幸的心态边玩边多拗一些。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受方(注2)在 BDSM 情境中可能处在较难为自己做决定的心理状态。香草性爱中有很类似的情境:双方如果已明确说好需戴套或只能外射,在做爱中途试图说服对方同意更大的尺度就是不妥的。很遗憾地,这种例子似乎还不少见。

但,约定不可能面面俱到。对方没有明白拒绝的部分,就得靠常理判断合理的同意范围。例如,如果双方约好要玩绳缚,进行绳缚的必要碰触应该属于合理的同意范围。多余的爱抚、鞭打等,最好仍能事先协商好。若没有明确约定,就得要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询问对方的同意了。同样的道理,在香草性爱中,同意性交并不代表同意一切性交形式,同意阴道交未必表示能接受口交肛交,同意道具插入也未必能接受性器插入。“问”是必要的。

“同意”是须时时确认、随时可反悔的

“每插一下之前都要问可不可以”也许并不荒谬:确实,BDSM 人们得时时刻刻注意对方是否仍愿意,即使可能不是以口头询问的方式。例如,每一下鞭打前后都得观察受方的状态。许多人也许听说过:有些 BDSM 情境会模拟让受方可尽情抵抗挣扎的情节,此时说“不要”不算数,但只要说出约定好的安全字,该情境就得停下。为了避免混淆,安全字通常会是个不在情境内的词,例如“香蕉”等等听来莫名其妙,会让人冷下来的词汇。“红灯”则在近年逐渐成为圈内通用的安全字。如果是嘴被蒙着等等说不出话的情况呢?此时设计一个紧急出口更是重要的事。有些人会约定手势,也有些人会让受方拿着某物件,如果掉了,就是得停的信号。(推荐阅读:【图解】BDSM 的想像 vs 现实:你真的知道 BDSM 在干嘛吗?

如果受方已发出了安全信号,施方却置之不理,在 BDSM 圈内绝对是会被强烈谴责的。如果连被一般人认为边缘、“变态”的 BDSM 都如此重视“同意”,都认为任何情境都需要有个安全出口,那么香草性爱似乎也该更了解:做爱过程中本就要随时注意对方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