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這年頭,誰沒有過幾次性幻想?我們幻想自己被架在牆上,被粗魯的強吻,甚至進行一場狂放的性愛。但是有「被強暴式」的性幻想從來不代表我們真的想被強暴!聽聽作者皮皮對此類幻想的精闢見解!(五步驟展開情慾性幻想

我曾以為我幻想的這一些都是不對的。

sexual fantasy

還在熟睡的我感受到有人正在撫摸我的身體。我被驚醒了,但仍瞇著眼裝睡着看看到底是誰。「是他!」我看到那數小時前還在舞台上演奏者小提琴揮灑着藝術天份的他。在演奏會結束後,我還跑去後台和他說上幾句話問候對方,怎麼現在他會在我的房內呢?

我還在想著這一些詭異時,他越發過分的往我身體的深處摸去。他的一手在我的睡衣內游移,另一手毫不客氣地伸進了我的內褲裡。

我想要繼續裝睡。或許沒有反應的女性身體會使他的性趣退回他的褲襠內。該死的是,我的身體竟然不聽使喚地回應了他。「別再裝睡了,我知道你想要的。」我大力地睜開雙眼,用憤怒的眼神看著他,我看到了他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我一點都不想要!」我從床上彈跳起來,馬上往門口跑去。在我還未來得及逃出門外時,他壯碩的兩手把我抱離地面,轉身把我扔在床上,四肢被扣得牢牢的。我已經溼得不像樣了。

他粗蠻地扯下我的內褲,就直接進擊了!(關於性行為,女人熱愛刺激與冒險

難道你不正常嗎?

Bivona & Critelli (2009) 對美國西南部的女大學生進行問卷調查後,發現至少有62%的她們曾有過這一類的性幻想。聽好咯,是至少有62%!(數字應該更高,因為承認自己有被強暴性幻想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在他們之前的分析則提議大約31%至57%的女性擁有這類型的幻想(Critelli & Bivona, 2008)。

在我還未瞭解這一情況之前,我還一直懷疑自己是否有被虐傾向,要不為何會幻想一件被違反意願(against will)地進行性行為呢?原來有多於一半以上的女人都曾經有過這一種強暴式幻想。(臉紅討論區曾討論:女人的被強暴性幻想

Bivona & Critelli (2009) 繼續說明這一類的性幻想主要分為兩種。一種為能引起幻想者興奮的「性愛式被強暴幻想」(erotic rape fantasies)以及讓幻想者覺得噁心的「厭惡式被強暴幻想」(aversive rape fantasies)。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當中,描寫的就是典型的「性愛式被強暴幻想」(erotic rape fantasies)。「施暴者」都是長得帥,擁有好身材,極具吸引力的對象。該對象多數為男友、前男友,或長得很帥的朋友。在幻想當中,幻想者從開始的反抗,慢慢轉變意願。幻想情節中多包含了被捆綁、限制行為的情節(好多年前的《流星花園》,杉菜被道明寺強壓在牆上動彈不得,接著被他那性感雙唇狂吻的戲碼,哎喲有誰願意和我一起來演一演啊?)幻想者在進行這類型的被強暴式幻想時,多帶來正面的感受(如:性興奮)。

此外,「施暴者」多為受到幻想者的魅力吸引,認為她的性魅力無法抵擋,無法再等待多一刻現在就必須得到她(I can’t wait another minute to have you)的情節非常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