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小編知道每個禮拜貓男貓女都跟我一樣期待慶爺的新文章。每次都覺得慶爺的故事走在玩火邊緣,挑逗、背叛、出軌、三角關係、睡友關係,都是家常便飯。而這一次,是發生在女中的師生戀故事,結婚了的老師,不甘寂寞的女學生,好戲正在女中上演。(小編馬上想到了好好看的日劇《魔女的條件》啊)

 

magic-1


據說代課老師會有種挫樣,但我在他身上反而看到了沉穩和成熟。
我敢說他絕對沒有超過三十歲,至少他的樣子像是戴上眼鏡的彭于晏。

我不知道一個大男人跑到女校會不會有什麼壓力,
但至少我可以從他來的第一天就聽到同學間的竊竊私語。
我不知道她們把他拿來跟哪個男星比,因為我沒興趣。
讓我覺得有趣的只有他結婚了沒。

我看著他在黑板上寫下「陳昱廷」三個大字,然後開始介紹自己。
黑框眼鏡下的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像是孩提時代那總是照顧我的鄰居哥哥,
又像是在挫折寂寞感之下會尋求的那個男人。

他長的完全就像是那個樣子。

他在介紹完自己之後問了我們有沒有問題,
除了隔壁的子允仍然昏昏欲睡以外,大家都默默的欣賞那張賞心悅目的臉。

「你結婚了嘛?」我舉手,雖然答案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結了,小孩一歲多一點。」他依然是那個客氣有禮貌的微笑。

「你幾歲?」

「這位同學,妳的名字是?」

「張愷茵。」

「妳體重幾公斤?」

「......」這下換我語塞。

「張同學,年齡也是男人的一種祕密喔。」他給了我臺階下,但我怎麼可能輕易認輸。

「168/52 34D 24 35。」我就是喜歡看著男人一副目瞪口呆的臉。

「謝謝張同學的分享,我今年18歲,存了十歲在銀行。」我看見他臉上的笑容不減,頓時
讓我對這個男人感到大大認同。

我聽見大家的笑聲,然後看著他笑了出來,同時眨了眼睛。
而他也是那樣,回覆著我那客氣又禮貌的笑容。

所謂的課後輔導好像只是在浪費生命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面。
就像我現在坐在這裡看著對面的他對著我補考默寫一樣。

「張同學,以妳的聰明才智,背一下默寫這並不難吧?」他笑著看我,又是那客套的禮貌
笑容。

「我認為生命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面。」

「試定義何謂美好。」

「慵懶的早晨,被愛人吻醒,起床刷牙時聞到桌上已經準備好的早餐,然後在吃完早餐
出門前來場激烈又快速的性愛。」

「張同學,這可能比較不適合妳的年紀。」他笑著。

「年紀只是記錄你活了多久,而本身不代表任何意義,老師。」我在老師這兩個字下了重
音,試圖讓他有點備受攻擊的感覺。

「妳很有想法,可惜學校要照著規矩來,妳不寫完我也不能給妳分數。」

「寫完了。」我將考卷交給他接著站起身離開他的辦公室。

「張愷茵,妳會是讓老師頭痛的學生。」

「你有那個膽量,我就給一個機會,讓我心痛回來。」我看見他的身體頓了一下,就像是
觸電一般。

「回家小心安全,上下班時間車多。」我轉身後聽見他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後揮手。

但嘴角,不自覺漾起異樣的微笑。


「老師,關於屈原和楚懷王的關係,是不是不僅止於君主之間?」我舉手。

「這是一個很有深度的問題,但根據文獻,我沒辦法做憑空妄想,所以這個問題我無法
回答。」

「屈原為何以香草美人自居?堂堂大男人會把自己比喻成香草,和美人,這是不是不太合
邏輯?我覺得可以合理懷疑屈原是殉情,並非如同世人所留傳的那樣為國殉身。」

「張同學,這個問題讓我們下課後來討論,其他人還有什麼問題?」

大家面面相覷的看著我,似乎在期待我和他的針鋒相對。

「沒有問題了?下禮拜考離騷默寫,別忘記了。」他收起教學講義,準備離開教室。

我走在他身後,跟著他到辦公室,這間辦公室我已經很熟悉了,就像是我家廚房一樣。

「你知道我只是找問題問。」他點頭。
「怎麼,怕丟臉?」我看見他不說話,還以為他生氣了。

「我知道女中的頭腦很好,但沒想到一直用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他說。

「怎麼,不行嘛?」

「好好讀書,不要想一些有的沒的。」

「想你算不算有的沒的。」我幾乎是沒有任何遮攔的說出口。

我看見他表情愣了三秒,這就是我要的。

「老師,我沒問題了。」我背起書包轉身就離開。

「張愷茵。」我知道他會叫我,所以刻意將腳步放緩。

「幹嘛?」

「小心安全。」我回頭看見他的客套禮貌微笑,不禁笑了出來。

男人啊。

我是不知道他出現在市區的圖書館是要幹嘛,
但他旁邊有個空位,我不假思索的坐了上去。

「這麼認真?」他拔下耳機,似乎對於我得到來沒有感到很驚訝的樣子。

「你呢?」

「碩士論文。」他拿起手中的書聳了肩。

「所以我該在這裡叫你老師?還是陳昱廷?」

「隨妳。」

「家裡不用顧?」

「有賢妻良母就可以輕鬆點。」

「沒打算拼第二胎?」

他的目光從書本轉向我,接著又是招牌的客套禮貌微笑,對著我說:
「妳跟男朋友會做愛嘛?在哪裡?」

「會啊,有時候他家,有時候我家,怎麼?」我正在期待他的語塞。

「就是了,我現在在圖書館,不在家,所以沒辦法拼第二胎。」我看見他眼裡的狡黠。

該死,我居然自己爆料了。

「我說妳們這個年紀,應該要好好保護自己,畢竟有意外誰也不能負責任。」

「不要用老爸的語氣跟我說話。」

他聳了肩,我以為他會繼續對著我說教,但他只是戴上耳機讀他的書。
這讓我有些氣餒,被套話又被已讀不回的感覺。

「上禮拜分手了。」我搶過他桌上的筆記本,用剛在無印良品買的紅筆寫下。

「恭喜。」他用藍筆寫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居然比平常在黑板上寫得字還來的娟秀。

「給點安慰好嘛?」我本來想補個幹,但我臨時收回。

他起身給了我一個擁抱,這反而讓我嚇到彈起來。
他對我用了氣音說聲好好讀書之後就繼續讀書,反倒是我因為那個擁抱而迷失了三小時。
一定是那該死的香水味和溫暖的胸膛讓我回味再三。

我戴上耳機接著看著書本發呆,偶爾偷瞄他的側臉,和試著多聞聞他身上的味道。
淡淡的麝香,卻又和他整個人搭配得天衣無縫。

「我知道我很帥,但是書中自有顏如玉。」他在筆記本寫下這行話傳給我看。

我只是笑了出來然後寫下「無恥」兩個大字在他的筆記本上。

我不知道他居然開始有了那麼點的人味,而不再是那個冷冰冰的老師。
這至少是對我來說有些收穫的。

讓我有那麼點的驕傲和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