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文學:欲擒故縱的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關於艾艾與EX糾纏的開始請見Hello Ex,艾艾與EX的激情遊戲請見與Ex的火辣激情。)

 

海浪拍擊沙灘,刷啦,刷啦。 

D輕鬆揹著艾艾走在黑夜的沙灘,天上難得出現幾顆星星,缺了一角的月亮隱晦不明。

艾艾趴在D背上,享受如偶像劇般的場景,跟D在一起,他就是會把女人侍候的像公主,會讓女人誤以自己真是他的唯一,若非親眼見到他有別的女人,艾艾絕對不會相信D的真心真意全是演出來的。

「可惜今晚的月亮不夠亮。」D不甚滿意。

艾艾的注意力放在突然興起帶她到海邊的D身上,可以感覺出D心事重重,他不提,她也不問,反正D想說的時候,就會說。(網友推薦約會好地點

「這樣已經夠漂亮了,你看得到路嗎?不會走到跌倒吧?」光著腳丫的艾艾一手勾著D的肩,一手拎著涼鞋,黑色的高跟性感涼鞋,晃啊晃。

「妳是我的寶貝,我怎麼可能捨得讓妳跌倒,妳要相信我。」D拍拍艾艾黑色短裙快遮不住的屁股,說著甜言蜜語,哄她開心。

艾艾嘲諷微笑,盯著D的後腦勺,既想拿高跟鞋敲他一記,要他別再撒謊,又想為他拍手賀彩,其實她很喜歡D說甜言蜜語時,認真到不能再認真的德行,成堆的謊言宛如出自肺腑,好像連他自己都騙能過。(男人,你懂不懂?

D找了塊面海的沙灘放下艾艾,與她並肩而坐,腳板陷在柔軟潮溼的沙子裡,看著浪潮不停刷啦,刷啦拍擊海灘。

「艾艾,我們公司最近人事調動,我很可能會被調派到高雄分公司。」這套說詞,D已經反覆想好了,甚至也模擬艾艾可能會有的反應。

聽到他要調到高雄,她一定會很震驚,很可能會抱著他要他別走,或是要他帶她一起走,當然,他連拒絕的說詞都準備好了。(遠距離戀愛怎麼辦?

事實的真相是他不可能帶她走,因為他根本沒有被調派到高雄,實在是最近家裡那個女人又開始歇斯底里,像牢頭緊盯著他,拚命查勤,連他周遭的同事、朋友以及家人都遭到波及,他快瘋了,沒辦法只好跟艾艾劃清界線。

D看著艾艾,摒息等待她的反應,看是要用A說詞,還是B說詞,使艾艾不哭哭啼啼,死纏爛打。

「哦,高雄很不錯呀。」艾艾平靜接受D可能搬到高雄的消息,他們倆個不就是這麼回事,見面就是打砲,打完砲,就分開。

回家後,夜深人靜時,她偶爾會覺得很空虛,曾被D填滿的部分,再度掏空,短暫的肉慾與歡愉都無法讓她滿足,不該再這樣下去,疲憊讓她想離開,偏偏沒辦法下定決心,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要被調派到高雄分公司,既然他提出了,她沒有不同意的道理。

艾艾的回答,讓D傻眼,他沒想到她會不哭不鬧,也沒有抱著他哭求他別走,或者要他帶她走,她的反應太平靜,彷彿他們是點頭之交,怎麼會這樣?難道她不再喜歡他?難道她有了別的男人?(當情人忽然變冷淡

老是反反覆覆,不確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的D急了,牽起艾艾的手,放在胸口,深情款款說,「艾艾,人事命令還沒下來,或許被調到高雄分公司的人不是我也說不定。如果我被派到高雄去,妳會不會想我?」

她還愛他對吧?不然不會跟他出來,不會每次都跟他旁若無人瘋狂做愛。

D唱作俱佳的表現,讓艾艾笑了,「我不知道。」

或許不再見他的日子,會瘋狂想念這一段見了面就狂熱做愛的日子,但是分開,對他們兩個,不!是三個人,都會是件好事。

D非常不喜歡她的回答,他摸摸艾艾的小臉,繼續演出深情的模樣,「我會想妳,不管了,就算公司派我到高雄分公司,我也不會去,我要留下來。」

艾艾的不在乎,讓D在乎,他沒有辦法這麼快放手,也不打算放手,管家裡那個女人如何歇斯底里,她就是不能管他。

「你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艾艾,我對妳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從來不跟妳開玩笑,以後我們要常常做,知道嗎?」做出決定,讓D笑的得意洋洋,他很有把握能夠讓艾艾離不開他,不管是身體或是心理,除非他不要,不然她永遠都是他的。

「做什麼?」艾艾呆掉,他不是要放手了嗎?怎麼又不放了?

「做愛啊。」

「你不是很忙,又可能會被調派到高雄,怎麼常常做?」更別提他家裡還有另一個女人在等他,他就會光說不練,真有辦法跟她常常做,她就佩服他。

「反正我不會去高雄了,只要我們想做,就要盡情的做。艾艾,妳不喜歡小孩,我也不喜歡小孩,我們這輩子就這樣在一起,不要結婚也不要有小孩。」D對於跟艾艾的未來有了新的計劃。(想要性愛不要孩子

艾艾靜靜聽D自私的想法,很想放聲大笑,不過她沒有。

D從來不知道,她不是不喜歡小孩,是她認為跟他在一起不能生下屬於他們的孩子,所以她特別注意避孕。

因為無論怎麼看,D都不會是好先生,好爸爸,就像好友曉菁說的,他爛到底,她何苦當爛到底的爛人的老婆,每天拖著孩子苦苦等他倦鳥歸巢,或許不僅孩子要她獨自養育,連他,她也要一併照養,她不是超人,她只是平凡的女人,也渴望有副可以倚靠的肩膀,她不想那麼累,那麼苦。

「誰也沒辦法阻止我們在一起,誰也沒辦法讓我們分開。」D的眼神閃爍不定,編織著腳踏兩條船的美夢,他很有辦法,隨便三兩下就能哄得兩個女人服服貼貼,她們是他的戰利品。

艾艾偏頭對做出結論的D說:「你知道嗎?在這世上,有兩個人能讓我們分開。」

「誰?」

「一個是你,一個是我。」艾艾對他微笑。

浪潮,刷啦,刷啦,前進,後退,不停拍擊。

 

當愛只剩遺憾

是不是不該相信

分手後還能當朋友嗎?

做愛後,動物感傷。

愛情沒有答案

糾纏的你我她

為何總是放不下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水晶娃娃
Aug 01,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