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Ex是我的主人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關於 艾艾 和 Ex 的禁忌故事請見Hello ExEx,很鳥與 Ex 的激情鏡愛


一身女僕裝扮的艾艾梳了兩顆可愛的包包頭,趴跪在D腳邊,吸吮D硬挺巨大的陰莖。

D的牛仔褲跟內褲已經被艾艾脫到腳邊,她吸的津津有味,溫潤的舌頭舔過馬眼,吞下分泌出來的液體。

「主人,艾艾吸得好不好?主人舒不舒服?」艾艾嬌聲嬌氣,搖擺水蜜桃屁股。

今天她是女僕,D是主人,他們特地挑了一間歐式風格的汽車旅館,玩角色扮演,D打電話給她時,她可以從電話中聽出D很不高興,她猜,他大概是跟現任女友吵架了。

這一次他們是為了金錢爭吵或是D被現任女友發現外頭有別的女人?艾艾這個前任女友很樂意讓D的現任發現D有別的女人,所以每次跟D做愛,都故意留下痕跡,不是指甲痕就是香水味,宣告存在。

D坐在沙發上,一手摸著艾艾的臉,高傲問:「妳溼了嗎?」

「溼了。」艾艾嘟嘴,張嘴吞下他的蛋蛋,用舌頭玩弄他的蛋蛋。

「有沒有穿內褲?」雙腿大張的D舒服閉上眼,再睜開看著淫蕩搖擺屁股的艾艾,想起在家總是給他臉色看,總是不斷查他行蹤的現任女友,想著,他為何要放棄跟他在床上玩得很瘋狂,下了床也從不會給他奪命連環扣的艾艾。

對了,是為了錢,也是為了有人時時刻刻照顧他的生活起居,艾艾沒有足夠的金錢夠他們倆個玩樂,艾艾需要他照顧,所以他選擇另一個不必扛責任,每天可以輕鬆過日,不想上班就可以不用上班,還給他零用錢的女人。

可是他幹著那個女人的時候,常常會想到艾艾,自私的想如果艾艾跟家裡那個女人能綜合一下就太完美了。

「艾艾很聽主人的話,沒有穿內褲哦。」艾艾盡情滿足D,她玩弄他的蛋蛋,感覺到小穴不停發熱,渴望D馬上將陰莖插進發癢的小穴。

「把裙子拉開讓我檢查。」D霸道命令,喜歡艾艾的順從,這又是家裡那個女人不會給他的。

這幾天,家裡那個女人又在跟他鬧,不停質問為何他身上會有女人的指甲抓痕,為何衣服上會有女人的香水味,D一概推說她太多心,那女人神經兮兮不斷丟出問題,他懶得回答,不想回答,也找不到藉口回答,幹脆吼她,讓她不再問個不停。

只是那女人變得更加神經質,連他上班開會都要奪命連環扣,他接了電話還不夠,那女人還要打給他的同事確認他人真的在公司,不是在外面鬼混。

她,真的很煩,相較之下,他說什麼就信什麼的艾艾可愛太多、太多。

「是,主人。」艾艾的小嘴鬆開被口水潤澤的蛋蛋,將小澎裙拉開,讓他看見沒有穿內褲的下體。

D發現艾艾的陰部竟然一片光滑,陰莖興奮的更加堅硬,雙眼發亮,「艾艾,誰准妳把陰毛全都剃光?」

「主人,最近天氣好熱,艾艾的小穴有毛毛會熱,小穴天天都溼答答,毛毛跟著溼答答會不舒服,所以艾艾把毛毛全部剃光了。」艾艾像個小女生,嘴巴說的無辜,了解D的她知道D一見到她光溜溜的下體會特別喜歡,果然,光看他肉慾的眼神就知道,現在他特別想狠狠幹她。

「妳這麼容易溼?」D的聲音沙啞,嘴角止不住笑,跟艾艾在一起特別輕鬆自在,只要想著怎麼跟她瘋狂做愛就好。

「是的,主人。」

D的手著迷摸著光滑的恥丘,來回弄玩溼潤的小穴跟荳荳,「我不在妳身邊的時候也是溼的?」

艾艾閉上眼享受D的撫摸,下體搖擺,歡迎D的手指插進來,喘氣呻吟,「艾艾只要一想到主人的肉棒,就會好溼,好癢~~。」

「小穴又溼又癢該怎麼辦?」D喜歡看艾艾等著被他幹的騷樣,陰莖顫抖,等不及要狠狠插進小穴,狂幹猛插。

艾艾這麼騷,這麼喜歡被他幹,他的陰莖才會沒辦法離開她,每隔幾天總要約她出來幹到雙腿發軟才行。

「小穴又溼又癢就需要肉棒來幹才能止癢。」艾艾笑得好淫蕩,對上D的雙眼,她的手加入他,粗魯揉搓已經充血的陰蒂,火熱與酥麻感由陰蒂舒服傳到趾尖,讓她發出飢渴呻吟。

「求我幹妳,不然我就讓妳一直癢下去。」他故意釣她胃口。

艾艾拉著D的手,引導他插進又溼又滑的小穴,擺動屁股騎他的手指,可憐哀求,「主人,求求你狠狠幹艾艾的小穴,替艾艾止癢,你不發狠用又大又硬的肉棒幹小穴,艾艾會癢死的。」

「妳的小穴很愛我的肉棒?」他一手上下套弄硬挺的肉棒,堅持還不幹進等待他的小穴。

「愛死了。」艾艾笑得好騷,伸出舌頭緩緩舔過紅唇一圈。

D喘氣,加速手部套弄陰莖的動作,「只愛我的肉棒?」

「對。」

艾艾的回答滿足D,他笑的好得意,但假裝生氣拍她的屁股一下,「妳忘了叫我主人!該打!」

「是,主人。」艾艾樂在其中,扮演女僕的角色,「求求主人用肉棒狠狠懲罰艾艾。」

「妳要我用肉棒怎麼懲罰妳?」D鬆開手,不再看著淫蕩的艾艾自慰,免得還沒插進小穴,就先射出來。

「隨便主人想怎樣懲罰,就怎樣懲罰,最好是把艾艾整得下不了床。」她愈騷,說出愈粗俗的話,D就愈喜歡,愈會用肉棒滿足發浪的小穴,光是想像D會怎麼幹她,小穴更癢了,內部肌肉縮緊,期待硬梆梆的肉棒。

D笑的邪惡,手指捏了下發浪的陰蒂,「我等一下要把滿滿的精液射進欠幹的小穴。」

「好的,主人。」艾艾的舌頭再次誘惑舔過紅唇。

「射進去之後,不准妳把腿合起來,我要看我的精液混著妳的淫液流下的淫蕩模樣。」D的手指沾著小穴淫液,拉下她身上平口的一字領,露出已經激突的乳房,抹在顫抖的乳頭上。

艾艾咬的嘴唇,喘氣,將慾火焚身的身體貼向D,「主人怎麼說,艾艾就怎麼做。」

「我還要妳吃下我跟妳的混合液。」D光是想到艾艾的小嘴吃著他的精液跟她的淫液的畫面,就興奮粗喘。

艾艾笑了,笑得好神秘,好妖媚,抵著D的額頭,拉著他的手,讓他粗魯的揉捏她的乳頭,「我喜歡跟你一起吃,那一定會很好吃。」

D不置可否的笑了,一把將讓他熱血沸騰的艾艾抱到大腿,陰莖對準淫蕩發癢的小穴狠狠插進去,剝嘰一聲,他舒服嘆息,「艾艾,妳的小穴這輩子只能吃我的肉棒知不知道?」

艾艾仰頭舒服的叫了一聲,淫水流得陰部全都溼了,當D的陰莖狠狠插進來時,她聽見刺激的抽插聲,讓她更加興奮,D自私的要求,使她看著他問:「那主人的肉棒呢?是不是只會插進艾艾淫蕩的小穴?」

D楞了三秒,笑了,流利說謊,「這是當然,除了艾艾以外,我沒有別的女人。」

艾艾心裡在冷笑,那跟他同居的那個女人是誰?老媽子?台籍女傭?還是能陪他上床的提款機?

但她表面上卻笑得好天真,好燦爛,好像相信D是真心的,相信D這輩子除了她以外,不會有別的女人。

「艾艾,妳的小穴吸得我好緊,好爽,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要永遠在一起,好嗎?」陰莖狂猛在小穴內衝刺時,D嘶氣要求。

每一次瘋狂做愛時,D總會不厭其煩重覆他們要永遠在一起這一句話,今天,不知為何,艾艾聽了,好想哭……。

可是,她堅持不在D的面前流淚,除非他幹她幹得很爽,不然,她絕對不哭,所以艾艾笑了,勾著D的脖子,笑的蝕骨銷魂,學他流利撒謊,「好,我們要永遠在一起,誰也不能讓我們分開。」

無法自拔的(做)愛

無法自拔的禁忌性愛

姊弟慾

今晚,你想成為誰

網友熱烈討論愛

只要想到他就會濕

角色扮演怎麼玩?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水晶娃娃
Jun 27,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