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有人说,感情里最可怕的小三就是前女友。然而,胶着在这样的关系里,常常要向前也不是,离开也还不甘心。在故事里的女主角,当发现自己原来不是那个唯一时,她也不是不痛,就是想用个更潇洒的方式回应:也许我是爱情里的后到者,但亲爱的,我要我自己的快乐。(看庆爷精彩爱情小说

sex

我坐在他面前,我们之间有一张桌子的间隔,桌上有瓶不知道几年的红酒,和两个空荡荡的红酒杯。

他拿起了打火机,我以为他打算点根菸来抽,却又想起他不怎么抽菸。

我没看见他有任何拿起或寻找菸盒的意图,他仅只是将打火机放在手上把玩着。点起,熄灭。

“点根线香,好吗。”他歪着头问我,而我只是点点头。

于是他从抽屉底下拿起了线香,是略为粗短的紫色。他将点燃的线香放在菸灰缸上,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仍留着菸灰缸。

“檀香?”

“不算是。”

“甚么时候从香氛蜡烛变成这么诗情画意的线香?”

“太浮夸。”他淡淡地说,随即转为沉默。

他拿起遥控器对准电视旁的音响,缓慢的旋律开始充斥这个空间。

“棉花糖。”我看着他,他点头。

对照他身上的刺青,和左边耳垂上大大的耳环,这感觉有些突兀。

我拿过他的遥控器,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松开了手。

迅速按了下一曲,又再按了几次,这张专辑的确是和他大大的不搭,至少和现在的他不搭。

“这么久不见,怎么转性了?”我看着音响萤幕上的12。

“面对现实。”他清了喉咙。

“还弹 BASS 吗?”

“别谈论过去了。”他说,挥挥手,而我看见他手背上的太阳刺青。

“你最近还好吗?”

“关妳屁事。”他笑了出来,嘲讽的那种。

我拿起桌上的红酒,顺着杯沿倒了七分满,接着大口吞下。

对,大口吞下,一点也不想品尝。

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骂我浪费,但他仍坐在躺椅上,看着线香的烟发呆。这让我又再倒了一杯,然后放在他面前。

“戒了。”他又开始把玩打火机,而我翻了白眼。

“那你干嘛拿两个杯子。”

“怕妳想砸我杯子。”他说了句不知道是否是玩笑的玩笑话。

音乐停止,因为我刚刚转到了最后一首,空气又开始安静了下来。他没有看着我,应该说从我进来之后他没有正眼瞧过我。这倒是无所谓,毕竟我也不过是,突如其来的闯入。

“你后悔吗?这些年。”

他用着一副果然我会说这种话的眼神看着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正眼瞧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打算说话,于是我将另一个杯子也倒满,接着又是一饮而尽。

“浪费。”他轻声地说。

他起身走向我,而我只能静静地放下杯子,然后享受被他拥吻的温柔,那个有些朝思暮想却又总在拿起手机时嘎然而止的念头。鼻息交错之中,我却只能在他的喘息中,寻找一丝丝的解脱。好像能够解决甚么,却又在每一次地摆动中更加沉重,一次次的深入,让我在愉悦中开始忏悔。

“浪费。”我舔去他眼角泪水。

“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