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改造灰姑娘》之無法忘懷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騷動:改造灰姑娘》之情不自禁)她雙膝顫抖,連站著的力氣都快要沒有了。她腦袋迷惘,無法清楚思考,最後壓抑不住地斜仰著頭,任憑他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耳際。

他加重力道,手指陷入她身體的柔軟。她呻吟著他的名字……

然後一切都停止了。

李德咒罵一聲,退開時抓住她的手臂,以穩住她的腳步。在確定她不會一頭撞上鏡子後,他放開她,手往臉上一抹,苦皺著臉握住他的傷肩。「我很抱歉,露西,我──該死,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我不是有意要這麼做。」

砰!噢,很好,她回到現實了。她揮揮手,彷彿一匹馬張嘴吐氣般隨意地「哦」了一聲,反正她也不覺得自己有那個魅力。「別想太多,我只是喝醉酒昏了頭。而且也不能怪你,你可能是閉上眼睛,把我想成其他人了吧。」她強迫自己不能退縮,以免更加出糗,走過去拾起被扔在地上的睡衣。

「小露……」

她強顏歡笑地轉過身。這一刻,她警告自己,要是她的視線膽敢從他的臉往下移往養眼的健美身材,她就要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來。她或許醉到不知羞恥,但她還有自尊心。「真的,李德,無所謂,我只是很累了,我忙了一整個星期。」

李德再次抹抹臉,兩手撐在屁股上,打量她許久。「好吧,我想我們是該躺一下,我的意思是說上床,睡覺!該死。」

他真的很不會玩文字遊戲。她得記住,玩猜字遊戲的時候一定不要跟他同組。

「晚安,李德。」

「晚安,露西。」

門一關上,即使仍處於興奮狀態中,露西仍火速換上衣服,躲進被窩裡。幸好她剛剛洗澡時也順便刷了牙,否則她的公寓只有一間浴室,要她走出房間繼續那尷尬的場面,她死也不幹。

李德專注聆聽著自己腳踩跑步機的聲音,咚咚咚的規律節奏成為他懲罰自己身體的背景音樂。

雖然他告訴露西他要睡了,但他根本就不可能睡得著。他得先把剛才積壓的能量釋放出來才行。他替露西上的第一堂課變了調,他已經數不清剛才的畫面在他腦海中反覆播放了多少次,就好像看DVD時按到重播鍵,卻怎麼也找不到該死的結束鍵。

從頭到尾,他的眼睛都是閉著的,不過他沒有唬人,他的手可以在腦中描繪出影像。他已經有十幾年沒碰雕刻,但他的手並沒有忘記如何去記憶主題的細節。一點也沒有。

他渾身汗如雨下,腦袋試圖釐清到底是從何時開始,他的課變成只剩激情。該死,如果他對自己夠誠實,那大概就是從他踏進房間,看到她穿連身性感泳衣,閉上眼等待他的那一刻開始吧。

她從不像其他女生一樣喜歡強調身材。她是個書呆子,老愛躲在大出風頭的人背後,例如她哥哥。長大之後,李德時常跑去馬瑞斯家住,露西對他來說就像妹妹一樣。

兄妹之情又怎麼會突然迸出愛人之間的情慾?該死!既然他已經做出承諾,就得想想要怎麼解決這些課程,否則就得度過接下來淒慘的兩個月。他瞄了一眼電子里程表,剛好跑完十哩。他改以慢走來緩和呼吸。

對了,就是距離。只要在指導她改頭換面時,跟她保持距離就行了。下次就改採專業講解的方式,他可以站在房間另一頭,讓她坐在沙發上寫筆記。一想到那滑稽的畫面,李德爆出笑聲,直到畫面裡的露西突然學起小甜甜布蘭妮,穿上兩截式中空學生制服,要求他實際示範如何勾引男人。

「該死!」

李德一拳打上停止鍵,跳下跑步機。他沉重地喘氣,仰頭緊閉雙眼。當那個畫面又回來糾纏他時,他宣告放棄。看樣子,他得在上床前先去沖個冷水澡。從明天起,所有課程都不能動手,至少必須保持一臂之遙的距離才行。

難以忘懷的第一次

想像第一次插入的那一刻

無法呼吸的第一次約會

第一次自慰

曖昧,不曖昧

不只的曖昧

在男友與前男友之間

※線上購買《騷動:改造灰姑娘》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eb0d5ef78e839e87
臉紅精選

臉紅小編精選情慾及身體好文,讓我們找到自在與自由的談性空間。

Jun 12,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