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包養關係中,如何維持微妙的平衡?若一時失足,是不是就再也回不去了?黛西的包養日記,至此告一段落,留給我們對包養的更多想像……(前情提要:他的愛情,妳的麵包:「可以讓我包養妳嗎?」(七)

他的愛情,妳的麵包:「可以讓我包養妳嗎?」(完結)

photo credit: via photopin (license)

「怎麼了,在忙嗎?明天晚上一起出去吧,看到趕快回我……為什麼假期之後就消失啦,不能約出來至少回我一下吧!」

同樣的街道,同樣的旅館,我倚坐在床上,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K 先生笨拙地走出浴室,拿著毛巾粗魯地擦著頭頂,一邊在地上踩出水腳印。他是那種「妳一進房間就是我的了」的中年大叔,我躺在床上,讓他微凸的肚皮壓上來,我抱著龐大的身軀,呻吟助興,而他則是擺動著腰部猛操猛撞;完全談不上舒服,但是逢場作戲個幾次還可以接受,K 先生不是難懂的人,順著他的意,他會很大方。

他一邊抽菸,一邊和我說教,說他先前在包養網站上碰到的那些女孩,如何放他鴿子,拿了錢就無聲無息,或是到了旅館門口卻找了藉口離開,他叫我千萬別像她們那樣,「假裝乖一點也不願意」他下了個結論,把菸吐在我臉上;我起身走進浴室,讓水嘩啦啦往我臉上打,這是最後一次了,等會兒就把 K 先生封鎖、刪除。

結束和開始

大叔的家族旅行結束之後,不斷傳來訊息,說他為我空下了夜晚,快來約會吧!我刻意不點開訊息,不讀不回,這是為了懲罰一下大叔,懲罰他貪心同時想擁有和妻子的幸福家庭,與外面小女生的激情。我有點得意自己能秀出底線,敢於讓大叔知道,我並不喜歡他向我坦白太多和妻之間的相處,即使是我先問起,即使真的不能陪我,也該更用心想些安撫我的藉口吧?可是過了幾天,大叔似乎厭倦了,訊息停止。換我焦躁不安地回傳,一開始我告訴大叔,在我和他的家庭生活之間,他應該更妥善安排,可是什麼是妥善安排呢?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於是到後來只能放軟姿態,答應下次的約會。

和大叔吃飯的時候,他略顯疲態,「沒有妳我很無聊啊」他說,「妳拖太久了,旅行回來的伴手禮送人的送人,不然就是家裡吃掉了。」,「我才不稀罕,我有這個!」我叉起一塊牛排,往大叔嘴裡塞,表面上我調皮地笑著,但心裡卻懇求他別再說了。

我暈船了嗎?我們一邊吻著,內褲被褪去,大叔鑽到裙底,臉頰撫過大腿,把臉埋進我的私處,舌頭著我的穴,讓我忍不住按著大叔的頭,發出呻吟。我站在床沿,背對著大叔,聽著他解開皮帶的聲音,接著他靠近,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奮力挺進,完全進入了我;此時,手機響起,大叔正猛烈操插著我,我環抱住他,卻完全分心了,我撇頭偷看床頭櫃上我的手機,螢幕一片黑暗,是大叔的手機在響,我閉上眼,任由自己想像來電的是誰:工作、朋友,還是懷孕中的妻?

手機停了,又再度響起,此時大叔加快擺動,隨及癱軟在我懷裡,然後起身查看手機,停頓了好一會兒,轉頭自己走進浴室。好想知道是誰,可是我又有什麼資格問?是戀愛還是包養關係,差異如此微妙。

我穿戴整齊,拿著包包站在浴室外,「妳要去哪?」大叔一臉驚訝地問,我聳聳肩,「掰掰~」我說,反正在這段關係裡,我不需要回答這麼多。

粉絲專頁內衣的一角

讓我們談談包養

〉〉想要有第二個爹地?金錢愛情包養學

〉〉一人之下,萬元之上:網友眼中的包養

〉〉從《雛妓》到《販賣愛》,六部情慾關係片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