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也許你會想像,包養與被包養之間,不過是金錢建立起來的關係。然而,比起只性不愛的砲友一夜情,包養更有從屬與買賣的情緒包袱。不管是女孩,還是大叔,他們擁有各自任性卻無可置放的佔有慾。還好幸運的是,在脫光衣服後,他們可以暫時只管耽溺在彼此都無可自拔的肉體歡愉裡。(前情提要:黛西慾望連載

sex

發現自己是小三之後,安靜和溫順變得更理所當然。我開始計算我有多少耐心,能繼續待在這段關係裡;這一切是值得的嗎?什麼時候可以漂亮地抽身?或者,我該去尋找下一段我想經營的被包養關係?

待宰的少女

今天難得有和大叔過夜的機會。自從把大叔有妻子的事情攤開,加上彼此漸漸熟絡,我開始變得煩人。

「是不是今天老婆不在家?」在摩鐵房間的床上,我從後面抱住大叔,一邊調皮地問,雖然知道自己這樣的舉動一點也不可愛。(同場加映:小說連載:正宮與小三的談判

「囉嗦!」大叔吼了一聲,我還來不及分辨他是真的生氣還是鬧著玩,就被他壓在床上。他緊抓住我的手,一邊面無表情地問我:「這樣好玩嗎?」

看來是真的生氣了,雖然錯在我,但我一點也不想道歉,只好別過臉,不看大叔那瞪得大大的眼睛。

「就算妳這麼白目,還是拿妳沒辦法!」大叔放開我,把手伸到我後背,解開內衣的扣子,撥下胸罩,張口咬住我的乳頭,我不斷發出呻吟,捧著大叔的臉頰要他的雙唇離開,他反而使勁地用手搓揉我的胸部。接著,他游移到我的腹部,鼻子磨蹭著我肚臍和陰毛,他的手指在我的私處來回撫弄,確認剛才的前戲令我濕成一片後,冷不防地把手指滑進小穴,大力摳著我的陰道深處。

sex

我背對著他側躺,蜷縮著身體,抱著自己交纏的雙腿,下體不自覺瑟縮,想著這原先就是由他主宰的遊戲,因為他較年長、較有錢,只能給我比較少的時間,而我是待宰的少女。

我們的關係會持續多久?

「以後不要亂傳訊息過來,除非是我主動找妳」大叔認真地看著我。

「不然我可能就要封鎖妳了,但我很不想這麼做。」在這個氣氛下,我只能乖巧地點頭答應。

但在同時,我回想起我們的甜蜜時光和良好的默契:難道要為了這一點美好,就繼續扮演溫順的包養伴侶嗎?這樣到底值不值得呢?我想像著自己又再次登入包養網站,換上新頭貼,吸引上百封男士們的留言;他們可以出更高的價,並且容忍我的任性,我可以扮演唯一的情人或小三,我開始有點好奇自己的能耐。

「那你覺得,我們的關係會持續多久?不能永遠這樣下去吧!」我開口問。

大叔溫柔地摸摸我的頭髮,說:「妳不希望我離開,我就不會離開,我會盡量做到……」他摟住我赤裸的身體。「而且我真的喜歡跟妳約會,也好喜歡跟妳做愛!」大叔吻了我的後頸,在我的耳邊輕輕吹氣,逗得我發笑,他把我抱在懷裡,直到我們都睡著。

(未完待續)

當慾望主宰了關係

〉〉記憶裡的激情:那個搖來的男人

〉〉不是砲友也不是女友:關於那一夜沒有說

〉〉愛情讓人上癮,高潮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