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脸红红今年的第一场实体活动“情欲阅读工作坊”,来参与的猫女猫男们写下属于他们的恶女情欲日记。恶女们在这个城市里游走,经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躯体;恶女胃口好,眼盯着男人膨胀的下体、吸取他们淋漓的汗液,让一切湿润的烧干烧尽,她仍张着嘴,像只无法被填饱的饿女。(同场加映:情欲文学:我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

sex

我已经忘记那个男人的名字,只记得是在欢淫纵情的场所里常听见的称呼,很有可能是 Nick、Henry 或者 Kevin……

他们会在都市里最拥挤的夜店遇见我,然后 Nick、Henry 或者 Kevin,和我正面迎击,搂着我的腰,让我柔软的胸脯贴上他们,有时则偷偷摸摸来到我背后,用半软的阳具摩蹭我的屁股。(脸红推荐:单身情欲日记:我独自面对涨挺的欲望,在深夜里徘徊

那晚我答应他的邀约。在餐厅里,他十分讶异身材娇小的我,能一个人喀掉整块牛排,甚至嘲笑我吃相粗鲁,说我浑圆饱满、擦着樱桃色口红的双唇,嘴边却沾着黑色酱汁,样子看起来非常贪婪。

他怎么知道,那晚我确实饿着了。一进到房间,我扯开他的皮带,伸手套弄他的下体,吻着的嘴唇往下游移,低抚过胸膛。脱下裤子后,我放慢手的动作,仔细端详 ── 倘若运气差,碰到卖相不佳的时候,我仍然会将嘴凑上去,尝个究竟,只因为那张贪婪的嘴。

我跨坐到他身上,让阴户将他整个包覆,他发出呻吟,并举起双手搓揉我的胸部,我扭腰摆臀,有意无意瑟缩的穴,紧紧夹住男人的肉棒;这时他一贯地皱着眉头,从喉咙里吐出低吟,我俯身下去,呼出的鼻息轻轻落在他耳边......

待他射出、瘫软,倒头大睡,我转身进浴室,清理黏腻的下体;在收拾之后,离开不需要温存的房间。

女人,享受属于妳的情欲世界

〉〉床上男女不平等?当个床上的大女人!

〉〉没有爱之后,我更能拥抱“性”

〉〉玩咖的猎物:爱是假的,欲望是真的